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30章 接我的女人
  锦月吸了吸红红的鼻子,伸手胡乱抹去了泪水,紧紧握住了苏舒怀的手,再次出声说:“爸,你放心,苏家破产的原因,我一定会找到的,你好好休息,这二十多年,你是真的累了,所以现在要好好休息个够,女儿都知道的,都知道的……爸,你别担心我,苏家我和哥哥会撑起来的,那些欺负过苏家的人,那些在苏家危难之际落井下石的人,他们不会再有机会欺负我们了,爸,你好好休息,等到你休息好了,你一定要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看妈、哥还有我。”

  她那长而翘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爸,我们都在等你,我们在等你一起吃饭,会一直等你的。”

  锦月在卧室里和苏舒怀说了一会儿话后,她这才起身离开,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几个看护站在门口随时待命的状态。

  “我爸就拜托你们好好照顾了。”

  其实锦月很清楚,自己的母亲一直都是锦衣玉食,根本不会照顾人,哥哥又受了伤,照顾他自己都不太方便,所以她只能拜托这些看护,毕竟他们也是专业人员。

  “苏小姐,您放心吧,邢特助已经交代过了,我们不会怠慢也不敢怠慢的。”看护人员很诚实的说道。

  “邢特助?”锦月没想到邢森已经交代过了,这是傅战霆的意思吧?

  “是的。”看护点点头。

  锦月也没再多问,道了一声“谢谢”后,她拿着手机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入房间后,她就立即在微信里寻找那个地球的备注,她给傅战霆打了语音电话。

  约莫十几秒钟后,手机那头响起了他极为冷冽的声音,“说。”

  “你在忙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锦月知道不能得罪他,所以小心翼翼的出声问着。

  “嗯。”

  锦月抿了抿下唇,鼓足勇气再次开口:“那,那我等你有空再打给你,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有事情想和你说。”

  “亲自到我面前来和我说。”话音落下后,傅战霆直接挂断了语音电话。

  锦月望着已经挂断的语音电话,愣了好几秒钟。

  既然这样,那她就只能去K.N财阀一趟了。

  随后,锦月收起手机,立即下了楼。

  “妈。”锦月看着正在和苏牧韬谈话的白芷惠,立即出声喊她。

  “怎么了?”白芷惠问道。

  “妈、哥,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联系我。”

  白芷惠笑着点点头,“你放心吧,现在有那么多佣人,还有张管家在,怎么可能照顾的不好呢?你就别多虑了,家里现在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苏牧韬也表示赞同,“爸那边有看护照看着,我这段时间在家休养,我也会去和他多说说话的。”

  “嗯,那就拜托你们了。”话音落下后,锦月离开了苏家,前往K.N财阀。

  此时,K.N财阀内,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邢森迈步进入了办公室内,恭敬的出声说:“傅少,半个小时之后有高管会议。”

  “延迟。”傅战霆薄唇微启,将文件随意丢在了一侧。

  邢森刚准备应声,却忽然愣住了,他望向傅战霆,再次确认了一遍,“傅少,真的要延迟高管会议吗?这……这会议是高管会议……”

  这是财阀内部出了名的重要会议之一,傅战霆以前从来都没有延迟的先例,但今天却突如其来的要延迟了?

  “嗯。”傅战霆喉头微动,吐出了一个单音节的字。

  “是。”邢森点了点头,迅速打开了手中的平板电脑,而后问,“傅少,那要延迟多久呢?”

  “待定。”

  “咳咳……”邢森猛地咳嗽了一声,这两个字又把他吓了一大跳,这样重要的会议延迟时间居然是……待定?!他没听错吧?!

  邢森震惊错愕的望着傅战霆,不敢确信的提醒了一句:“傅少,这是财阀内部重要的会议,真的要无确定时间延迟吗?”

  “嗯。”傅战霆不怒自威,喉头微动吐出一个单音节的字。

  邢森收起了他所有的震惊,既然主子都这么说了,他只要按照吩咐办事就成。

  随后,他立即将会议推迟的消息通过平板电脑发布了出去,他能够想象得到那些高管在接到会议推迟的消息肯定会格外错愕,特别是看到“时间待定”这四个字的时候,他们恐怕更加要大跌眼镜了吧!

  不过现下,邢森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他不明白他们主子推迟会议的原因是什么?

  就在邢森刚打算出声询问接下来的安排,傅战霆那低沉的嗓音便再次响起:“差不多了。”

  “傅少?”邢森一脸懵,完全不明白傅战霆的意思。

  “跟我下楼。”

  “下楼?傅少要出去吗?可是行程上……今天没有什么洽谈或者是合作方面的……”

  “接我的女人。”没等邢森把话说完,傅战霆直接冷冷道出了五个字。

  邢森错愕的望着傅战霆,看着他从那高级定制的皮椅内站起身,朝着办公室外走去,他刻不容缓的跟了上去。

  “傅少,今天苏小姐来财阀吗?”

