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8章 现在,只能这么办了
  那句“谢谢”是锦月发自内心的。

  就在钱款到账后,锦月刚准备和张管家去医院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

  “小姐,是夫人的电话!”张管家很是激动的说道。

  锦月迅速从张管家那里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妈,我是锦月,你们现在怎么样了?爸和哥都还好吗?”

  她的语气非常急促也非常激动,总算是联系上他们了!

  “锦月,你爸的手术刚刚结束,他,他……”白芷惠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声音颤抖的非常厉害。

  锦月当下就觉得情况不妙,追问道:“我爸怎么了?妈,爸他怎么了?”

  “他,他变成植物人了……”

  “不,不会的!我马上过来!”锦月瞬间慌乱无措,将手机塞到张管家的手里,而后立即朝着医院的方向跑去。

  她已经没有什么钱坐车了,她只能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医院……

  她被乔语筝诬陷,被傅浩帆抛弃,被傅家人当笑话看,她努力硬撑着,当着他们的面,她没有哭;被人逼债上门,险些被凌辱,她也没有哭;今早被银行的工作人员言语羞辱,赶出家门,卖掉了她心爱的衣服,她依然没有哭。

  可是现在,当她听到自己的父亲变成植物人的那一瞬间,所有树立起来的坚强顷刻间崩塌,眼泪如同决堤一般拼命的从眼眶涌出……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看不清前方的路,加之又是早高峰,人流量很大,她撞上步履匆匆的行人,每次都是哽咽着不停的道歉……

  现在的她卑微到了极致,那双腿瞬间一软,她整个人踉跄跌在了地上,狼狈至极,手掌被擦伤、衣服染上了脏污,她吸了吸红红的鼻子,用手背拭去了脸颊上的泪水,颤抖着爬起身继续朝着医院跑去……

  “这一切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那个前几天还在给我过生日的爸爸,那个笑着说女儿长大了的爸爸,怎么会突然变成植物人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锦月抽泣着,不停的呢喃出声,向医院奔去……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抵达医院的,她迅速朝着护士台的方向跑去,哽咽着问道:“请问苏舒怀在哪间病房?”

  护士听到“苏舒怀”这三个字,立即抬头打量着锦月,看着她如此狼狈的样子,有些嫌恶的出声:“普通病房6楼3号病床。”

  “谢谢。”锦月仍然礼貌的道谢,而后迅速赶到六楼。

  她找到了3号病床所在的病房,刚进入病房的那一刻,她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苏舒怀,她瞬间就懵了。

  “爸……”锦月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冲到了床边,“爸,我是锦月,我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爸!”

  锦月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落……

  “爸,你醒醒,爸!你醒醒啊!”

  白芷惠掩面哭泣,悲痛欲绝,说:“锦月,你爸他,他醒不过来了,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锦月听到白芷惠的这一句话,心咯噔一沉,像是落入冰窖那样,好冷好冷……

  “咚咚咚”忽然,病房的门被敲响。

  护士看了看白芷惠,又看了看锦月,不咸不淡的说:“你们是苏舒怀、苏牧滔的家人吧,他们的医药费该结算了,这是结算单。”说着,护士不耐烦的将结算单丢在一侧的桌子上,“尽快结算,不然就请你们离开医院。”

  “砰——”一声响,病房的门被关上。

  白芷惠环顾了这破旧不堪的病房,再次望向躺在床上没有一丁点动静的苏舒怀,最后,她瘫软的跌坐在了地上,掩面哭泣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是要把我们苏家逼到绝路上啊!”

  锦月的身子微微发颤,迈步走到了白芷惠面前,伸手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妈,地上凉,赶快起来。”

  一夜之间,那雍容得体的贵太太变得憔悴不堪,锦月看着眼前一夜苍老了许多的母亲,心疼至极。

  白芷惠紧紧握住了锦月的双臂,眼泪不停的往下滑落,“锦月啊,锦月啊!现在要怎么办啊?你哥和你爸爸的医药费可是一大笔钱啊,我们现在哪里来钱啊!”

  “爸爸之前的那些朋友,妈,你都问过了吗?”

  “那些朋友根本就不是什么朋友!电话,妈妈昨晚就打过了,他们有的不接电话,有的接了电话一直在奚落我们,怎么可能会借给我们钱呢?”

  锦月早该想到的,毕竟树倒猢狲散……她闭上了通红的眸,硬生生将眼泪吞咽。

  “妈,你先在这里照看爸爸和哥哥,我去处理医药费的事情。”

  “你,你哪里来的钱啊?”白芷惠问。

  锦月想了想,硬着头皮说:“妈,这你就别管了,医药费的事情,我来解决,哥那边怎么样了?”

  “你哥大腿骨折,都是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可是这医药费……”

  “好了好了,妈,你别操心这事了。”锦月吸了吸红红的鼻子,抹去了脸颊上残留的泪水,深深的凝视了苏舒怀一眼。

  她拿起了丢在一侧桌上的结算清单,深吸一口气。

  看着上面五位数的数字,心咯噔一沉。

  爸,你别担心,一切的一切,我都会想办法解决的,还有我呢,苏家就算垮了,我也不会让你被他们从医院赶出去的。

  锦月拿着结算清单离开了病房。

  她看着两张清单上的数字,总共八万三千多元,剩下的两万三千多要去哪里凑呢?

  现在,该怎么办?

  锦月望着结算单上的数字,惆怅着这剩下的钱款,忽然,她注意到了手腕上的手链。

  这是她二十岁的时候,苏舒怀送她的生日礼物。

  “现在,只能这么办了。”锦月立即前往了澄江市最大的典当行,抵押了手腕上的手链。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将手链抵押,后脚就有人将她的手链高价买走了。

  锦月拿到三万块后,立即回到医院,总算是把苏舒怀和苏牧滔的医药费给结算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