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50章 这辈子,你是欠定了
  锦月现在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妈,我们家现在的情况你是最清楚的,我想这个张阿姨也很清楚,你要住豪华酒店,那我们家现在的条件是肯定支付不起的,妈,你要认清楚现实,明白这一点啊!”

  从前那样的生活是绝对不可能了,可她的亲妈显然还弄不清楚这一点!

  白芷惠迅速说:“是,妈是知道,但这人总是要面子的呀,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你总不能让妈妈在小姐妹前丢了面子啊,我们家是没钱了,但这不是还有傅少呢吗?”

  “傅少傅少傅少,妈你开口闭口都是傅少,你把他当成取款机了吗?他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还欠他很多钱!”锦月这下是真的生气了,“我只有几千块,多的也没有了,最多就把这几千块都给你,就这样吧。”

  她真的是不想再继续管了,就在她刚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傅战霆却从她手里拿走了手机。

  “傅战霆!”锦月回过神来后,刚准备伸手抢过手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见他对着手机那头喊道:“伯母,我是傅战霆。”

  “傅少啊,你好啊你好啊,吃饭了吗?”白芷惠的声音从手机那头响起,很是殷勤,锦月站在傅战霆身边都能听见,而且听了个一清二楚。

  “嗯。”傅战霆应声,干净利落的出声道,“我会让我的助理先给伯母汇一百万过去,伯母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

  “好的呀好的呀。”白芷惠很是开心的说,“谢谢傅少,谢谢傅少啊!”

  “伯母不必客气,这是应该的。”傅战霆话音落下后,和手机那头的寒暄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后,他将手机递给了眼前的锦月。

  锦月有些生气的说:“傅战霆,你这是干什么啊?你为什么要给我妈钱啊?”

  这是在无底线的纵容她,以前有爸爸护着、有苏家撑着,她妈妈再不懂事都没关系,但现在这都什么时候了?吃不了苦也必须要吃苦,而且现在还没到非常苦的地步!

  “她要面子,不是么?”傅战霆的语气很是轻描淡写。

  “她这不是要面子,是打肿脸充胖子!”锦月气呼呼的再次说道,“你不要给我妈打钱过去,不能给她那么多钱,她没几天就花个精光了!”

  “孝敬岳母,应该的。”

  “……”锦月彻底蒙圈了。

  岳?岳母?她妈什么时候变成他岳母了?

  或许这一百万对于傅战霆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锦月而言,这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

  “傅战霆,你不能纵容我妈妈,也没有你这样孝敬的方式,而且她也不需要你来孝敬啊!”

  锦月真的不想再欠傅战霆了,她欠他的已经越来越多了,再这样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还要肉偿多少次,还要赚多少钱才够!

  调查清楚苏家破产的原因之后,她恨不得就和眼前这个男人划清关系、划清界限!但现在,她母亲的行为是将他们两人的关系弄的越来越复杂!

  “不需要我孝敬?”傅战霆反问着锦月,言语冷冽,俊颜更是森冷可怕。

  下一秒,他伸手直接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而后他稍稍一用力,锦月就落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锦月感受到了傅战霆的怒意,她咬咬下唇,道:“她是我妈,应该孝敬她的人是我和我哥,不是你!”

  “你是我的女人。”他的语气是那样的笃定。

  锦月不再吭声,她一点也不想成为他的女人,一点也不想!这一切都基于在没有办法的前提下,她不得不成为他的女人!

  “你那样的方式……是在纵容她,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张阿姨是谁,说穿了我妈那些朋友根本没有知心的,苏家破产的时候,谁出手帮过苏家?没有落井下石踩一脚,已经是谢天谢地了!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张阿姨,还特地坐飞机来找我妈,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锦月能想到的,傅战霆怎么可能想不到?

  “奇怪又如何?”傅战霆不以为然。

  “她来找我妈的目的是什么?我妈的想法太单纯了,我很担心她!”

  锦月是真的非常担心白芷惠,可她母亲偏偏又执拗的很,和她说道理,她是听不进去的,有的时候甚至会发脾气,对于这一点,锦月也是无可奈何到了极点。

  “我会让邢森给她安排保镖。”

  “……”

  傅战霆轻笑,“这样,你该放心了。”

  “我……”

  “别再把你不想欠我这种话挂在嘴边,这辈子,你是欠定了。”

  锦月听到傅战霆这一句话,瞬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她抿紧下唇,身子微僵着。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这敲门声也让锦月缓过神来,她迅速和傅战霆保持了距离。

  邢森推门进入了办公室内,出声道:“傅少,等下有个临时会议。”

  “嗯。”傅战霆微微颔首。

  随后,锦月笑着说:“你们聊,我,我先去上班了。”现在可是上班时间!

  话音落下后,锦月加快脚步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将办公室门轻轻合上,她才松了一口气。

  回到秘书部后,锦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午休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有些秘书结伴到附近的餐厅吃午餐,有些则是到了公司的员工餐厅用餐。

  锦月没有要去吃午餐的意思,她还是放心不下家里的情况,更不放心那个所谓的张阿姨,她还是要回家一趟,问问哥哥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利用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离开了财阀。

  从K。N财阀到苏家,约莫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

  就在锦月抵达苏家,刚打开家门时候,她就听到了甜甜软软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苏牧滔,本小姐千里迢迢来澄江市,不是为了看你这张臭脸的!你能不能对我有一点点好脸色啊?你能不能别这样欺负我?!”

  “我没有欺负你。”苏牧滔的语气不咸不淡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