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奥特曼战记 > 第2383章 报复
  地球上最大的海洋太平洋上的一座接近赤道的小岛上,两艘大小不一的飞船静静的矗立在森林的边缘一字排开来,相互之间拉开了百多米的距离。

  不远处就是洁白的沙滩,一**的浪涛在海风的吹拂下,拍打在沙滩上,溅起漫天的水滴来,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看起来格外的绚丽。

  赫利俄斯号和星云庄旁长着一颗颗高大的椰子树,枝繁叶茂,比赫利俄斯号和星云庄都要高上不少,尤其是星云庄,都还没有椰子树一半高呢。

  这座靠近马绍尔群岛的北侧数百公里外的面积在七八平方公里的小岛,就是星夜寻找的新的飞船停泊地点,这里渺无人烟并且远离航线,可以说是被发现的几率几乎为零。

  离开那座因为进入秋季而荒芜一片的山谷到达这个小岛不过一个星期而已,飞船停泊地四周的环境就可谓大变样。胡乱生长的草木被清除了一大片,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拔地而起的竹亭,主体结构是粗大的柱子,下端离地两米高而已,而顶棚也是简单的用防水瓦铺了一层罢了,前后左右畅通无阻,海风肆意的自竹亭中穿过。

  面积在二十平方米的竹亭上放置着七八个躺椅,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二十多米外的海洋,可谓是最佳的观海地点,竹亭前方的地面上清理出一片大概百多平方米的空地,本来微斜的地面已经被策整平。

  朝仓陆和鸟羽来叶正顶着炎炎烈日在这个‘演武场’上对攻着,于入秋前相比,朝仓陆又向前迈了一大步,一拳一脚都虎虎生威,不可同日而语。

  纵然来说对鸟羽来叶依旧造不成什么伤害,但想要完全防住朝仓陆的进攻,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单手都能狂虐朝仓陆。现在鸟羽来叶双手一起上才能达成‘无伤’成就,有时候稍微一分心还可能会被朝仓陆的攻击给打个措手不及。

  短短的大半年的时间里面,朝仓陆已经从一个战五渣成长到为勉强算合格的战士了,现在如果再面对斯卡鲁哥莫拉绝对是三十秒就能将结束战斗。

  至于星夜和佩嘉正舒适的躺在竹亭的躺椅上,眺望着远方的海面,一只只海鸥在海空之间迎着海风飞舞着,一阵阵的波涛拍打在岸边的沙滩和礁石上,亿万年如一日的演绎着‘惊涛拍岸’。

  朝仓陆一拳打向了鸟羽来叶,却被鸟羽来叶后撤一步给躲了过去。而朝仓陆身体还依着惯性向前出拳的时候,腰部用力的一扭,身体当即朝着右侧转去,带动着右臂也朝着右侧甩去,竟紧跟着鸟羽来叶后撤的步伐,达成了连击的成就。

  不过这一击依旧没有奏效,鸟羽来叶的速度比他快太多了,立刻抬臂挡在了朝仓陆摆臂的轨迹上,一下子就挡住了甩动的右臂,不过比起当初鸟羽来叶仅靠躲就能闪避的态势来说,现在朝仓陆的攻击有时候要鸟羽来叶出手抵挡才行,进步不可谓不大。

  佩嘉从躺椅上站起身来,冲着朝仓陆和鸟羽来叶喊道:“小陆、来叶,休息一会吧,我给你们摘个椰子。”没等两人回应,佩嘉有就按在了腰带上的一个按钮上,在按下按钮的一刹那,已经发动了天赋躲入了黑暗空间中,随后骤然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距离这个竹亭不过十多米的一颗椰子树晃动了一下,随即佩嘉回到了原地,双手已经多了两个硕大的椰子。

  “不错嘛,佩嘉,你已经能够熟练的将空间移动腰带和你的天赋技能结合起来一起运用的技巧了。”星夜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刚刚佩嘉是在空间移动腰带启动的一刹那躲入黑暗空间中,使得他自己和黑暗空间一起移动到椰子树顶端,然后迅速的让自己脱离黑暗空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选定的两个椰子,然后再返回这里。

