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霸道帝少请节制 > 第1959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顾炎彬大手一挥:“什么事?说……说吧!”

  “不要再靠近夏初初。”厉衍瑾的语气里,带着警告,“还有,夏初初身边的人,你也要给我远离!”

  “哦,你特意来,就是为了警告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你还真的是有心了。”

  “顾炎彬,我只警告你这一次。”

  厉衍瑾是绝对不会再让他做出什么事情来,阻碍自己和夏初初了。

  绝对!

  “你在怕什么呢?”顾炎彬看着他,“你以前是背负着一切错误的厉衍瑾,是我们的背锅侠。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这些锅,你都一口一口的,全部都甩到我肩上来了。”

  厉衍瑾啊,现在是完全自由了。

  无锅一身轻啊。

  “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厉衍瑾扔下这句,转身就走。

  顾炎彬却拉住了他:“哎哎,这么急着走干什么?你现在,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什么过错也没有了,你还在这里一副谁都欠你的模样干什么呢?”

  厉衍瑾不说话。

  “现在啊,夏初初就是你的囊中之物。只要你想,只要你啊,稍微那么努力一点点,她就会到你的身边来。厉衍瑾,我没有想到啊……没有想到,我努力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事情,最后,还是让她属于你了。”

  这辈子,顾炎彬是不可能和夏初初能有什么关系了。

  他不甘心啊。

  不甘。

  做了这么多,辛辛苦苦,机关算尽,顾炎彬为的是什么,求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让夏初初能顾在他身边,做他的女人!

  结果呢?

  结果是一场空啊!

  现在,顾炎彬就好像是大梦一场,梦里什么都有。

  现在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顾炎彬怎么能够接受得了这个现实的落差,只能不停的喝酒,大醉一场,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可是,再怎么醉,醉得再久,也还是会有酒醒的那一天。

  他自己没有醒,厉衍瑾倒是来催着他快点醒过来了。

  听完顾炎彬刚刚的那番话,厉衍瑾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他一把揪住了顾炎彬的衣领。

  “只要我想?”厉衍瑾说道,“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破坏我和初初,让我和她分开这么久,让我现在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能相认……一件件一桩桩,你让我怎么办?”

  那些失去了的东西,说回来就能回来吗?

  那些得不到的,说举手可得就能够拥有吗?

  没有这么简单!

  “你这话说的。”顾炎彬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他,“我做了这么多,累得要死,虽然结果是什么都没得到。但,说起来我也总归有点苦劳吧。不让你费点心思,好好的折腾一番,怎么对得起,我怎么多年来的努力?”

  厉衍瑾抓着他的领子,用力一收,手背青筋暴起:“你还敢跟我说这样的话!”

  “事实而已。如果都到了这个份上,你还挽回不了夏初初,不能让她重新回到你的怀抱。那只能说明,你身为一个男人,太失败了。”

  “顾炎彬!”

  “我恨啊,就恨当初不把事情再做得更绝一点。”顾炎彬笑了起来,看着他,“比如,在你之前,我就该强迫夏初初,要了她!”

  厉衍瑾一拳就挥了过去。

  顾炎彬被揍了这一拳,鼻血顿时唰的就流下来了。

  厉衍瑾又揪着他的衣领:“你再说一句试试?”

  “事实。不然,夏初初的第一次,怎么会让你就这么的轻而易举的得了去?不然,说不定,夏天还会是我的女儿,而不是你的。”

  厉衍瑾抬手,又是一拳。

  顾炎彬的鼻血唰唰的再次往下流。

  而且,他喉间……也能够感觉到有了一丝的腥甜。

  不过,顾炎彬没在意。

  他挥开了厉衍瑾的手,擦了擦鼻子上的血,很随意的抹了一把:“打我?打我两拳,就能够解决问题了吗?”

  “顾炎彬!”

  “有这个时间来这里跟我横,耍威风,还不如好好的把时间,用在夏初初身上去。这样的话,你和她和好的事情,也能够早点完成了。”

  “我和她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厉衍瑾回答,“你再也不会得到她的任何记挂!”

  “她本来就没记挂过我。”

  “是啊,你这样的人,她怎么会记挂?”

  顾炎彬笑了笑:“在她眼里,我是龌龊的小人,做了无数的让她和你分离的事情,罪不可赦。”

  “你明白就好!”

  “你现在风光了,得意了。”顾炎彬说,“最重要的是,她还为了你,生了一个女儿。自始至终,厉衍瑾啊厉衍瑾,她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你的,而且,只有你。”

  “如果不是你,我和她早就在一起了!”

  “只怪我吗?”顾炎彬反问,“要是全部都是我一个人所做的,恐怕你现在连扒了我的皮的想法都有了!”

  “你逃不了责任!”

  “我没想逃。”

  厉衍瑾看着他:“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你不会就这么相安无事的。”

  “怎么,你要对我动手?”顾炎彬说,“那么,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再好心的提醒一句。你的好姐姐,厉妍,你忘记了吗?她也是功不可没!”

  厉衍瑾的情绪,被顾炎彬勾起来了,开始有点怒气。

  他努力的控制者,转身就走。

  顾炎彬这一次没有再拉住他,只是冲着他的背影说道:“厉衍瑾,我随时奉陪到底!你什么时候想要来报复我了,我也等着!”

  顾炎彬反正这辈子,算是破罐子破摔了。

  无所谓。

  只是,等夏初初真的和厉衍瑾在一起的那一天,恐怕,他会比死了还难受吧!

  机关算尽,到头来,得到的是一无所有。

  什么都没有啊!

  顾炎彬抬手,把门慢慢的关上,然后,转身,看着客厅里一片狼藉。

  紧接着,他忽然大笑起来,又踉踉跄跄的走着,去柜子里拿酒。

  “喝!喝!继续喝……”顾炎彬自言自语,“不喝不是男人!”

  现在的他,目前唯一的方法,也就是靠酒精来度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