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68章 以死谢罪
  傅战霆眉峰微拧,好整以暇的望着身下的她,“还算老实。”

  “诶?”锦月眨了眨那双晶亮的眸,不解的望着眼前的傅战霆,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背着我和别的男人约会,你是我的女人。”傅战霆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冷声警告着,“这一次暂时放过你,嗯?”

  “……”锦月微愣,睫毛扑闪扑闪的动了几下。

  原来这个男人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她和云宸凡在一起吃饭?

  “我和云宸凡是很好的朋友,如果真的会发生什么,那也不用等到现在了啊。”锦月小声嘟囔着,该解释的她还是要解释的,不然如果傅战霆误解了什么,她又不解释,那么吃不了兜着走的人依然是她。

  “以前没发生什么固然最好,以后要是敢发生什么,后果自负!”傅战霆的声音冷冽到了极点,话音落下的瞬间,他低头直接吻住了锦月的唇。

  锦月瞪圆了美眸,错愕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小嘴发出了“唔唔”的声响,可是根本没有一点点用,傅战霆直接将这个吻加深,让锦月连抗拒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锦月只能怔然,身子僵硬的被他压制着,傅战霆一再将这个吻加深,让锦月觉得自己呼吸好似都变得困难起来……

  傅战霆看着她小脸涨红,轻笑一声,擦了擦邪佞的唇角,这才放过了他,他的举动真是狂妄到了极点。

  锦月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原本涨红的双颊眼下更是红润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努力稳住了自己,而后问:“我,我们现在是回半山别墅吗?”锦月坐直身子,但声音依然有些僵硬着。

  “机场。”傅战霆缓缓道出这两个字,不疾不徐。

  “什么?!”锦月震惊的看着他,“去机场?现在吗?”

  “嗯。”

  锦月有些紧张的说:“可我还没有收拾行李!”

  “已经派人收拾了。”

  “……”锦月无话可说,这个男人全部都已经安排好了?!

  锦月只能点点头,没再多说一句话,她有些局促不安的将视线移到窗外。

  她不知道为什么傅战霆会临时决定让她跟着去淮市,她也不知道这次去淮市会发生什么,但她的心情却有些忐忑,七上八下的。

  抵达机场后,正好是登机时间。

  邢森和卢雅秋已经在登机口等候多时了,当他们看到傅战霆的时候,迅速朝着他鞠躬,很是恭敬的出声道:“傅少。”

  傅战霆微微颔首,而后握着锦月的手腕,带着她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秘书长看了看眼前的情况,很识相的低了低头,跟着邢森一道走去。

  专机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落座后,锦月刚准备扣上安全带,却被身侧这个男人抢先一步,安全带扣上后,他薄唇微启,吩咐道:“把A2类的文件给我。”

  “好。”锦月回过神来后,迅速在文件夹里寻找着,而后动作敏捷的递给了傅战霆,“给。”

  傅战霆接过文件后,翻看着。

  锦月坐在一旁等着傅战霆的吩咐。

  天色越发暗了下来,锦月朝着窗外望去,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咕噜噜……”

  就在此时,她的肚子发出了不合时宜的声响。

  锦月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她刚才和云宸凡吃饭的时候,其实压根没吃几口,全程都在惊叹云宸凡的食量,但是她怎么样也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肚子发出了抗议声……

  傅战霆轻呵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饿了?”

  锦月用力的摇摇头,可是肚子偏偏非常不配合,又在这个时候叫了起来……

  这下,锦月更加窘迫了。

  随后,只见傅战霆伸手按下了一侧的按键,约莫几秒钟后,乘务员迅速走了出来,经过了后排的邢森和秘书长,很是恭敬的走到了傅战霆的面前。

  “傅少,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乘务员笑的非常灿烂,她们心里也都清楚,傅战霆不好惹。

  “晚餐准备好了么?”

  “已经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用餐。”乘务员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嗯,现在。”

  “好的,请稍等。”语毕,乘务员朝着傅战霆恭敬的鞠了一躬,快步下去准备。

  约莫五六分钟后,不远处的邢森和秘书长面前已经摆上了种类繁多的餐点,就在锦月收回视线的时候,乘务员推着推车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内。

  推车上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美食,都是非常地道的中餐,很家常的菜市,丝毫没有假大空。

  “芦笋培根卷、虾仁炒冬瓜、黄酒蒸鲈鱼、莲藕焖牛肉、土豆焖鸡腿、酸菜鱼片、虾酱菠菜。”乘务员一边报着菜名,一边把餐盘摆放在了桌面之上,“主食是番茄肥牛炒饭和炸酱面。”

  乘务员干练有素,将所有的餐盘全部都摆放的整整齐齐,碗筷也立马摆放好,片刻都不敢有耽搁。

  乘务员将鲜榨果汁摆放在桌上后,很快就离开了。

  锦月是真的觉得饿了,望着面前的餐点,一下子就食指大动了起来。

  “吃完。”傅战霆将剩下的半碗炸酱面推到了锦月的面前。

  锦月微愣,吃的已经有些饱了,她朝着傅战霆摇了摇头,“傅少,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半碗炸酱面,我哪吃得完啊?”

  “吃不完是么?”傅战霆看着锦月为难的样子,嘴角微勾,问她。

  锦月诚实的点了点头。

  傅战霆轻笑,“吃不完,我就让机长开舱门。”

  “开舱门干什么啊?”锦月不解,倒炸酱面吗?

  “你跳下去。”

  “啊?”锦月蒙圈,“什,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开舱门,她又为什么要跳下去啊?

  傅战霆喉头微动,道:“以死谢罪。”

  “吃不完……是罪?”锦月问。

  “嗯。”

  “凭什么啊?”她追问着。

  “我说了算。”

  “……”锦月无言以对,这个男人真的是蛮不讲理!在他这里,根本一点道理都用不上,因为他就是那个最大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