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52章 不被承认的私生女
  傅渺渺听到锦月这一番话,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那你要照顾好他,别再让他喝酒了,他特别喜欢喝酒,在国外每次都喝的醉醺醺的。”

  锦月一愣,没想到傅渺渺知道这么多,看来在国外,她就和她哥牵扯不清了!

  “嗯,我知道了。”锦月点头答应后,伸手拍了拍傅渺渺,“回去注意安全。”

  “恩恩!”傅渺渺点头,而后将视线移到了苏牧滔身上。

  可是没想到,苏牧滔在这个时候忽然别开了视线。

  傅渺渺又是一阵失望,“牧滔,我先走了,我明天再来看你。”

  “别再来了。”苏牧滔很是冷酷的道出四个字。

  傅渺渺的眼眶有些红了,但她还是维持着笑意,转身离开了苏家。

  等到张管家送傅渺渺离开后,锦月坐在了一侧的沙发内,望着苏牧滔,出声问:“哥,有些事情我本来不该多问的,但是现在看来是非问不可了。”

  “你是想问我和傅渺渺的事情。”苏牧滔知道锦月要问什么。

  “对。”锦月点头,“哥,你和这个傅渺渺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很是简单的回答:“我和她没有关系。”

  “她很喜欢你。”傻瓜都能看得出来傅渺渺对苏牧滔的感情。

  苏牧滔沉默了几秒钟,道:“那是她的事情。”

  “你不喜欢她吗?”

  锦月的这一个问题抛出后,苏牧滔眉头紧皱着,陷入了沉默。

  而后,他舒展了那皱紧的眉头,道:“她永远不可能成为我喜欢的人。”

  “为什么啊?她很单纯,没有一点心计,而且长得也很可爱,很干净,哥,你难道喜欢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吗?”锦月有些不明白了,傅渺渺那个类型的……应该是她哥哥的菜吧?

  “她姓傅,她是傅瀚明的女儿。”

  “什么?”锦月一怔,没想到真的被她猜中了,她真的和傅家有关系!

  锦月秀气的眉头微皱着,有些不解的问:“那她就是傅浩帆的妹妹,我怎么从来没听傅浩帆说起过啊?”

  “他当然不会说,因为这是傅家的丑闻。傅渺渺是傅浩帆的私生女,她虽然认祖归宗姓傅,但是傅瀚明从来没有承认过她,承认她的是那份傅瀚明无法抵赖的DNA鉴定。”

  “原来是私生女……”锦月有些心疼起傅渺渺,她要背负的、承受的,比同龄人多得多,不被承认的私生女,肯定从来没有得到过父爱。

  “她从小都生活在英国。”苏牧滔说这话的时候,眸中闪过一丝心疼。

  “因为不被承认,所以就让她从小生活在国外,这和流放有什么区别啊?”锦月都看不下去了。

  苏牧滔皱着眉道:“这和我们没有关系,小月,无论傅渺渺是不是私生女,她只要姓傅,哥就不可能和她有任何关系。”

  “哪怕是再喜欢,都不可能会有任何关系吗?”

  “是。”苏牧滔很清楚他要什么,更清楚什么是他能碰的,什么是他不能碰的,傅渺渺就是他不能碰的。

  “我明白了。”

  “小月,哥的事情你不要过分放在心上。”说着,苏牧滔伸手拍了拍锦月的肩,“你在傅战霆身边,还好吗?”苏牧滔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格外沉重。

  锦月为了不让他担心,朝他甜甜地笑着,语气轻快的回答:“哥,我没事的,我会找出苏家破产的原因,无论如何都要还苏家一个公道,爸爸现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但不代表苏家没有人了。”

  “你自己要小心,傅家很厉害,傅战霆更厉害,你是步步危机,所以你更要步步为营。”苏牧滔其实很担心锦月,但眼下除了锦月,谁都没有办法那样接近傅战霆。

  “嗯,哥,你放心吧。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随时打我电话,我可是你亲妹妹啊!”

  “我就是骨折而已,等过段时间好了,我就出去找工作。我们没有钱财没有能力的时候,不得不接受傅战霆所谓的馈赠,但如果我们有了钱之后,就第一时间从这里搬出去,毕竟这里已经不姓苏了,住在这里时间越长,我心里越是不安,还有欠傅战霆的,哪怕是耗上我们的一辈子,也要还清。”

  锦月点点头,“我明白哥哥的意思,但是妈妈那边……”

  提到白芷惠,苏牧滔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妈从来都没吃过苦,我们兄妹两个也要理解她,回头好好劝她,我相信她能接受的。”

  “这个张琴美阿姨,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清楚,早上妈接到了这个张阿姨打来的电话,很高兴,说总算有一个小姐妹记得她了,然后一直在穿衣打扮,要迎接这个张阿姨。我有问过妈她的身份,妈说是张氏集团股东的夫人,以前和她一起打过牌、喝过下午茶的。”

  “那这个张阿姨这次来,就是为了和妈聚一聚这么简单?”如果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可担忧的,可就怕没那么简单。

  “现在苏家一无所有,她还肯和妈联系,你觉得会这么简单吗?”

  “所以哥你的意思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她这次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很快就知道了,但有一点你不用担心,现在苏家一无所有,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毕竟苏家已经无利可图了。”

  锦月听到苏牧滔的这一番分析,也觉得颇有道理,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一些。

  她越发觉得自己的哥哥思路非常清晰,她以前总认为自己的哥哥是个玩世不恭的阔少,在国外留学就是玩车、不务正业,但没想到在事发之后,他的大局观远在她之上,他更清楚傅家的女儿碰不得,在很多事情上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的行径。

  离开苏家后,时间还算宽裕,她打算到附近的车站搭乘公交车回K。N财阀。

  可就在此时,包内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锦月的声音刚响起,手机那头就立即传来了极为热络的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