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78章 我不会让危险靠近你
  “秘书长,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能有什么麻烦呢?倒是傅少,早上分公司的会议直接因为你推迟了,等医生给你输好液,傅少才离开的,还嘱咐了保镖在门口保护你的安全,苏秘书,傅少对你可真是好啊!”

  卢雅秋的每一句话,在锦月听来,都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随后,卢雅秋看了看时间,道:“这个时间点,分公司会议应该已经结束了,傅少肯定会回酒店吧。”

  紧接着,只听见“滴”一声响,套房的门被打开,一股压迫性的寒气顿时就涌了过来。

  锦月还没回过神来,傅战霆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整个人横抱了起来……

  他如此突然的举动,让本来就生病慢半拍的锦月更是反应不过来了。

  等到傅战霆抱着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她才一点点反应了过来,出声很是僵硬的喊着他:“傅,傅少,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傅战霆没有回答锦月的问题,而是停下脚步,出声道:“卢秘书。”

  “是,傅少。”卢雅秋听到傅战霆的声音后,迅速应声道,“傅少有什么吩咐?”

  “她的情况如何?”

  “我按照傅少的吩咐,寸步不离的守着苏秘书,她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她睡得也很好,不过明天还是要输液。”卢雅秋如实回答。

  “嗯。”傅战霆应声,而后抱着锦月离开了套房。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锦月很是不解,出声询问着傅战霆,“我还在生病……”

  “带你去休息。”

  “可我刚刚躺在床上休息着啊。”

  “去我那里休息。”

  “啊?”锦月长大了小嘴,错愕至极的望着傅战霆,“你,你说什么?”

  傅战霆停下脚步,望着怀里的锦月,出声道:“生病话还这么多?”

  “……”锦月一下子无言以对,只好抿了抿下唇,不再吭声。

  傅战霆见锦月不说话了,抱着她进入了总统套房内。

  锦月原先以为她和秘书长的那个房间已经够大了,可当她看到这总统套房的时候,她整个人完全惊呆了,这总统套房大到超乎她的想像,坐拥这整个淮市的江景,住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见江面上的船只和江河边行走的人流。

  傅战霆抱着锦月直接朝着里侧的大床走去,特别定制的床,深灰色的床上用品,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符合着他的高冷。

  锦月的身子陷入了柔软的床铺之中,他随手抓过一侧的被子,直接给她盖上。

  “在这里好好休息。”话音落下后,傅战霆转身准备离开。

  锦月见到傅战霆准备离开,有些害怕的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你要去哪里?”锦月眨了眨那双眸,出声问道,她的眼神里有着难以掩饰的恐惧。

  傅战霆轻笑,再次走到了她的身边,“你在害怕?”

  “我……”锦月抿了抿下唇,逞强道,“我才不会害怕,只是这不是我的房间,我怕别人会说我鸠占鹊巢。”

  “哦?是么?”傅战霆嘴角的笑意加深,“这一点,你不必担心,既然你不害怕,那就安心睡觉。”话音落下后,傅战霆又一次要迈步离开。

  锦月这下,是真的害怕了,她有些虚软无力的撑起身子,望着傅战霆的背影,出声道:“你要去哪里啊?要出去办事吗?什,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我只是问问。”锦月这话,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嗯,是要办事,只不过是去那边办事。”说着,傅战霆忍俊不禁,视线落在了落地窗边的办公桌上,上面堆放着各式各样的文件,摞成了小山。

  锦月听到傅战霆这一句话,松了一口气,但双颊却顿时滚烫了起来,很是羞窘的松开了手,“那,那你去忙吧。”

  “呵。”他俯身,伸手捏住了锦月的下颚,低头吻住了她的唇,那低沉的嗓音在下一秒响起,带着些许诱骗的意味,“害怕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锦月一怔,其实他知道她在害怕。

  “那你有什么害怕的事情吗?”锦月问他。

  傅战霆眉头微蹙,薄唇微启:“没有。”

  “也是,你是傅战霆啊,怎么可能会有让你害怕的事情呢?”锦月小声嘟囔了一句,而后想到了卢雅秋,就怕傅战霆没有什么害怕的事情,但有人却要对他下手,思来想去,锦月还是决定稍稍提醒他一点。

  “傅战霆。”锦月出声喊他。

  “嗯?”

  “其实危险无处不在,你虽然不害怕,但还是要多加注意,有时候危险就潜伏在身边,你再厉害再有本事也要小心谨慎一些。”

  锦月没有证据,也不好将矛头指向卢雅秋,她毕竟是秘书长,而且跟着傅战霆的时间也不算少,她如果贸然说出昨晚听到的那些,她不敢保证傅战霆会不会相信她,所以她能做的就是用委婉的方式提醒,也算是报答他昨晚救她了,现在他们两不相欠。

  傅战霆的视线落在锦月俏丽的脸颊上,看着她略微有些苍白的脸颊,他嘴角微勾,似笑非笑,“我要是出点事,对你来说岂不是更好?”

  “我才没有那么恶劣。”锦月否定道。

  “你放心,我不会让危险靠近你。”

  锦月听到他这样说,想也没想就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怕什么危险,但你应该多少要注意点,毕竟人心叵测。”

  “你的意思是,你也是人心叵测的那一个。”

  “我……”锦月气结,“算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好心当成驴肝肺。”说着,锦月小声嘟囔着。

  “苏锦月,你这次该承认,你在关心我。”说着,傅战霆伸手捏住了锦月的下颚,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锦月听到傅战霆如此笃定的话语,一下子沉默了。

  她在关心傅战霆?

  忽如其来的认知,让锦月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你救了我,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吧?”她是有正当理由的。

  “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