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9章 傅战霆想要你,是吗?
  可是后续的医疗费又要怎么办?锦月这下子又犯了难。

  她刚一进入病房,就感觉到了那浓重压抑的气氛,她看到了站在一侧老泪纵横的张管家和坐在一侧腿脚不便的哥哥苏牧滔。

  而后,只听见白芷惠出声吩咐:“张管家,你先出去。”

  “是,夫人。”张管家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

  等到张管家离开后,病房门就被合上了。

  白芷惠的视线倏地移到了锦月身上。

  锦月一愣,“妈?”

  “医药费都结清了吗?”

  锦月点头,回答:“已经结清了。”

  白芷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我听张管家说,你把衣服挂在二手网站上卖了,这医药费就是从这里来的吧?”

  “是的。”锦月也没有隐瞒。

  白芷惠得到锦月的肯定回答后,更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我们苏家竟然要卖衣服来还医药费。”

  随后,她伸手擦去了泪水望着锦月,再次说:“昨晚,傅战霆来过我们家?”

  锦月听到白芷惠这一句话,她整个僵在了原地,“妈……”

  “你听妈把话说完。”

  锦月点头,没再吭声,但她基本上已经猜到白芷惠要说什么了。

  “傅战霆想要你,是吗?”

  “妈……”锦月咬了咬下唇。

  “你回答我!”白芷惠的语气非常强硬。

  “是。”锦月点头。

  “你为什么不答应?”

  锦月一愣,倏地抬头望向眼前的白芷惠,“妈……傅战霆是傅家的人,我被傅浩帆羞辱抛弃,难道我还要和他的小叔牵扯不清吗?”

  “那又怎么样?”随后,白芷惠伸手用力的戳着锦月的心口,“问问你这里,现在我们家最缺什么?!钱,是钱啊!你看看现在这个病房,是全医院最差最低级的病房,你听到外面的噪音了吗?你看到你爸躺在床上,你作何感想?连最好的医疗条件也给不了他!”

  而后,白芷惠指向坐在不远处的苏牧滔,“你再看看你哥,他身上的伤……你看到了吗?他连路都走不了!没有人照顾他,他连上个洗手间都得自己去,他和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同住一个病房!锦月,我们家已经走投无路了,傅战霆,是我们家最后的希望,你怎么可以亲手把最后的希望都给硬生生的掐灭了呢?!”

  面对白芷惠的质问,锦月彻底哑口无言。

  是啊,傅战霆,是苏家最后的希望。

  白芷惠伸手握住了锦月的双肩,情绪激动的出声:“锦月,你难道不想弄清楚我们家为什么会忽然倒台吗?你难道不想弄清楚这其中的原因吗?百年的苏家,为什么会在一夕之间如同大厦倾颓那样彻底落败?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锦月听到白芷惠的这一句话,倏地就抬起了头……

  “妈……”锦月白皙的脸颊瞬间惨白,声音颤抖着,“你的意思是……”

  白芷惠的眼泪不停的滴落而下,已经彻底哽咽,发不出声了。

  坐在沙发上的苏牧滔叹了一口气,出声道:“锦月,整个澄江市,能够让我们苏家一夜之间落败至此的,只有傅家啊!”

  锦月彻底懵了,脚步瞬间发软,猛地倒退了几步。

  “傅家……傅家……”她小嘴微启,喃喃出声。

  难道这次苏家宣布破产,真的和傅家有关?!

  就在锦月呆愣住的那一刹那,白芷惠扑通一下跪在了她的面前。

  “妈!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快起来啊!”锦月被眼前的白芷惠给吓住了。

  白芷惠伸手紧紧抓着锦月的衣服,“锦月,就当是妈求你,你去求求傅战霆吧,不能看着你爸白白躺在这里啊,不能看着我们苏家如此落败,你只有接近傅战霆才能得到更多,才能弄清楚我们家倒台的原因,才能为我们家讨回公道啊!”

  锦月觉得好冷,不知道是从哪里吹来的冷风,狠狠的钻入了她的脊背,让她浑身发寒,可明明这间病房连一扇窗都没有……

  “算妈求你了,月月!算妈求你了行不行?!你要是不答应,我今天就不起来了!”

  锦月痛苦的闭上了双眸。

  此时,耳边响起傅战霆的那句话……

  ——我已经开始期待你下跪求我的画面了。

  到头来,真的被他说中了,她还是要去求他,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锦月深吸一口气,那白皙的小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好,我去。”

  白芷惠凝望着锦月,抓着她的手,不停的点头,说:“锦月,现在你爸爸成了植物人,你哥哥也受着伤,妈这样的妇道人家根本不成气候,苏家就只能靠你了。”

  白芷惠将这样的担子压在锦月身上,让她觉得好重好重,可是眼下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妈,你起来。”

  “好,好,都听你的,妈都听你的。”白芷惠站起身,望着眼前的锦月,抹去眼泪,朝着她笑了起来。

  “小月。”苏牧滔出声喊着锦月,“对不起。”

  锦月一愣,怎么样也没想到苏牧滔会向她道歉。

  “哥,你道歉干什么啊……”

  苏牧韬一脸自责,“我是你哥,苏家现在落到这样的地步,应该是我冲在前头的,可我却无能为力。”

  锦月摇头,“我们是一家人,事情已经发生了,谁扛着都是一样的。”

  锦月朝着白芷惠和苏牧滔露出了微笑,而后将视线移到了苏舒怀身上。

  “爸,我会给苏家讨回公道的。”话音落下后,锦月转身,她的双肩微垮,整个人使不上一点力气,拖着那虚软的身子一步一步离开。

  苏牧滔望着锦月的背影,脸色凝重,显然是有着难言之隐。

  白芷惠坐入一侧的座椅内,神色也是无比的沉重……

  锦月就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步朝着医院门口走去,她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现在的她真的连走路都觉得累。

  苏家倒台,整个澄江市都闹得沸沸扬扬,电子显示屏上的新闻正在来回播报着这一则消息,苏家是百年企业,但却在一夕之间宣告破产,这样的速度无疑是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