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1章 敢动我的女人?找死!
  “该死的你!”他低咒一声,用被子将她紧紧包裹住,而后将她整个人揽入了怀抱之中。

  “冷……好冷……”锦月像是有了苏醒的征兆,小嘴不停的呢喃着,不断地朝着傅战霆的怀里缩去。

  “咚咚咚”休息室的门被敲响。

  “傅少,医生来了。”邢森迅速带着医生进入了休息室内。

  医生片刻都不敢耽搁,立即开始给锦月做着检查。

  “高烧39度。”医生立即给锦月进行输液,并且派助手给她喂下了退烧药。

  紧接着,医生恭敬的走到了傅少面前,朝着他鞠了一躬,出声说:“傅少,后续还需观察观察,苏小姐的体制偏弱,这湿了的头发还是吹干为妙啊。”

  傅战霆微微颔首,“邢森。”

  邢森明白的点点头,对医生说:“我送你出去。”

  “谢谢邢特助。”医生和他的助手跟着邢森朝着休息室外走去。

  傅战霆的视线落在了锦月的身上,他蹙了蹙眉,转而去一侧的洗手间内拿吹风机。

  随后,他伸手将锦月拉起,让她枕着他的大腿,那头长发就这样披散了下来。

  傅战霆开始动手给她吹头发,他的视线自始至终落在了锦月的身上。

  他嘴角上扬,轻呵一声。

  真是可笑,谁能想到那不可一世的傅战霆,居然给一个女人吹头发?

  等到头发吹干,他将吹风机放在了壁柜上,而后让锦月重新躺回到枕头上。

  锦月完全是烧迷糊了,眉头紧皱着,神色很不安,她小嘴微启,轻声呢喃着:“傅浩帆……”

  傅战霆听到这三个字,俊颜瞬间变得冷冽可怕。

  “shit!”他怒咒一声,俯身捏住了锦月的下颚,“他那样伤你,你还爱他?”

  他的指关节泛白,俊颜森冷可怖,讽刺冷笑着。

  傅战霆冷哼一声,怒不可遏地离开。

  “砰”一声巨响,休息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刚进入办公室的邢森听到这一声响,吓得也是一激灵。

  “傅少。”邢森朝着傅战霆鞠了一躬。

  “下楼。”

  “啊?”邢森一脸懵,“傅少,要去哪里?下午没有行程安排……”

  “去前台。”

  邢森听到这冷冰冰的三个字,顿时觉得不妙,这下前台的工作人员肯定要遭殃了!

  “是。”邢森应声后,跟着傅战霆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休息室的门已经完全合上,唯独锦月一人躺在了里面的大床上。

  她双眸紧闭,像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不停的喊着“傅浩帆”的名字。

  她小嘴微启,喃喃出声道:“傅浩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

  K。N财阀一楼正厅内。

  几个前台正一字排开站着,害怕的低着头,身子微微发颤着。

  傅战霆那道冷厉的视线扫在了这些前台的身上,薄唇微勾,那笑邪佞狂妄的可怕。

  “傅少。”邢森立即快步走到了傅战霆面前,而后将手中的ipad递给了他,“监控记录已经拷贝下来了。”

  “嗯。”傅战霆喉头微动,应声道。

  而后,监控记录开始播放,他可以从多个方位看到锦月和前台的对话,她们两人的神情变化也全然落入了他的眼中。

  “敢动我的女人?找死!”

  傅战霆暴戾至极,抓过站在一侧的一个前台的工作人员,一把就擒住了她的脖颈,而后猛地将她拉到了面前。

  前台工作人员吓得脸色煞白,一下子呼吸困难,她伸手护着自己的脖颈,面部很是狰狞,呼吸很是艰难,“傅少,饶命……饶命……”

  就在女人面色通红的那一刻,傅战霆松开了手,“砰”一声巨响,女人直接被摔到了一侧。

  “霆,傅少……”

  “你应该庆幸我傅战霆从不对女人下狠手,不然你现在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女人迅速从地上爬起身,很是恐惧的望着傅战霆,说:“傅少,我实在是不知道苏小姐和您的关系,我实在是不知道……”

  傅战霆就像是睥睨天下的君王那样,给人一种足够的震慑感和威慑力。

  “滚!”傅战霆薄唇微启,冷冷道出了这一个字。

  随后,他直接转身朝着电梯口走去,那张满是怒意的俊颜让人害怕得倒抽一口凉气。

  K。N财阀上下,人人居安思危,做事不敢有任何差池。

  今天的事情,所有的员工也都三缄其口,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

  锦月睡的迷迷糊糊的,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她不仅睁不开眼睛,更觉得身子很沉很重。

  “这里……是哪里?”锦月小嘴微启,喃喃出声,只觉得嗓子干的发痒,整个人都不舒坦。

  “把水喝了。”

  忽然,那冷冽的声音从她身边响起。

  锦月倏地转头,瞧见了坐在不远处沙发内的傅战霆。

  “傅,傅战霆……”锦月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迅速掀开被子站起身……

  可是高烧刚退、身子尚未复原,她的双腿根本站不稳,整个人一个趔趄,瞬间就朝着地上摔去……

  忽然,娇弱的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之中。

  这样的温暖,让锦月一时之间有些缓不过劲来。

  他伸手拿起了摆放在一侧的玻璃杯,“喝水。”他将杯口抵在了锦月的唇边。

  锦月那长而翘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动了几下,有些木讷的张嘴,喝了几口温水。

  那干的像是要冒烟的嗓子得到了些许缓解。

  “还喝么?”傅战霆的声音没有一丝温暖,相反,冷冽的可怕,和他的温暖怀抱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锦月愣了愣,机械的摇了摇头。

  随后,傅战霆将剩下的小半杯水直接喝完了,而后他那修长的手指一松,只听见“砰”一声响,精致的玻璃杯瞬间摔成了粉碎。

  这一声响也让锦月回过神来。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有些紧张的望着眼前的他,在接收到他冰凉视线的那一刻,锦月害怕移开了目光。

  “怎么?有胆子到财团来,没胆子看我?”

  锦月听到傅战霆的这一句话,立即呛声说:“谁,谁说我没胆子看你的?我只是头有点晕,不太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