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75章 在我这里,永远没这个可能
  “我后来才想起来我电脑里有备份的,就借了桁泰酒店的文印室用了用,重新打印了一份。”

  锦月点点头,“那就好。”

  “锦月,真的很抱歉,如果不是我让你送文件……”卢雅秋一脸歉意,第一次这样低声下气的和锦月说话,说穿了,她就是害怕傅战霆生气,所以才会这样再三恳求。

  锦月摇头,没有要责怪卢雅秋的意思,“不是你的错,谁都不能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傅少问起来……”

  就在此时,套房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傅战霆出现在了锦月的面前,她在看到傅战霆的那一瞬间,不由自主的朝后倒退了几步,潜意识里,她是畏惧又抗拒的。

  “傅,傅少。”卢雅秋的表情有些紧张,出声喊着傅战霆,朝着一侧靠了靠,迅速让路。

  “嗯。”傅战霆喉头微动,而后将视线挪到了锦月的身上,不容置喙的语气紧接着响起:“去躺好。”

  “什,什么?”锦月有些懵了,眨了眨美眸望着穿着黑色衬衫的他。

  “躺在你自己床上还是我床上,你二选一。”

  锦月听到傅战霆这样说,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她清楚傅战霆的命令是不容抗拒的,她咬咬牙,朝着自己的床走去,而后乖乖的躺好。

  傅战霆迈开步伐,薄唇微启:“说吧。”

  “什么?”锦月没有明白。

  “你离开酒店的原因。”

  锦月在听到傅战霆这一句话的时候,表情微僵,她的余光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卢雅秋,她的表情很紧张,看来她是真的很害怕傅战霆,担心他会怪罪到她头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锦月总觉得有些奇怪。

  “啪”一声响,锦月感觉到了些许疼痛感。

  “你,你干嘛打我?”

  傅战霆的大掌从她的翘臀移开,不疾不徐道:“你走神的惩罚。”他伟岸的身躯挡住了卢雅秋的所有视线,所以她根本不知道他们两人在做什么、说什么。

  锦月抿了抿下唇,说,“我下午处理完秘书长交代我的任务,我看了看时间觉得还早,我就出门逛一逛,可谁知道碰到下大雨,我就想打车回酒店,可谁知道会遇到那样的司机……”

  “是么?”傅战霆漫不经心的反问着。

  锦月点头,撒谎不是她的长项,她只能尽自己所能。

  傅战霆半眯着那双危险的眸,冷声道:“从明天开始,我去哪里,你就跟到哪里。”

  锦月一愣,出声拒绝道:“不,不用这么麻烦,我,我可以留在酒店,酒店很安全的,我从明天开始不踏出酒店房门就好。”

  “你只有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才是安全的。”傅战霆的语气很是笃定,不给锦月一丝一毫拒绝的可能。

  锦月抿了抿下唇,完全无言以对,她就算拒绝上千万次都无济于事,傅战霆

  随后,只听见傅战霆吩咐着:“你们都出去。”

  “是,傅少。”邢森和卢雅秋异口同声的回答着,而后两人一前一后先离开了套房。

  等到他们离开后,傅战霆直接推高了锦月的睡裙……

  “喂……喂!傅,傅战霆,你干什么!”锦月躺在床上,瞪圆了眸子望着眼前的傅战霆,紧张的直接喊出了声。

  傅战霆打开摆放在一侧的医药箱,回:“看不出来么?”

  锦月看到医药箱后,迅速说:“我,我可以自己上药。”

  “你以为你是哪吒?”

  “啊?”这是什么意思?

  傅战霆看着锦月困惑的样子,薄唇微启:“没有三头六臂,还想自己上药?”

  “……”

  “趴好。”

  “我不要!”锦月摇头,急急忙忙将睡裙整理好。

  “看来你比较希望我动手。”

  “……”锦月听到傅战霆这句话,有些惊恐的看着他。

  下一秒,她只能乖乖趴在了床上。

  傅战霆看着她纤细的美背,嘴角微勾,道:“你明知道结果是一样的,所以刚才的反抗有必要么?”

  锦月无话可说,她气结的咬着下唇,嘟囔着:“但反抗就代表着有可能啊!”

  “在我这里,永远没这个可能。”

  “……”算了,当她没说。

  随后,傅战霆拿着棉签给她的背部做着简单的消毒处理。

  “嘶……”锦月倒抽了一口凉气,疼的身子发颤,她的小手紧紧的揪着被褥,酒精消毒伤口,怎么可能不痛?而且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这么多……

  “忍着。”傅战霆眉头紧蹙,冷冽的道出这两个字。

  “很痛……”她最怕痛了,可是眼下却必须要忍着再忍着。

  “这就是你到处乱跑的下场。”傅战霆的语气依旧是那样不咸不淡。

  “我没有乱跑,我只是出门逛一逛,我哪里知道会这么倒霉……”

  既然已经答应帮秘书长了,那她只能硬着头皮撒谎到底了,还好是背对着傅战霆的,不然现在可能已经被他彻底看穿了。

  傅战霆没有出声,嘴角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的他起身非常恐怖,只是锦月现在看不到罢了。

  消毒之后,他给她背上的每一处伤口上了药,而后,他将她整个人翻转了过来,就像是抱着小婴儿那样,轻轻松松。

  “啊——”锦月吓得惊呼出声,等她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已经被摆平在床上了。

  衣服,再次被推高。

  锦月这下更是惊慌失措,“这,这里我可以自己上药的!”

  “好事做到底,懂么?”

  “你,你现在是在做好事?”分明是在占她便宜啊!

  “不然你以为呢?”

  “你分明在占我便宜啊……”锦月继续小声嘟囔着。

  “我还需要占你的便宜么?豆芽菜。”

  锦月生气的看着他,“既然我是豆芽菜,那就麻烦傅少移开你的爪子。”

  “生气了?”傅战霆给她身上的伤口上好药后,将药膏随意丢入了医药箱内。

  就在锦月整理好睡衣的时候,他却伸手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他看着她手腕上的破皮和红痕,眉头微蹙着,而后,手掌直接探入了她的衣摆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