  这短短的不到两秒的时间里面,他要进入黑暗空间选定移动位置,然后还要脱离黑暗空间,在滞空的一瞬间,自那么多的椰子中选定两个最好的,然后再返回这里。

  自得到空间移动腰带以来,佩嘉就一直辛勤的练习着,这么长时间总算是能够熟练的使用了,进步的比朝仓陆都要快,所以他现在才能这么悠闲的躺在椅子上,喝着椰子汁,看着朝仓陆在烈日下挥洒汗水。

  鸟羽来叶和朝仓陆收势而立,随后朝仓陆那认真而严肃的表情瞬间垮了,躬着腰有气无力的一步三摇的朝着竹亭走来,嘴里不住的念叨着:“太热了,干嘛非要来这里呢?干嘛不去冰岛呢?”

  一直走到竹亭里面,朝仓陆才停止了怨念式的唠叨,整个人全都摊在了竹制的躺椅上,连汗水都拉毕竟擦拭就急忙接过佩嘉递过来的已经插好吸管的椰子,一连吸了几大口,朝仓陆才停止了‘牛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活过来了。”

  鸟羽来叶拿起一旁的毛巾,将额头细密的汗珠擦拭干净才拿起椰子来喝,这优美的举动和朝仓陆形成鲜明的对比。

  星夜穿着短裤背心带着墨镜,拿着一个椰子躺在躺椅上,头也不抬的对着朝仓陆说道:“小陆,你的基础训练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自己巩固和熟练了。接下来的长时间来自行练习还有根据战斗中的经验,来一点点的调整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方法,毕竟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剑法、拳脚功法之类的只是让你知道该怎么去打,怎么打的舒服、怎么打出的连招最快,那就是要你自己去探索了。”

  “嗯,我会努力的。”朝仓陆点了点头。

  星夜说完后,又想了一下,才说道:“这两天的话,我教你一些光线方面的使用方法好了,尤其是使用的时机,毕竟奥特曼最强的就是光线,可耗能最高的也是光线,什么时候使用光线?该使用什么样的光线?这可是一门学问,在光之国可是有专门的课程来讲解这一点的,并且还有实战课程,使其能够将实战和课程结合起来。”

  “这么复杂吗?”朝仓陆斜躺在椅子上,嘴巴里叼个吸管,嘴里还嘟囔个不停:“合着到哪个星球都要上学啊?到底谁发明的学校,实在是太罪恶了。”

  星夜抬手将墨镜摘了下来,扭过头来看着朝仓陆说道:“你以为光线是啥时候相释放就释放的吗?教导的可不仅仅是释放的时机和如何击中怪兽,还要学会释放光线的目的,是为了给怪兽造成伤害,还是为了击退来争取下一击的时间,亦或者是想要对怪兽完成一击必杀,为了不同的目的而释放的光线也是不同的,比如说毁灭光切和十字爆裂,耗能和蓄能时间都是不同的,那么就要根据时机和你所要达到的目的而选择不同的光线技能。”

  星夜说着抬手打了一个响指,悬浮在竹亭顶棚处的一个仪器转动了三十度,冲着下方照射出一道光束来,在空气中弥散开来,形成一面宽广的等离子屏幕来。

  随即屏幕上显现出捷德释放不同光线时候所消耗的能量,和需要的时间,以及所具备的杀伤力等具体的数值,星夜指着等离子屏幕说道:“你要知道你的能量值可是有限的,所以节约每一分能量都是极有必要的,用最少的能量去达成最大的效果。现在有我和赛罗在地球还没什么凸显,等到以后你一个人闯荡的时候,就知道了。”

  “比如说,你费劲千辛万苦的打败了一个怪兽,准备变回人类形态的时候,另一个隐藏起来的怪兽来偷袭你,你就会知道战斗的时候多节约一些能量,真的是极其有必要的。这样的情况,可不是个例,很多很多的宇宙警备队队员都遇到过这样狡猾的敌人,用一个目标让奥特曼消耗能量,等到奥特曼能量消耗的都差不多的时候,再跳出来收人头。”

  “啊,”朝仓陆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习惯性的吸了一口椰子汁,将星夜的话在脑海里面转了转,苦着脸说道:“星夜前辈,这样的话,我怎么分辨出现的怪兽是不是诱饵呢?”

