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95章 婶婶代劳也未尝不可
  傅瀚明拽着傅渺渺就坐入了车内,车门落锁后,他直接吩咐司机开车。

  “傅瀚明,你要带我去哪里!你放我下车!”

  全程,傅瀚明都没有搭理傅渺渺,而是吩咐着司机加快车速回到傅家。

  新闻发布会以傅瀚明带着傅渺渺愤怒立场,暂时告一段落,但锦月看到傅渺渺被带离现场之后,急忙就朝着傅战霆的办公室冲去。

  这一次,她连敲门都顾不上了!

  “渺渺被带走了!”这是她迈步进入办公室后的第一句话。

  一脸紧张的苏锦月和不慌不忙的傅战霆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嗯。”他淡定的应声。

  “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啊?渺渺被傅瀚明带走了!渺渺是听你这个小叔的话才会去新闻发布会和傅瀚明对着干的!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虽然她哥哥已经表明绝对不会和傅渺渺在一起,但傅渺渺一直都向锦月展露友好,所以在锦月的心里,完全就已经把比她小几岁的傅渺渺当成妹妹一样看待了!

  眼下看到傅渺渺被傅瀚明带走,她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他不敢伤害渺渺。”傅战霆极为淡定的出声。

  锦月着实不解,问道:“那他带走渺渺的用意是什么啊?难道不是因为他恼羞成怒了,所以带走渺渺惩罚她泄愤吗?”

  “看来是时候让邢森送你核桃了。”

  “邢特助分我核桃?什么意思啊?”锦月不解的询问道。

  “补脑。”

  锦月气结,“你这个当小叔的人不去救渺渺,那我自己去!”

  “婶婶代劳也未尝不可。”

  “……”锦月无言以对,转身就朝着办公室外跑去。

  锦月前脚刚踏出办公室,傅战霆立马就拨打了邢森的电话。

  “傅少,有什么吩咐?我刚刚看到苏小姐很生气的跑出去了,好像是要提前下班。”邢森立即如实说道。

  “嗯。”傅战霆淡定应声,吩咐道,“你送苏锦月去傅家,保护她和渺渺的安全。”

  “是,傅少!”

  挂断电话后,傅战霆的眸散发着可怖的寒光,他会不知道傅瀚明的心思么?想用傅渺渺诱他现身,伎俩真是拙劣至极!

  锦月拿着包迅速朝着电梯的方向跑去,她担心着傅渺渺的安全问题,担心傅瀚明恼羞成怒真的会拿渺渺开刀!

  “苏秘书!”邢森迅速走到了锦月身边,“苏秘书,我送你去傅家。”

  “你送我?”锦月有些困惑,“现在还是上班时间。”

  邢森朝着四下看了看,确定只有他们两人后,笑着改口道:“苏小姐,这是谁的意思,你还猜不到吗?”

  锦月一愣,这是傅战霆的意思?他不是见死不救吗?现在怎么又让邢森来送她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难道他受不了良心的谴责?

  上了车后,锦月实在是憋不住了,出声询问着驾驶座内的邢森,“傅战霆为什么不肯救渺渺?万一渺渺真的出事怎么办啊?”

  “苏小姐,你别着急啊。”邢森笑着解释道,“傅少肯定会救渺渺小姐,我已经准备出发去傅家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了苏小姐你啊!”

  “他让你去傅家?为什么他不自己去?”

  “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傅瀚明只能求傅少帮忙处理,但他心里也很清楚,傅浩帆进局子包括新闻发布会的事情,那肯定是傅少授意的,所以他这才把渺渺小姐带走的,为的就是逼傅少现身。”

  “原来是这样。”锦月这下恍然大悟,喃喃道,“难怪他那么淡定,其实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邢森赞同的点点头,“是啊,什么都瞒不过傅少,傅少真的很厉害。”

  车辆平稳的行驶在前往傅家的道路上……

  约莫十分钟后,抵达了位于城市中心的别墅。

  这里,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车辆停稳后,锦月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后,她迅速朝着别墅内走去。

  刚走到别墅门口,佣人伸手拦住了她。

  “苏小姐,我们要进去通报一声。”这里的佣人没有一个是不认识锦月的,但他们此时对待锦月的态度和傅战霆在这里的时候,完全是天差地别。

  “让开!”锦月皱着秀气的眉,“你们今天挡着我的路,明天我就告诉傅少拿你们开刀!”

  佣人听到锦月的要挟,两人面面相觑,只能退到一侧,不敢阻挡着她。

  就在此时,里面传来了傅渺渺的惊叫声,“傅瀚明,你放开我!你什么时候才能放我离开!你当心我告诉小叔,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傅渺渺心里清楚,傅瀚明畏惧傅战霆,当时傅瀚明坚决不允许她的户口进入傅家,如果不是傅战霆,直到今日她仍然是那个任人欺负的私生女,这辈子都要夹着尾巴做人!

  傅瀚明听到傅渺渺这一句话,气得怒哼一声,“傅渺渺,我看你是忘记了一点,我是他哥!你告诉他又能怎么样?你是我的女儿,我这个做父亲的还不能管教你了吗?”

  “女儿?”傅渺渺的脾气一下子也上来了,“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女儿了?在那些记者面前,你说的真是好听,关心我学习情况和我的生活情况,你可拉倒吧你!关心我的人只有奶奶和小叔!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

  “同意你的户口进入傅家,那就是我对你最大的关心!”傅瀚明说的振振有词,那模样别提有多猖狂了。

  听到傅瀚明这样说,傅渺渺恼了,伸手狠狠的推了一把他,“我本来就是你的女儿,我凭什么没有傅家的户口?你把你应该履行的职责说成是关心,你还能再恶心一点吗?我和我妈流落在英国街头,过着流浪生活的时候,你在哪个女人怀里?”

  “住嘴!”葛美盛怒气冲冲的从楼上冲了下来,和她一道的还有乔语筝。

  葛美盛三两步就冲到了傅渺渺的面前,扬手就准备狠狠打她一巴掌。

  可就在此时,锦月的声音迅速响起:“住手!”她快步进入了客厅之中,走到葛美盛面前,伸手将渺渺一把拉到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