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慕天星一直静坐在机舱里等待凌冽接她。

  待到人都下去的差不多了,就剩下4名特种兵跟凌云在机舱后,她忽而在前面有些不自在起来。

  总觉得后背阴森森的,循着感觉往后一看,凌云正紧紧盯着她。

  那眼神,一看就是在谋划着什么。

  慕天星有些害怕,小声道:“你们看好他,我有点怕他!”

  “公主放心!”

  这是洛天凌上机后,让晏北交代下去的,对慕天星暂时改一改称呼。

  因为她跟凌冽的婚礼毕竟还没有举办,而且宁国跟花旗两国的外交部也是只说了一见钟情、订下婚约。

  士兵们经过慕天星的提醒,纷纷朝着凌云看过去,却见他眸光如狼似虎,瞪着慕天星。

  其中一个比较干脆,手起掌落,直接把凌云敲晕过去了。

  在他晕倒的一瞬,慕天星看见他胸前一道银色耀眼的很,一闪而过。

  她好奇地站起身,缓缓朝着凌云的方向走了去,刚要靠近,身后就传来了凌冽紧张地声音:“小乖!怎么了吗?”

  慕天星当即转身,对他柔柔一笑:“没事。”

  凌冽上前拉过她的手,目光柔和地落在她的小腹上:“裙子勒不勒?”

  “呵呵,才刚刚怀上,肚子都是平的哪里有那么快啊?”

  “不勒就好,下去了。”

  “嗯。”

  当凌冽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机舱口的时候,所有记者都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一样,将摄像头对准了那个位置,一个劲猛拍!

  当他的身侧的那抹纤柔的倩影也随之出现的时候,大家全都傻了眼了!

  因为凌冽直接揽着她的肩,维护的姿态这般明显!

  而记者们通过摄像头放大后的高清效果,看清了慕天星的那张脸时,不论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都惊呼起来——

  “太美太美了!”

  “好漂亮的女人!”

  “确实跟花旗国皇后很像!她应该就是花旗公主!”

  凌冽穿着蓝色的修身小西装,慕天星穿着浅蓝色的缎带纱裙,泡泡袖,收腰,大摆,就像是小时候女孩子们穿的公主裙放大了,染成浅蓝色,穿在她身上。

  俊男美女,迎着阳光,如此般配,如此赏心悦目。

  就连他们的长辈们,也都转身仰望他们,为他们的结合而感到高兴!

  新闻部的发言人在一边提醒媒体,道:“这是来自花旗国的天使,是促进宁国领土完整统一的天使,也是我宁国太子的天使,蓝慕星公主!”

  这个名字是他们离开花旗之前讨论定下的。

  慕天星感恩慕家父母,不忍去掉这个姓,因为他们给了自己全部的爱,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

  蓝寄风害怕女儿不高兴,只要有要求就全都接纳,后来洛天凌也说:“我洛家皇室已经有了天星长公主,为了避免未来的皇后与长公主重名,还是在官方场合的时候换一下,私下里,我们自己也可以叫丫头天星。”

  就好像凌冽的名字一样,大家叫惯了凌冽,不想换了,于是便一直叫下去好了。只是在例行的官方公务上,加个洛应付一下,对于平时并不影响。

  慕天星紧张地握紧了凌冽的手,下来之后,又被倪夕玥跟倪夫人争相拉住了小手,把凌冽这个太子都挤到一边去了。

  机场口拥入无数训练有素的护国军,他们将传媒全都阻挡在人墙之外,再由一批小分队跟随行的20名特战旅战士一起,护送着洛天凌等人从停机坪离开。

  当慕天星越走越近,当凌冽越走越近,整个宁国都费腾了!

  他们未来的陛下与皇后竟是如此郎才女貌!

  再加上慕天星嫁给凌冽会带来一个花旗的回归,所以百姓们看待她的目光都特别友善!

  一行人沿着贵宾通道抵达出口的时候,慕天星吓得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

  凌冽的大手用力握紧了她,面对眼前乌黑一片的人群,非常小心谨慎地将她时时刻刻护在身侧,长辈们也都知道慕天星怀孕了,每走一步都会特别照看着她一点。

  “太子!太子!太子!太子!”

  “花旗国公主好漂亮!”

  “太子!太子!”

  人潮齐齐呼喊着,凌冽跟慕天星的人气甚至大大超越了洛天凌跟洛杰布他们。

  车子直接开到了到达口,大家按部就班地上车,一路回城的高速戒严,畅行无阻!

  慕天星抬手拍了拍胸口,缓了口气,凌冽关切地看了她一眼:“累不累?”

  她摇摇头:“不累,就是紧张,嘿嘿,希望以后越来越习惯。”

  她天真的话语飘荡在凌冽心头,他觉得好畅快:“其实我也紧张,一想到要给你做依靠,我就得逼着自己强大起来。”

  凝视她红扑扑的小脸,他真怕她刚才热坏了。

  帮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渍,擦着擦着,忍不住上前亲了她一口,弄得她脸颊酡红,羞得很。

  “你、你注意一点,这里不是紫微宫了!”

  前面的司机不认得,副驾驶坐着卓然。

  司机充耳不闻,卓然淡淡浅笑。

  凌冽轻叹了一声:“知道啦!小管家婆!”

  “我、我管你什么了?”她更羞了,身子往后缩了缩,从他炙热的胸膛里退出来。

  忽然脑海中一闪而逝什么,她飞快抓住凌冽的手,把他吓了一跳,这才赶紧道:“凌云脖子上戴着的是什么鬼东西?”

  “什么?”凌冽愣了一下,想起刚才她在机舱里是要走向凌云的,于是挑眉:“你发现什么了吗?”

  “男人戴着项链,除非是年轻人,起到装饰作用的。他那个年纪,似乎没有必要了。若是有什么特别的纪念意义,似乎不可能,妈妈不是不爱他吗,不会给他定情信物。”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不过,也可能是我太紧张,所以草木皆兵了。有可能是凌云的父母留给他的。”

  凌冽眸光一闪,点点头:“你不要太担心了,这件事情回头我会告诉父皇的,让他们去查看一下。也许真就是他父母给的纪念品。”

  慕天星点点头。

  瞧着窗外飞速掠过的一树一屋,咧嘴一笑:“最近右眼一直在跳,想来也是太紧张了,现在回到祖国的怀抱了,一切一定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