  “没法分辨啊,毕竟人家既然隐藏起来了,肯定是很难发现的”星夜翻了一个身,托起椰子,叼着吸管说道:“所以还是那句话,用最少的能量达成最大的杀伤力,这一条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适用的。就像刚刚的训练,你看来叶,人家消耗的体力就远远的低于你,无他,熟能生巧,即便以后这样的训练结束了,你自己也要勤加练习,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嗯!”朝仓陆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几个月来他的变化他自己是知道的,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他一个能打十个以前的他,无论力量、速度还是体力都有了极大的长进。

  星夜还想再说什么,突然间虚空一闪,随即一个银白色的光球出现在了竹亭和赫利俄斯号之间,让星夜当即从躺椅上爬起身来看向了身后。

  佩嘉、朝仓陆和鸟羽来叶看到星夜的动作,也跟着扭头看向了星夜所看的方向,只见银白色的光球快速的收敛起来,显露出里面的真由美和爱崎萌亚的身影。只是两人看起来都有些狼狈,真由美还好说只是头发纷乱了一些罢了,可是爱崎萌亚的状态就很糟了,身上的外套和牛仔裤出现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破洞,外露的双手和脸部有着很多被灼伤的痕迹,简直就像是从战场上抬下来一般。

  真由美才刚刚出现就立刻抬起双手释放出大量的光芒,将爱崎萌亚笼罩起来,光粒子快速的融入了爱崎萌亚身体之中,让她身上被烫伤的伤痕快速的愈合着,前后不过两三秒的功夫,就恢复如初了,只剩下衣服上的破洞证实着这次不平凡的购物旅程。

  “不痛了?!”爱崎萌亚无比惊奇的看着完美无瑕的双手,明明刚刚还火辣辣的疼痛着呢,可是现在却完全感受不到一丁点的疼痛了,急急忙忙的翻包拿出一面镜子来,看到脸部没有伤痕才终于放下心来。

  朝仓陆已经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只是佩嘉的动作比他更快,一瞬间就来到了这边,等到真由美手中的光芒消失后,才急急忙忙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

  刚刚他可是看到了,爱崎萌亚脸上和手上可是有不少的烫伤痕迹,加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怎么看都不像是购物回来,简直就是从着火的大楼里面跑出来的一般。

  “萌亚,没事吧?”朝仓陆一把拉过爱崎萌亚,上下左右看了一遍,看到爱崎萌亚身上的伤痕真的消失了才长舒了一口气,问道:“到底怎么了嘛?”

  “不知道!”爱崎萌亚到现在都还一脸懵,最后的记忆就是眼前出现火光接着就是银光,然后就出现在这里了,前后加起来都还不到一秒呢,大脑根本来不及处理这么多的信息。

  真由美很是头痛的揉了揉额头,皱着眉头说道:“我和萌亚在购物来着,然后来了一群aib的人,我拉着萌亚走向人少的地方想回来,结果被堵在了走廊中间,那些人说因为‘只是找不到接触奥特曼的方法,所以才会来找我们’,然后‘砰!’整个走廊就爆炸了,幸亏我的手就放在萌亚的空间移动装置上,在爆炸的一瞬间制造了能量罩,然后按下了按钮,才及时的回到了这里。”

  “可恶!”朝仓陆一下子怒了,紧握着拳头,无比愤怒的说道:“找不到我们就找萌亚他们下手吗?不可原谅。”说着,朝仓陆一下子转过身来,拔腿就想跑向星云庄。

  “你干什么去?”星夜一把抓住才跑了两三步的朝仓陆,让其停了下来,朝仓陆扭过头来极其愤怒的说道:“当然是找那些人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