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38章 关爱女性同胞
  等到锦月离开后,他拿起手机拨打了邢森的电话。

  “傅少。”邢森干练有素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渺渺什么时候回国?”傅战霆出声询问着邢森。

  “我刚刚查了航班信息,渺渺小姐明天下午左右抵达澄江市,我已经和渺渺小姐联系了,她说不需要接她,她要到处去逛逛……”

  “呵。”傅战霆冷笑一声,“拖着行李到处逛么?”

  “这……我也就没细问了。”

  随后,傅战霆冷冷的再次出声道:“她回国的消息,我不希望传到傅瀚明的耳朵里。”

  “是,傅少,您放心,渺渺小姐是扳倒傅瀚明的最好利器,我都明白,已经安排好了”

  傅战霆冷笑一声,应声:“嗯。”

  他真该感谢傅瀚明,管不住下半身所以才有了傅渺渺这个私生女,她将会成为他给傅瀚明父子俩致命一击的利刃之一。

  挂断电话后,他将手机随意丢在了桌面上,转身站在这落地窗前,俯瞰着整个澄江山的夜景,在这漆黑夜幕的笼罩下,一切都显得那样神秘。

  “傅浩帆,设计陷害我的女人,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

  此时,主卧室内。

  锦月洗好澡后,硬着头皮走出了浴室,原本以为会和傅战霆打个照面,但没想到他还没有回到三楼,她松了一口气,麻溜的躺在床上,闭上了双眼,假装自己睡着了,其实她脑子里密密麻麻都是账目数据,她心中却不免有所疑问。

  为什么傅战霆知道账目造假,公款挪用,却还像是没事人一样?他明明知道挪用这些钱的人是谁,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呢?

  照道理说,傅战霆肯定会让对方付出惨痛的代价,可是他却根本不着急,甚至这么多钱对于他来说好像不痛不痒似的,这不像是一个商人应该有的行为啊!而且更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会这么干脆的答应把苏家的账目和报表给她?

  这些问题,在锦月的心头,挥之不去,她怎么样也想不明白。

  她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觉,忽然,强而有力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揽入了怀抱之中……

  锦月一怔,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还不睡?看来你还不够累。”

  锦月听到傅战霆这句话,身子彻底僵住了,动也不动,甚至一声不吭,假装已经入睡。

  她这点小把戏,分分钟就被傅战霆给看穿了,他嘴角微勾,也没有要揭穿她的意思。

  室内,一片安静,锦月一点一点进入了梦乡。

  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他的利眸一点一点睁开,伸手捋了捋她散落在额前的刘海,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

  “蠢女人。”他喉头微动,看着她的眼神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可是熟睡的她并不知道。

  ……

  隔天,锦月起了一个大早,她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早就已经空了。

  傅战霆呢?

  锦月微愣,换好衣服后,洗洗刷刷就离开了主卧室,刚走出主卧室的门,她就看见了不远处等待着的小慢。

  “小慢,傅战霆呢?”

  小曼如实回答:“傅少现在应该在书房呢,苏小姐现在要过去吗?还是先去餐厅用早餐吧。”

  “我先去趟书房,你不用跟着了,我还不饿,用餐等一会儿吧。”

  “好的,看来苏小姐是想傅少了,我就不做这个电灯泡了,苏小姐你赶快去吧。”

  锦月无奈,想和小慢解释,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的咽下去了,让她们这样以为也好,起码她在这别墅里不会被监视,这对于她查找苏家证据来说,是有利的。

  随后,锦月搭乘着电梯前往书房,她是想再整理一下账目和报表,尽快完成任务。

  抵达书房后,锦月伸手敲了敲门,而后推门进入。

  “苏小姐,你可算来了。”邢森看到锦月后,就开始哀叫连连,“你要是再不来,我可能就会被折磨成人干了。”

  “人,人干?有这么夸张吗?”

  邢森点点头,一脸虚脱的样子,“我从六点开始就坐在这里查账了,现在还有三分之一的账目,苏小姐,你来拯救我一下吧!”

  “这不是我的任务吗?”锦月听到“账目”这两个字,错愕的问道。

  “傅少说了,让我略尽绵力,关爱女性同胞。”

  “略尽绵力?关爱女性……同胞?”锦月上下打量着邢森,尬笑了几声,“还,还真看不出来,原来邢特助是女人啊……”

  “啊?啥玩意?”邢森被这账目已经整的头昏眼花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锦月的话。

  “没什么。”锦月尴尬的笑着摇摇头,而后说,“账目问题这么多,傅少就没有要换一个财务部长的意思吗?毕竟账目都是要财务部长过目签字的,问题肯定是出在他的身上吧。”

  “已经换了,这新任的财务部长,苏小姐你也认识。”

  “我认识?是谁?”锦月有些困惑的望着邢森,出声问道。

  邢森干咳了两声,说:“傅浩帆。”

  锦月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怔愣在了原地,错愕的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怎么样也没想到财务部长这么重要的职位,傅战霆居然会让傅浩帆担任?

  邢森看着锦月有些微微僵住的表情,笑着出声说道:“苏小姐,傅少在顶楼健身,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苏小姐要不要上去喊傅少用早餐?早餐时间已经到了。”

  “不用了。”锦月回过神来后,立即摇头,把这任务推给了邢森,“还是邢特助去吧,这些账目就交给我,谁让我善良呢,现在就来拯救你。”说着,她从邢森手里拿过了账本。

  邢森一脸感激的看着锦月,“那就拜托苏小姐了,我现在就去喊傅少用餐。”话音落下后,邢森麻溜的离开了书房,显然是一秒也不想多呆。

  等到邢森离开后,锦月没有立马拿着计算器查账,而是环顾着这书房,抿了抿下唇,迈步走向了那偌大的书桌,她开始在抽屉内翻找着关于苏氏的资料和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