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82章 我的秘书必须十项全能
  紧接着,锦月又拿了其他几本杂志,也都是讲K。N财阀居多。

  “为什么这些财经杂志讲的都是K。N财阀啊?因为K。N是商界的标杆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

  “不然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吗?”

  “和我无关的杂志,有送到我房间的必要么?”

  “……”锦月无言以对,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她放下杂志,刚准备出声说些什么的时候,总统套房的门被敲响,邢森蹑手蹑脚的推开门,生怕吵到锦月休息,当他看到锦月坐在床上翻看杂志的时候,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他朝着锦月笑了笑,锦月则是和他挥了挥手,“哈喽,邢特助。”

  邢森刚准备出声的时候,却被傅战霆的一个眼神给吓了回去。

  他尴尬的笑着点点头,而后快步走到了傅战霆的面前。

  “傅少。”邢森出声喊着傅战霆,很是恭敬的出声说道,“傅少,财阀那边有情况。”

  锦月听到财阀那边有情况的消息,立即抬头朝着他们两人的方向望去,对此,她也是非常好奇。

  傅战霆蹙眉,倏地望向邢森,注意到了不远处床上的锦月,他嘴角微勾,随意丢下签字笔,看着她,说:“既然想听,那就光明正大的过来听,别在那里当只偷听的老鼠。”

  锦月撇撇嘴,老鼠?这比喻还能不能再过分一点?

  “我是害怕傅少的威严,所以只敢躲在这里偷听,毕竟多靠近一步,我都害怕。”说着,锦月还特地流露出万分恐惧的样子。

  傅战霆冷冷扬起唇角,轻呵一声,“你害怕?”

  “是啊。”

  “天天晚上睡在我身边的人是谁?”

  “可能是邢特助吧!”

  “苏小姐,您就别再挖坑给我了……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没娶妻生子呢!”邢森真的是被锦月折腾的一个脑袋两个大。

  锦月看着邢森一副可怜的模样,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烧退了之后的她完全就是生龙活虎,像个没事人一样,也不想刚刚睡醒时候那样虚软无力了,她掀开被子,穿上拖鞋就小碎步跑到了傅战霆的面前。

  “你,搬个椅子过来。”傅战霆薄唇微启,冷声吩咐着。

  “哦。”锦月应声,迈步走到一侧准备搬椅子。

  可就在她刚没走两步,她纤细的手腕就被他一把给握住了。

  “傅少,你拉着我,我怎么去搬椅子啊?”

  “不是你,是你。”说着,傅战霆直接将视线移到了邢森的身上,这阴冷可怖的视线让邢森整个人像是跌倒了冰窖里。

  邢森一副苦哈哈的样子,他怎么就这么可怜?他们傅少是摆明了不舍得苏小姐搬椅子啊!

  邢森有苦不敢言,迅速搬了一个软椅放在一侧。

  “坐好。”傅战霆松开了握着锦月手腕的大掌。

  “好。”锦月点头,坐着总比站着省力。

  等到她坐入一侧的座椅内后,傅战霆这才收回视线,望向邢森,薄唇微启:“说。”

  邢森点头,“我们的人传来消息,他们查了最新一个月的账目,资金又有被挪用的情况出现。”他一秒钟就投入了工作状态,效率很高,立即将已经打印好的账目表递给了傅战霆。

  傅战霆随意翻看了几页后,将一叠账目递给了一侧的锦月。

  “干,干嘛?”锦月完全没想到傅战霆不仅让她旁听,还把账目表递给她。

  他嘴角微勾,道:“给你表现的机会。”

  锦月摇头,“我又不是财务部的员工。”她才不想要这样表现的机会。

  “你是我的秘书。”

  “秘书又不负责看账目。”锦月辩道。

  “我的秘书必须十项全能。”

  “傅战霆,你!”锦月咬咬牙,只好伸手接过了账目表。

  按照之前傅战霆所教的和先前的实战经验,她很快就看出了账目有问题,“又做假账了,手法比之前更高明。傅浩帆这个财务部部长到底在干什么啊?每天上班睡觉吗?”

  听到锦月数落傅浩帆,傅战霆瞬间心情大好,他嘴角有着明显的笑意,“上班睡觉是其次,想着怎么纠缠你才是他的主要任务。”

  “那就得麻烦傅少出手了,打断他的腿,他就没有办法纠缠我了。”

  “可以考虑。”

  锦月点点头,而后拿了笔筒里的一支笔,在账目的复印件上圈圈画画,直接对账目做着修正。

  “明天桁泰的晚宴几点结束?”

  “大概晚上九点左右。”

  “安排十点的飞机,回澄江市。”

  “是。”

  “明天又有桁泰的晚宴吗?”锦月觉得有些好奇,出声问道。

  傅战霆看着锦月一脸困惑的样子,解惑说道:“明天是桁泰近期的第一次晚宴。”

  “近期的第一次晚宴?”锦月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哦,对,是我烧糊涂了,记错了,明天的确是桁泰集团的第一次晚宴。”

  她早该想到,昨天的宴会,也是卢雅秋设的一个圈套,一个等着她往里跳的陷阱!

  邢森捂嘴偷笑了几声,再次道:“苏小姐,昨天傅少在分公司听各个高管的工作汇报。”

  锦月点点头,小手却不由自主的揪紧了衣摆。

  卢雅秋,你不会再有第二次取我性命的机会!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扳倒你,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明天的晚宴,你陪同。”

  “什么?”锦月听到傅战霆这一句话,直接惊呼出声,随后说道,“傅少,我烧才刚退,现在手脚发软,病还没好全,恐怕没有办法陪你出席明天的晚宴了。”

  那样的场合,锦月从来都不喜欢,再加之外界都觉得她和傅战霆的关系可以说是扑朔迷离,她陪着傅战霆出席那样的晚宴,绝对会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她当然是能逃就逃!

  “是么?”傅战霆嘴角微勾,冷冷的看着锦月,“刚才一蹦一跳还要去搬椅子的人,是谁?”

  “……”锦月一下子默了。

  “无话可说了?”

  锦月抿了抿下唇,这个暴君,连拒绝的权利都不给她!

  “知道了,不就是陪你参加晚宴吗?傅少记得算我加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