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53章 是该拿户口本出来了
  “苏姐姐!是我!”

  这声音让锦月觉得有些熟悉,“你是……傅渺渺?”

  “对,是我!苏姐姐,我们能见一面吗?”

  “现在吗?”锦月看了看时间,“现在恐怕不行,一点半我还要上班。”

  “苏姐姐,你就见一见我吧……”傅渺渺可怜巴巴的语气从手机那头响起,“苏姐姐……现在才十二点四十五分,距离你上班还有一段时间呢!我就在附近的垣坪广场。”

  锦月这下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好吧,但是要速战速决。”

  “嗯!苏姐姐,你现在在哪里啊?”

  “前面就是垣坪广场了。”车站就在垣坪广场附近。

  “那我在六楼的法国餐厅等你!”

  “好。”锦月应声后,朝着垣坪广场跑去……

  六楼只有一个法国餐厅,锦月进入餐厅后,就看到了坐在窗边座位内的傅渺渺。

  傅渺渺高兴地朝着锦月挥了挥手,锦月迈步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走去。

  “苏姐姐,我们一起吃午餐吧!”傅渺渺很是热情的说道。

  “吃午餐肯定是来不及了。”锦月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锦月话音落下的同时,菜已经一道一道摆上桌了。

  “苏姐姐肯定是趁着午休时间跑出来的,所以午餐都没来得及吃吧?我都提前点好了,你现在正好可以吃。”

  “这顿饭,我是吃还是不吃呢?你肯定有事要我帮忙吧?”锦月迟迟没有动摆放在面前的餐点,这顿午餐怕是不能吃呢!

  傅渺渺也是爽快人,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切入主题,说:“对,苏姐姐,我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的。”

  “在你说出你的事情前,我有个问题要问你,我的手机号,你是怎么知道的?”

  “嘻嘻,我派人一查就知道啦!”

  “……”锦月囧。

  这作风真的和她小叔一模一样。

  傅渺渺撑着那可爱的脸颊,眨了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苏姐姐,你觉得我是你哥哥喜欢的那种类型吗?”

  “……”锦月一愣,这让她怎么回答啊?

  “苏姐姐,你觉得我和他能在一起吗?”没等锦月吭声,傅渺渺又一次出声问道。

  “这……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锦月一脸为难,真的是无法回答。

  “他肯定说不喜欢我这样的啊啊!分明亲也亲了、抱也抱了、睡也睡了,可还不是情侣关系,我到底有什么不好啊?苏姐姐,你帮帮我好不好?”

  “咳咳咳……”锦月刚喝了一口水,听到傅渺渺的这句话,差点没喷出来,她猛地咳嗽了几声,刚才她没听错吧?

  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这两个也就算了……可,可他们竟然睡了?!

  “苏姐姐,你怎么了啊?”傅渺渺一脸天真的看着锦月?

  锦月摇摇头,“没,没事,我没事。”

  锦月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会和傅渺渺发生关系?可他口口声声说不会和傅渺渺成为情侣关系的,既然不会成为那种关系,又,又为什么要发生那种事情?

  她哥哥难道变成渣男了吗?不可能啊!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苏姐姐,你帮帮我吧!”

  “我怎么帮你啊?”锦月这下更加为难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说到底她就是个外人,这要怎么帮?

  傅渺渺俏皮的笑着说:“很简单啊,把你家的户口本给我!”

  “户口本?”锦月一愣,完全没反应过来傅渺渺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就在此时,忽然,身侧响起了极为冷冽低沉的声音:“是该拿户口本出来了。”傅渺渺没到年龄,但苏锦月却到了。

  这声音……锦月觉得无比熟悉,下一秒,她就石化在了座椅内。

  “傅,傅战霆。”锦月回过神来后,倏地就从座位内站起身。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听见傅渺渺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叔!奶奶说小叔让我回国,我刚回到澄江市不足三个小时!好久不见啦,小叔还认不认得我呀?我是那个小时候抓着小叔裤腿要糖吃的渺渺呀!”

  傅渺渺的声音非常的热络,表情完全就是看到熟悉的亲人那样,高兴地喜不自胜。

  现在这情况,有点像大型认亲现场……

  只不过锦月在自己哥哥那里了解到了傅渺渺的情况,看着眼前如此高兴的她,反而有些于心不忍。

  因为没有得到过什么亲情的关爱,所以才会格外的珍惜每一个熟悉的亲人,其实傅渺渺内心深处有一块地方是空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再也无法填补,这块空的地方叫父爱。

  傅战霆微微颔首,出声道:“住处有着落了吗?”

  到底是傅渺渺的小叔,傅战霆还是很关心她的。

  “还没呢,不知道住到哪里,我有给爸爸打电话,问他我可不可以住到他哪里去,但是他很快就拒绝了我,我还没来得及继续往下说,他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嗯。”傅战霆丝毫不意外,这就是他哥哥的一贯作风。

  敢做不敢当,身为一个男人连一点担当也没有,傅渺渺到底是他的女儿,但他这个父亲却像是一个陌生人。

  “小叔,我觉得我可能脑子坏了,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爸爸呢?摆明了他会拒绝我,我还打电话给他,我可能真的是脑子坏了。”傅渺渺伸手敲了敲她的小脑袋。

  其实傅战霆很清楚傅渺渺为什么会打电话给傅瀚明,其实她对傅瀚明还是抱着希望的,只是现实残酷,残酷得让年仅二十的傅渺渺不得不接受。

  而后,傅渺渺乐呵呵的捋了捋头发,给她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大概是被我心上人给气晕了,才会做出这么傻逼逼的事情。”

  锦月听到傅渺渺这一句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躺着也中枪吧?现在她哥哥骨折在家也华丽丽的中枪了。

  “我会给你安排住处。”

  “嗯嗯。”傅渺渺点头,“不过这次小叔找我来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啊?奶奶说是重要的事情,我一听到是重要的事,我马不停蹄就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