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33章 以后我就用二楼金屋藏娇
  这可能就是傅战霆吧,这个男人就是低调奢华的存在,但所到之处,他绝对是吸睛的所在,让人不由得屏息凝视,他的帝王之气就足以震撼每一个人。

  如今这半山别墅给她的感觉,就是傅战霆给她的感觉。

  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偏差。

  “苏小姐,一楼是正厅,您也看到了,主厅和餐厅都位于一楼,后面是后花园,后花园占地面积约莫16亩,刚刚您车子停靠的是正庭院,占地面积21。6亩。”

  这占地面积,就足以让锦月惊呆。

  随后,傅佃继续给锦月介绍着,“别墅总共七层,有两部可用电梯……二层是……”

  “等等,傅管家。”锦月朝着眼前的傅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好累啊,你只需要告诉我,我的房间在几层就好,至于其他楼层,等以后了解也不迟。”而且她也不会去的,所以了解不了解都无所谓。

  锦月抬头朝上望去,别墅总共七层,每层还有那么多的房间,傅佃一个一个给她介绍,这要到什么时候去呀?

  她实在是没这个耐心参观傅战霆的半山别墅,反正她也不需要住很久,等到傅战霆腻了,她也就能恢复自由了,他就只是她的债主了。

  “好的。”傅佃笑着点点头,“苏小姐的房间位于三楼。”

  “三楼?三楼哪里呢?”

  “整个三楼都是。”傅佃笑了笑。

  “整个三楼?!”锦月惊呆了。

  “是的。”傅佃恭敬的点点头,“三楼是主卧。”

  主卧?!

  锦月瞪圆了眸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主卧那不是傅……傅战霆的地方吗?”

  “是的。”傅佃给予了肯定回答。

  锦月囧,错愕的望着眼前的傅佃,“你的意思是……”

  傅佃笑着说:“按照苏小姐和傅少的关系,住在主卧也是情理之中的,您说呢?苏小姐。”

  “……”锦月无言以对,傅佃能够成为傅战霆的管家,这智商也可想而知了,现在他故意反问锦月,反倒是让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最后,锦月只能抿着下唇点了点头,她的表情看上去是轻松的,但这心情却是怎么样都轻松不起来……

  “那,那我先上去了。”锦月指了指不远处的电梯。

  “好的。”傅佃点了点头,“苏小姐有什么吩咐,可以通过主卧的电话拨打给我们,只要按数字1。”

  “嗯,我知道了,谢谢。”锦月礼貌道谢后,快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进入电梯后,锦月按下了三楼的按钮,看着电梯一层一层上升。

  只听见“叮”一声响,电梯门缓缓打开。

  锦月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整个三楼全部都是落地窗,光线明亮,室内的所有都是电动控制。

  一张特别定制的高级大床摆放在三楼的中心位置,这里是以深色为主色调……就像是傅战霆的那双眸,给予她无比深邃的感觉。

  这里,全然都是傅战霆的气息。

  锦月感觉到了些许的压迫感,她想转身离开的时候,只听见“叮”一声响,电梯门缓缓打开。

  “傅,傅战霆?”锦月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她一脸惊愕,吓得呆愣在了原地。

  他怎么忽然回来了?

  “怎么?很惊讶?”他嘴角上扬,笑的极为轻挑。

  “现,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吧?”

  “今天,提前下班。”会议进行了一刻钟左右就结束了,这是K。N财阀历史上时间最短的高管会议。

  “提,提前下班?”锦月更加错愕起来,“你,你提前下班?为什么啊?”

  她以前就听说傅战霆是不近女色的工作狂,很多人都认为他的性取向有问题,还有一些人认为这个嗜血无情的商界帝王只对工作感兴趣,但她怎么样也没想到傅战霆居然会提前下班?

  “陪我女人参观她的家。”

  锦月眨了眨那双晶亮的眸,心里却是嘲讽至极的笑,这里永远不可能是她的家!

  她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惹恼这个男人,在还没有找到苏家破产证据前,她在这个男人面前,要尽可能像一只小绵羊那样温顺。

  随后,傅战霆握着锦月纤细的手腕就朝着电梯内走去……

  电梯门缓缓合上,抵达四楼后,门刚一打开,傅战霆就带着锦月走出了电梯。

  “四楼,客卧。”

  锦月点点头。

  抵达五楼后,他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五楼,书房和影音室。”

  “哦。”锦月再次机械般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

  “六楼,健身室。”

  锦月点头。

  “七楼,泳池。”

  锦月又一次点点头,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奇怪的参观方式,而且他介绍别墅的方式也很奇怪……这,这真的是参观吗?

  “记住了么?”

  “记住了,需不需要给傅少复述一遍?”

  “可以。”

  锦月一愣,还真让她复述?

  “开始。”

  锦月点点头,“一楼是正厅和餐厅,正厅前面是正庭院,后面是后花园,二楼……”

  她说到这里,微愣,忽然想到刚才傅佃要介绍二楼的时候,被她的话语给打断了,所以她根本不知道二楼是什么地方。

  “二楼是什么?”傅战霆眉头一蹙,下一秒就将锦月抵在了一侧的玻璃墙上。

  “刚,刚才你没给我介绍,我哪,哪里知道二楼是什么地方啊?”

  “你这个女主人不称职。”

  锦月矢口否认,“谁,谁说我是女主人了啊?而且我怎么知道二楼是什么地方啊,也许是傅少金屋藏娇的地方。”

  “嗯,你的主意不错。”

  “什么?”

  “以后我就用二楼金屋藏娇。”

  “你!”锦月咬咬牙,小声嘟囔着,“果然叔叔和侄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丘之貉。”

  锦月的牙尖嘴利倒是引来了傅战霆的一声轻笑。

  他伸手捏住了锦月的下颚,拇指指腹摩挲着她白皙的肌肤,“我不是汉武帝,不会金屋藏娇。”

  金屋藏娇,是以悲剧告终的,他傅战霆要的不是悲剧。

  锦月一愣,一下子没有明白傅战霆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看着这位于七楼的露天泳池,站在这里可以放眼整个澄江山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