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83章 渐变丝带
  话音落下,锦月起身就准备朝着床铺的方向走去,与其和他这样面对面,还不如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起码不用看见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

  锦月气呼呼的躺回到床上,抓过被子盖上后,翻个身背对着傅战霆,那举动真是可爱极了。

  傅战霆的面部表情瞬间软化,嘴角带着些许的笑意。

  邢森看到他们傅少的表情,也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来,可下一秒,就被一道犀利的眼神给吓了回去。

  邢森飞快的收起了表情,朝着锦月的方向望了望,确定她背对着他们之后,立即将一份确认书递给了傅战霆。

  傅战霆接过确认书,上面是这些年来傅浩帆挪用财阀资金的账目明细,罗列的井井有条,资金高达数亿。

  他看着这确认书冷呵一声,眸中散发着极为可怕的寒光,他将视线移到了锦月的身上,视线这才一点一点变得温和。

  锦月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上午了。

  这偌大的总统套房内,也只有她一人,她看了看时间:九点半。

  这个点,傅战霆肯定已经去忙了,她掀开被子,起身朝着总统套房的门口走去,她伸手打开那厚重的门,刚准备离开的时候,两个保镖却在这个时候伸出了手,阻挡了锦月的去路。

  “苏小姐。”他们恭敬的朝着她鞠了一躬,但阻挡着她道路的手臂仍然没有放下来。

  “你们……”

  “苏小姐,傅少说了,请您待在这里,不要到处走动。”

  “我连自己的房间都不能去?”

  “是的。”

  “可我的换洗衣服、洗漱用品都在房间里啊,我要回去拿。”

  “傅少已经派人都取过来了,在里面的茶几上,苏小姐转身就能看到,等下客房服务人员会给苏小姐送早餐。”

  “……”锦月无奈,只好合上了套房的门,她这是被囚禁了吗?

  她转身朝着茶几的方向走去,她的行李箱和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在茶几上,一样都没有少。

  锦月无奈,拿了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准备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可就在此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云宸凡”。

  锦月按下接听键,“喂?”随后,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锦月小姐姐,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你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啊?”

  “我……没事。”锦月也不打算告诉云宸凡,毕竟告诉他也没什么用,“你有什么好消息啊?”

  “我的民国剧已经提上档期了,近期播放。”

  “那很好啊!恭喜恭喜!!!”锦月知道傅战霆是说到做到的人,说会帮这个忙,就一定会帮,果然,傅少就是傅少,办事效率就是高,丝毫不拖泥带水,这一点,锦月是服气的,但他的霸道专制却是让锦月最为头疼,她感觉自己现在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谢谢锦月小姐姐。”云宸凡用着稚嫩小弟弟的口吻感谢着锦月,完全没有偶像包袱,难怪他上综艺节目这么吃得开。

  锦月确认自己的行李全部都在茶几上后,她拿着手机一边和云宸凡交谈着,一边朝着洗手间走去,准备洗漱用品,刷牙洗脸。

  随后,云宸凡再次出声道:“锦月,有件事情,我思来想去还是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一向搞怪的云宸凡,语气忽然凝重了起来。

  “我那天在垣坪酒店,看到阿姨和她的朋友在一起,我就和阿姨交谈了几句,但我注意到了阿姨手臂上的香槟色的渐变丝带。”

  “香槟色的渐变丝带?什么意思?”锦月不解的追问着。

  “在澄江市这个地方,只有一个地方会使用这种香槟色的渐变丝带。”

  “什么地方?”

  “澄江市的香槟赌场。”

  听到云宸凡这句话,锦月手中的洗漱用品直接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哐当”的声响。

  这可把送早餐的工作人员和保镖吓了一跳,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而后又是“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苏小姐?你没事吧?麻烦你开一下门。”保镖还是要确认锦月的安全。

  锦月回过神来后,一边打开了门,一边回答着,“我没事,只是东西掉在地上了。”

  保镖确定洗手间内没有其他人后,也是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好的,苏小姐安全就好。”

  “嗯。”锦月点头,合上了洗手间的门后,她立即对着手机那头的云宸凡出声道,“你确定没有弄错吗?我妈怎么可能会去赌场啊?”

  “她手腕上绑着的香槟色渐变丝带就是香槟赌场给每个客人绑上的丝带,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弄错的。我之前的经纪人就是因为欠了高额赌债被公司辞退,他和我关系还不错,那个时候和我讲了很多关于香槟赌场的事情,这个赌场有着涉黑背景,一旦你是踏入赌场、小有闲钱的普通人,短短一周时间就会在这里输掉全部身家,甚至还会变本加厉的赌。”

  “你,你的意思是……我妈去赌场赌博了?”

  “阿姨具体有没有赌,这一点我无法确定,但她手腕上绑着的丝带就是香槟赌场特制的丝带,这是不会弄错的。”云宸凡很是肯定的再次出声。

  锦月听到这儿,心猛地跳动了好几下,眉头瞬间就紧蹙了起来。

  “锦月?”云宸凡出声喊着她,“你好好和阿姨谈一谈吧,这个地方,真的去不得。”

  “嗯,我知道了。”锦月抿紧下唇,等到挂断电话后,她立马就给白芷惠打了电话过去。

  可是电话却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这下,锦月有些着急了。

  她又连续打了好几通电话,但仍然是无人接听,她又立马拨打了苏牧滔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苏牧滔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锦月,怎么了?”

  “哥,妈这几天有回来过吗?”

  “没有,不过前几天她打电话回来,问过爸的情况。她不是和张阿姨在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