  “嗯。”

  邢森这下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心中不由腹诽着:原来是为了苏小姐推迟的会议,邢森啊邢森,你真蠢,这么重要的会议肯定要因为最最最重要的人而推迟!会议又不是非得今天举行,但这最最最重要的人却是今天特地过来啊!

  ……

  锦月抵达K.N财阀后,她抬头望着这巍峨耸立的城中大厦,收回视线后,她迈步朝着财阀内走去。

  前台工作人员换了人,锦月也没多想,快步走上前去,“您好,我来找傅少。”

  工作人员看到锦月,极为恭敬的朝着她鞠了一躬,“苏小姐,您好,您可以直接上去。”

  锦月一愣,今天这么容易就放她进去吗?

  “谢谢。”锦月礼貌的道了一声后,迈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可就在锦月还没来得及走到电梯口,她就看到那总裁专用电梯缓缓打开,一个身形伟岸的男人从那电梯内走了出来,气场瞬间就直逼了上来,让她无处可逃。

  “怎么来的?”傅战霆走到了锦月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娇小的她揽入了怀抱之中。

  锦月的身子一僵,一下子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进入电梯后,她慢了好几拍的回答:“坐地铁来的。”

  “会开车么?”

  “会。”锦月没有多想,点头回答。

  而后,只见傅战霆按下了B2的电梯按钮。

  B2?他的办公室不是在地下两层啊!

  就在锦月感到不解的时候,电梯门缓缓打开,锦月隔着玻璃门看到了各式各样的豪车,起码有四五十辆停靠在这偌大的地下停车场内。

  原来B2是地下停车场!他输入密码,玻璃门随即打开。

  “选一辆。”傅战霆缓缓道出这三个字。

  “什么?”锦月怔愣的看着他,他这是什么意思?带她来地下停车场选车?

  “不是会开车?选一辆你代步的工具。”

  锦月下意识的摇头,“我不要。”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讽刺,她哥哥以前也很喜欢玩车,这些车,锦月大多数都认识,她不得不承认傅战霆有钱到她难以想象的地步,可是他的举动在她看来却是对她的一种极度讽刺。毕竟现在的苏家落魄到连一辆代步的工具都买不起。

  “原因。”

  锦月抿了抿下唇,如实说:“你已经帮了我家很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欠你的钱全部还给你。”

  “还给我?”傅战霆嘴角一勾,轻笑出声。

  而后,他迈开长腿一步一步的靠近锦月……

  锦月望着眼前的傅战霆,一下子有些怕了,这个男人面色冷峻,那张俊美无俦的脸盘上全然都是邪气。

  她吓得只能步步后退,当她整个人抵在车身上的时候,傅战霆直接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

  “你拿什么来还?”

  “我……”锦月抿了抿下唇,“我会工作,赚钱还你。”

  “你的工资连利息都不够。”

  现在的她根本就是走投无路,她有些焦急了,咬着下唇,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傅战霆。

  “不想欠我人情,嗯?”

  锦月点点头。

  傅战霆嘴角的笑意微微加深,俊颜凑近了她,“肉偿。”

  她想和他划清界限?休想!

  锦月吓得瞪圆了眸子,望着眼前的傅战霆,表情很是惊恐的看着他。

  肉偿?这算哪门子的偿还方式?

  锦月想也没想,立即摇头,“我拒绝,我又不是出来卖的。”

  “你是我的女人,睡你,情理之中,现在我给你机会,睡一次一百万偿还债务,你不觉得合算的人是你么?”傅战霆的语气一直都是那样云淡风轻,他的淡定和锦月的慌乱简直可以说是成了鲜明的对比。

  锦月看着傅战霆扬着唇角邪笑的样子,秀气的眉立马就紧紧皱了起来。

  她仔细想着傅战霆刚才说的那番话,她现在的确是他的女人,他睡她是情理之中的,这一点错也没有,但如果睡一次可以还清十万的债,合算的人的确是她……因为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差别的,都是被他睡……

  “苏锦月,这就是你偿还债务和我早日划清界限的最好办法。”

  是啊,锦月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办法。

  “否则这债,你下辈子都还不清!而我傅战霆最讨厌口口声声说要还债但却无法偿还的人!”

  “……”锦月感觉自己的眼睛里泛起了雾气,眨了眨美眸后望着眼前的傅战霆。

  再三思考后,锦月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她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了,背后是傅战霆,前面是万丈深渊,她只能点头答应,随后,她敛下了眸子,一滴晶莹的泪毫无征兆的从眼尾滑落而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苏锦月,真没想到有一天你竟然会面临这样的窘境,用这样的方式偿还大额的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