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34章 给他们引火上身的机会
  就在她被这美景所吸引的时候,忽然,腰际传来了一股力……

  锦月一怔,刚想惊呼出声的时候,就被迎面来的一个热吻直接堵住了唇瓣

  “唔?!”锦月望着面前这张放大的俊颜,想推却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小手被他的手掌一把包覆住,根本难以挣脱。

  等到锦月感觉呼吸困难的时候,他这才放过了她,嘴角邪佞一勾,在她唇上落下一个浅吻。

  “下次,希望你记得换气。”

  “……”锦月的小脸通红,整个人怔愣的站在了原地。

  没等锦月反应过来,他将她横抱而起,抱着她直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这高度,让锦月有些害怕,她担心自己会从他的怀抱里掉下去,身子僵着,动也不敢动。

  傅战霆察觉到了锦月的变化,他假意松手,她想也没想吓得伸手搂抱住了他的脖颈。

  傅战霆看着她如此可爱的反应,直接失笑出声。

  “你……”锦月看着傅战霆面部线条软化了一些后,那双美眸微微眨了眨,一下子有些看愣了。

  这是锦月不得不承认的,他真的太好看了。

  很快,抵达位于三楼的主卧,她整个人陷入了柔软的床铺之中,抗拒的话语还来不及说出口,她所有的声音都被他的吻给吞没了。

  他们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她就那样贴着他的胸膛,双颊泛着不自然的红。

  傅战霆那双深邃的眸就像是一个无穷无尽的黑洞,锦月只感觉肌肤一阵凉意,她就像是一叶扁舟,在他这深海里摇摇晃晃着。

  她全程就这样被他抱着,他从头到尾没离开过她……她昏昏沉沉的睡去,再也没有力气和这个男人继续“斗争”下去了。

  傅战霆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儿,他给她拉上被子的时候,她可爱的发出了轻呓声……她像是一只小浣熊那样紧紧抱着被子,侧过身睡去。

  他的嘴角再度上扬,那紧绷着的面部线条每次在面对她的时候,总能不同程度的软化下来,换上简单的黑色T恤后,他起身离开了主卧室。

  抵达书房后,邢森已经在书房等候多时了,傅战霆出现后,他立即出声唤道:“傅少。”

  他看着换上黑色T恤的傅战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重要的高管会议头一次只用了一刻钟就结束,结束后又破天荒的提前下班,下了班哪里也没有去,直接飙车回到半山别墅,还带着苏锦月参观别墅,现在又隔了那么久穿着换好的T恤衫出现。

  傅战霆的视线落在了失神的邢森身上,那薄唇微启,冷冰冰的声音响起:“说。”

  邢森猛地一激灵,反应过来后,立即出声道:“傅少,我让几个亲信留意了高管们的动向,就像傅少说的那样,财务部已经完全被傅瀚明和傅浩帆掌控住了,他们父子俩是想从财阀的经济命脉下手,所以瞄准了财务部,现在财务部都是他们的人。”

  “这么多年,他们的狐狸尾巴该露出来了。”傅战霆冷笑一声,那张帅气无比的俊颜给人一种极为可怖的感觉。

  “今天高管会议结束之后,财务部部长马上就跑到天台打电话,这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小时之久,后来我去调查了他的通话对象,电话号码是网络拨号,对方警惕性很高,根本查不出来是谁的号码,不过除了傅瀚明和傅浩帆,我想也不会有第三人了。”

  傅战霆的表情冷静到了极点,吩咐道:“秘密调出财务部所有账目,还有,让傅浩帆进财务部工作。”

  邢森听到傅战霆这样说,顿时就有些焦急起来,“傅,傅少,财务部已经他们父子俩掌控住了,你还让傅浩帆直接去财务部工作,这不是引狼入室,让他们更加方便行事吗?”他的表情很是担心。

  “他们想玩火自焚,我就给他们引火上身的机会。”

  邢森听到傅浩帆的这一句话,依然有些云里雾里,没有完全明白傅战霆的意思,毕竟他们傅少的心思,谁都猜不透。

  邢森能做的就只有照办,“我现在就吩咐下去。”

  傅战霆面部表情很是冷峻,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任凭是谁都猜不透他的心思。

  ……

  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主卧室内仍然是暧昧旖旎的氛围。

  锦月睡得昏昏沉沉,醒了之后又睡去,这样循环往复多次,等到她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的事情了。

  她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外头暗下的天色,揉了揉惺忪的睡眸后,她无力的爬起了身子,身上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衬衫,衬衫已经被她睡的皱皱巴巴了。

  “咕噜噜……”她的五脏庙开始发出了抗议声,她觉得自己饥肠辘辘,浑身上下的体力都被榨干了。

  锦月无力的掀开被子,拖着疲惫的身躯朝着四下望去。

  这下,她彻底清醒了过来。

  这里是傅战霆的地方!

  随后,所有的记忆宛如潮水一般涌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锦月的脸颊顿时就红了起来,秀气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她和傅战霆居,居然又……做了?

  锦月咬紧下唇,深吸一口气,强忍着羞愤和屈辱,不让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拿起丢在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备忘录,写上今天的日期,后面写上了还款100万元。

  她保存备忘录后,颤抖着将手机放回到了床头柜上。

  苏锦月,你真脏。

  即便是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滑落,但依旧有几滴泪隐忍不住的夺眶而出,她身上又痛又酸,双腿发软的走向一侧的洗手间走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又全然落下了大小不一、深浅不一的痕迹。

  锦月伸手撑着洗手池的台面,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她整个人都是混乱的状态,眼圈微红着,任凭脑袋再怎么空白,她心里也很清楚,她逃不掉的,这就是她的命。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她吸了吸红红的鼻子,整理好了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哭不能解决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