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77章 这个礼,大到他们承受不起
  “傅少,恕我直言,你让苏小姐和卢雅秋一个房间,是不是有些危险啊?”邢森倒是有些担心起锦月的安慰了,“你哪能把自己的女人往蛇窟里推啊,那个卢雅秋就是美人蛇,傅少你早就知道她和傅浩帆有一腿,干脆把他们都揪出来算了。”

  “邢森,跟着我这么多年,你还是沉不住气。”

  沉不住气就是邢森最大的缺点。

  “傅少,我这不是担心苏小姐的安危吗……你说傅少你好不容易拜托断袖之癖、gay这种乱七八糟的流言蜚语,这苏小姐要是有个什么好歹,那傅少你不就又要变成禁欲系总裁了吗?”

  傅战霆眉头微蹙,视线倏地移到了邢森身上,“你对我的私人感情很关心。”

  邢森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立即说:“那,那肯定的,毕竟跟着傅少那么多年了!”

  “回头我让人给你安排相亲。”

  “啊?傅少……不用了吧?”邢森连忙摇头。

  “解决你自己的感情生活,才能无后顾之忧的关心你上司。”

  “……”邢森瞬间无言以对,他这是典型的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苏锦月的安全问题,不是你该关心的,财阀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么?”

  他让锦月和卢雅秋一个房间,一来是料准卢雅秋绝对不敢乱来,二来也是为了不让她起疑心,第三,这次来淮市是为了公事,他傅战霆一向公私分明。

  邢森点点头,出声回答道:“已经都安排好了,这几天,傅浩帆大概是要被气死了。”

  “嗯,抓紧处理完淮市的事情,等回去,我要送我哥和我侄子一个大礼。”

  这个礼,大到他们承受不起!

  ……

  夜深,套房内一片沉寂,锦月睡得很浅,一直都是半梦半醒的状态。

  她迷迷糊糊之中,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但还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声音……

  她一点点清醒了过来,伸手撑起有些发软的身子,掀开被子朝着一侧的走廊内走去。

  她越是往狭小的走廊靠近,里面传来的声音就越发的清晰。

  “我也没想到这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我按照你说的,都已经安排好人了,谁知道傅战霆会半路出现?”

  “这次的事情还好没有把我给揭露出来,不然就完蛋了!你别生气……谁知道这苏锦月运气这么好的!”

  “再安排一次吧,我相信她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要不着痕迹的解决掉她,省的后患无穷!”

  锦月看着卢雅秋的背影,听着她对着手机那头说的话语,简直感到难以置信。

  这次的事情,果然和卢雅秋有关!

  难怪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卢雅秋让她送文件,最后却发现自己电脑里有备份文件,如果说她是当时太过于慌乱,忘记电脑里有备份文件这回事,那还勉强说得通。

  可是她一出酒店大门,就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当时已经很晚了,再加上是暴雨天,出租车本来就很抢手,哪有那么凑巧一辆出租车停在她的面前?事发后,卢雅秋又求着她不要把送文件的事情告诉傅战霆,到底是担心被傅战霆责罚还是害怕傅战霆深究?

  现在想来,她肯定是担心计划败露后,引起傅战霆的疑心!

  锦月的小手一点点攥紧,疑团重重让她不得不深思,随后,她趁着卢雅秋不注意,迅速回到了床上。

  她拉上被子,躺下之后就有些头晕目眩,就在她刚闭上双眼没多久,里面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停止了,而后是一阵很轻的脚步声。

  锦月感觉自己被一道凶狠的视线给盯着,她没有睁眼,佯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装睡。

  “苏锦月,你还真是命大。”卢雅秋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室内响起,“今天你要是死了那该有多好,要不是害怕败露身份,我现在就想一刀杀了你!”

  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确定脚步声走远之后,锦月才敢一点点睁开眼睛。

  昏暗的室内,她的视线落在了那天花板上,卢雅秋刚才那三言两语,已经印证了她心中的猜测,这次的事情和她有关。

  她原先以为卢雅秋只是对她有成见,觉得她是花瓶罢了,可是现在……她才意识到,在卢雅秋的眼里,她不是花瓶,而是眼中钉!

  只是让锦月觉得奇怪的是,和卢雅秋通话的人是谁?

  卢雅秋的原话说,她是按照对方说的,安排好了人对她下手,那么手机那头的人到底是谁呢?

  这件事情,她该不该告诉傅战霆?可是她一点证据都没有啊!苏锦月啊苏锦月,怎么到了关键时候,你的脑袋就当机了呢?

  但现在可以确定一点,她是安全的,卢雅秋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不会堂而皇之的对她下手,起码她还是可以睡个好觉的,但是一觉醒来之后,她又要开始纠结了,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傅战霆?

  可是她的话,傅战霆会相信吗?毕竟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口说无凭啊!

  唉……

  锦月也不知道自己翻来覆去了多久,她实在是太累了,感觉脑袋发昏,最后,她还是抵不住倦意,昏昏沉沉的睡去。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

  “唔?”锦月睁开惺忪的睡眸,整个人有气无力的。

  她这是怎么了?

  “苏秘书,你可算是醒了!”卢雅秋在看到锦月醒来后,立即出声喊道,“你看看我都着急成什么样了。”

  锦月望着眼前的卢雅秋,没有忘记她昨晚上那些恐怖的话语,但她却必须要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朝着卢雅秋笑了笑,但对她却是有了戒心,“秘书长,我这是怎么了?”

  “你发烧了!半夜烧起来的,我早上醒了之后叫你,可你理都不理我,真是把我给吓了一跳,我马上联系邢特助,邢特助又告诉了傅少,给你找了医生,现在这点滴刚挂完,你发烧发到三十九度,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啊?”说着,卢雅秋很是关心的摸了摸锦月的额头,“还好现在没有刚才那么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