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87章 私自跑回澄江市,该罚!
  “……”锦月抿了抿下唇,知道傅战霆说的是她私自跑回澄江市的事,她不能认错,一旦认错,这个男人就又有正大光明的理由惩罚她了。

  “我做错什么了?”锦月立即反将一军说,“在澄江市,傅少给我设定门禁时间,规定我傍晚六点必须回到这里,我长这么大,我爹妈都没给我立过门禁,傅少给我规定,好,我无话可说,谁让我欠傅少那么多钱呢?你让我跟着去N市,为了工作,情理之中,你救了我,我感谢你,但你不能借着保护我的名义,禁足我!”

  傅战霆一把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将她整个人拉到了面前……

  “这就是你私自回到澄江市的理由?”

  “是!”锦月点头,很是肯定。

  他的眸散发着阴鸷的光,慢条斯理的道出了四个字,“不识好歹!”

  锦月点头,道:“是,我的确是不识好歹,所以请傅少别再那样对我了,那只是你以为的对我好,我并不这么认为。”

  她深吸一口气,和他双目相对,她害怕,但她的表现却是淡定至极。

  “苏锦月,你说的头头是道,可你忘记了一点。”

  “什,什么?”锦月看着他微勾的唇角,感受到的全然都是讥讽和嘲弄。

  “你是我的女人,我有权处置你,包括禁足!”

  锦月气结,“傅战霆,你不讲道理!”

  “在这澄江市,我傅战霆就是道理!”他的模样依旧是冷冽如冰,那语气完全不容置喙。

  “你!”锦月气的牙痒痒,“你霸道!”

  傅战霆不以为然的笑笑,薄唇微启:“私自跑回澄江市,该罚!”

  “……”

  “耽误了我的时间,该罚!”

  “……”

  “刚才和我顶嘴,更该罚!”

  “你……”锦月无言以对,彻底蒙圈了。

  刚才伶牙俐齿的她全然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男人自带的气场给吓住了,连思考好像都变得困难了。

  锦月咬咬牙,她知道傅战霆生气了,她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方才她还试图以卵击石,以理服人,但“道理”二字,在傅战霆这里根本就不适用!

  就算她舌绽莲花也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他不止能言善道,他的权势和地位都不是她能与之相较的,单凭这一点,她就已经输了。

  她现在除了低头,别无他法。

  “好,我认错。”就算她心不甘情不愿,但除了低头还能有别的办法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嗯?”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对她的低头认错完全不感到任何惊讶,显然是意料之中的事。

  “对不起,傅少,我错了,我错在不应该私自跑回澄江市,错在耽误了傅少的时间,错在和傅少顶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傅少别生气了。”话音落下的同时,锦月已经在心里骂了傅战霆千百万遍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这个暴君!这个混蛋!这个王八羔子!她手边要是有刀枪棍棒,她恨不得给这男人一锤头!

  “认错?”傅战霆冷笑,“晚了!”话音刚落的那一刻,锦月就被丢入了那张柔软的大床之中……

  “啊——”她吓得惊呼出声,有些晕乎乎的。

  就在她准备爬起身的时候,他直接俯身压住了她,瞬间,她动弹不得。

  锦月瞪圆了眸子,错愕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冷沉的可怕,锦月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随后,只听见“撕拉”的声响……

  衣服,瞬间就被扯开了。

  “傅战霆,你干什么!你别乱来啊!我已经认错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对还不行吗?”

  “和我的女人做爱做的事,这也叫乱来?”傅战霆的嘴角满是邪佞的笑,极为可怖的望着眼前的锦月。

  锦月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吸附着,即便想逃,也无处可逃。

  衣服瞬间掉落在了地板上,他就这样俯身压住了她,完全将她桎梏住了。

  锦月动弹不得,只能直勾勾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眸光实在是太深邃了,她别开视线,不敢再看他。

  傅战霆看着锦月的举动,嘴角微勾,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强迫着她和他的双眸对视。

  下一秒,他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这个吻剧烈到像是要抽走她周遭的所有氧气,锦月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就像是跌入深海即将溺亡的那一刻,这个男人暂时性的放过了她。

  锦月眨了眨那双晶亮的眸,小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抓着床单。

  她就像是海面上的一叶扁舟,在他的惊涛骇浪里翻滚着、漂泊着,港湾距离她越来越远……

  “嗯……”她轻应出声,所有的酥麻感传遍四肢百骸,最后,浑身无力的她跌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傅战霆饱食餍足后,伸手将她揽入了怀抱里,他的眉头紧蹙着,眉眼之间有着太多复杂的情绪,谁也读不懂猜不透他的心思。

  而后,他不由得低声怒咒:“该死!”

  他极为不悦的起身,拿起一侧的深灰色睡袍穿上后,有些恼怒的抓过散落在额前的碎发,那张极尽张狂的俊颜上眉头紧蹙,神情也越发的复杂起来。

  锦月感觉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榨干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偌大的定制床内只有她一个人。

  她伸手想要撑起身子,可是微微一动,身子就酸痛的特别厉害。

  她紧咬着下唇,朝着四周望去,唯独那昏暗的落地灯亮着,室内没有见到那高大伟岸的男人。

  “呼……”锦月松了一口气。

  古话说:“伴君如伴虎”,不就是她现在的处境么?!

  傅战霆喜怒无常,她以后要更加小心才是,能离他远一点就离他远一点,不然她万一做错了什么事,这个男人指不定得怎么惩罚她。

  想到这儿,锦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她连脊梁骨都硬不起来,能做的就只有低头,更何况在傅战霆面前,谁敢硬起那根脊梁骨?他这样宛如恶魔一般存在的男人,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拆了你浑身上下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