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4章 听说你是澄江市的法?
  “你就是苏锦月?”男人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锦月,眼神就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锦月皱了皱秀气的眉,没有回答,准备绕开眼前的男人离开,毕竟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可是男人哪会允许锦月离开?他一把就握住了锦月纤细的手腕,将她整个人拉到了面前,他看着眼前的锦月,露出了极为猥琐的目光。

  “你干什么!放开我!”锦月挣扎着,不停的推搡着眼前这个男人,她不再像是慌张的小鹿那样,而是使出所有的勇气和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直视着。

  男人纹丝不动,握着锦月的手掌反倒是一点点收紧,他朝着锦月笑着,笑的极为龌龊,说:“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爸欠我们一大笔钱,现在苏氏集团倒闭了,集团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被搬空了,就连桌椅都没放过,既然集团里没什么东西可以搬了,我就来你家看看,搬东西抵债!”

  “我们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搬走的了,不信你就自己进去看看吧!”锦月鼓足勇气道。

  男人听着锦月的话语,忽然就笑了起来……

  “小美人儿的话我怎么可能不信呢?我信,我信你家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但不是还有你吗?瞧瞧,苏家的女儿长得真是标致,你是你爸爸的掌上明珠,我今天就要尝尝你这个掌上明珠是什么滋味!”

  男人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只听见“撕拉”一声响,那湿漉漉的衣服瞬间被撕裂……

  “啊——”锦月发出了惊叫声,不停的做着反抗,伸手推搡着眼前的男人,“你放开我!张管家,报警!”

  正准备上前营救的张管家迅速朝着正厅内跑去,可他刚跑没两步,就被另外一个男人一把抓住,而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老东西,还敢报警?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着,男人在张管家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而后狠狠的朝着张管家的胸膛踩去……

  锦月看到眼前这画面,倒抽了一口凉气,“张管家!”她想救他,可是根本力不从心。

  张管家到底是上了年纪的,现在却被几个男人群殴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小美人儿,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想救那个老东西?”带头的男人抓着锦月纤细的手腕,那张丑陋不堪的脸迅速朝着锦月贴去……

  锦月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男人的脸上,只听见“啪”一声响,随后,锦月用尽全身力气朝着他裤裆的方向狠狠踢去……

  男人痛的大叫了一声,锦月趁着这个时候,立即想要上前去救张管家,可是这几个男人看着衣衫不整的锦月,虎视眈眈着。

  “小姐,你快走,不要管我,快走……”张管家很是虚弱的出声。

  锦月的心里不是滋味,但她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这些男人的对手!

  她要逃出去,报警!

  她立即转身朝着铁门外跑去,可是下一秒就被一个男人狠狠的抓住了头发……

  捂着裆部的带头男人望着锦月,大吼大叫起来:“把这个婊子给我摁在地上,老子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是。”其他几个男人应声后,随即就将夏月摁倒在了地上,泥水瞬间溅了起来,原先湿透的衣服眼下更是脏乱不堪。

  锦月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狗,被几个男人狠狠的摁住了手和腿……

  “放开我,你们这是犯法的!放开我!”锦月大声呼叫。

  “犯法?”带头男人擦了擦嘴角的血渍,锦月那一巴掌可是打的不轻啊!

  锦月害怕的浑身发颤,但却用着那满是愤怒和恨意的眼眸瞪着眼前的男人。

  “小美人儿,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刚刚不是说犯法吗?那就让老子告诉你,在这澄江市,老子他妈的就是法!”带头男人很是凶狠,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那双丑陋的手就朝着锦月伸去……

  “不要!”锦月发出了惊呼声!

  就在此时,只听见“砰”一声巨响,那个带头男人被摔倒在了一侧,足足被摔了十米远!

  锦月感觉到面前的光亮被完全遮挡住了,她回过神来后,迅速紧抱着衣着破烂的自己。

  紧接着,她缓缓抬头,只见一个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了锦月的面前,他那英俊的面部线条紧绷着,俊颜冷漠,浑身上下充斥着帝王般的气息。

  这个男人只是站在这里,就给人一种压迫感,让人难以呼吸。

  “你……”锦月瞪圆了眸子,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非常眼熟,“你,你是谁?”锦月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急急忙忙出声问道。

  “我救了你,你连基本礼貌都不懂么?”

  锦月咬了咬下唇,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她不对,他救了她,她应该说一声谢谢的。

  “谢谢。”锦月开口道谢,而后询问着他,“请问你到底是谁?”

  锦月只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是她眼下一时半会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她的脑袋好像彻底当机了那样,今晚,实在是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多到让锦月脑袋乱哄哄的。

  他没有回答锦月的问题,而是望着她,勾起了唇角。

  没等锦月出声,他直接走向了那个被摔倒在地的带头男人。

  带头男人吓得瑟瑟发抖,脸色瞬间煞白,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他,一秒钟就变成了怂货。

  “傅少,傅少饶命啊!饶命啊!”带头男人在看到傅战霆的那一刻,立即迅速的跪倒在了他的面前,不断求饶着。

  傅战霆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鞋尖踩在了他的手背上。

  随后,他微微蹲下身,那深邃的眸阴鸷的可怕,带头男人被傅战霆的视线吓得迅速低下了头,根本不敢看他。

  傅战霆,澄江市最可怕的男人!无人敢与之为敌!

  他鞋尖的力道一点点加重,带头男人痛的呜呼哀嚎起来!

  “傅少,饶命……饶命啊!”

  傅战霆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而是好整以暇的望着他,“听说你是澄江市的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