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99章 别再靠近我家人半步
  “锦月啊,你进去干什么呢?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白芷惠很是好奇的问道。

  锦月并没有如实告知,而是出声说:“这是你欠债的结算单,现在贷款已经全部还清了,我得问他们要个凭证。”

  白芷惠点点头,似懂非懂。

  “妈,你别再和张美琴来往了!在我们家破产的时候,你那些朋友哪个不是落井下石?树倒猢狲散的道理,妈你怎么就是不明白?”

  “现在我明白了。”白芷惠的声音听上去无比委屈。

  锦月看着如此委屈的白芷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她再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的。

  “妈,我送你上车。”

  锦月扬招了一辆出租车,送白芷惠上车后,她合上了车门。

  “锦月,你不跟妈妈一起回去吗?”

  锦月摇头,“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是傅少交代给你的事吧?你快去处理!可别耽搁了,妈自己回去。”

  “妈,别再和张美琴来往了。”锦月仍然不放心的嘱咐着。

  张美琴点点头出声道:“知道了,放心吧,妈又不是傻瓜,哪能在一个坑里摔第二次?”

  锦月点点头和白芷惠挥了挥手后,目送着车辆汇入了车道之中,随后,她望着手里的这一叠资料,根据资料显示,她还没有离开澄江市,锦月扬招了出租车后,立即前往了张美琴居住的酒店。

  抵达垣坪酒店后,锦月迈步走向前台。

  “您好,请问有预定吗?”前台工作人员很有礼貌的朝着锦月点头微笑。

  “我来找人。”

  “抱歉,酒店是没有这项服务的,如果您和客人有约,可以打电话给客人,在酒店大厅见面。”工作人员微笑着委婉拒绝。

  在酒店大厅里教训张美琴吗?那她下一秒就会被送到警察局。

  锦月灵机一动,迅速从包内拿出了K。N财阀的工作证。

  “我是傅少的秘书,接到吩咐来垣坪酒店见客人,总不能让客人下楼到酒店大厅和我见面吧?这不符合K。N财阀的规矩,麻烦通融一次。”

  锦月搬出了K。N财阀又搬出了傅战霆,前台工作人员立马就重视起来,她抬头望向锦月,觉得她的长相有些熟悉,片刻后,工作人员很是惊讶的出声,“你,你就是那个和,和傅少在一起的……”

  锦月只是微笑,并没有其他的反应和表情,她现在的目的就是要上楼找张美琴。

  “请问您要找的客人是?”

  “张美琴。”锦月缓缓道出这三个字。

  工作人员迅速在电脑上进行查找,“这位客人住在1026房间,我让工作人员带你上楼。”

  “好,谢谢。”锦月没想到刷脸这么好使,只要是和傅战霆沾上边,就会引起对方的重视,这待遇还真是天差地别啊!

  一两分钟后,锦月跟着工作人员上楼,到达1026房间门口后,工作人员很是恭敬的朝着锦月点了点头,“小姐,您要找的客人就是这间房间,如果没有什么别的吩咐,我就先下楼了。”

  “好的,谢谢。”锦月道谢后,工作人员转身离开。

  等到工作人员进入电梯,锦月按下了门铃,她望着一侧挪了挪身子,站在了猫眼视觉死角的地方。

  “谁啊?”张美琴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

  约莫二三十秒后,房门被打开,就在张美琴朝着门外张望的时候,锦月一把推开了房门,连带着张美琴一起推入了室内,而后,她动作很是敏捷,伸手将房门合上。

  只听见“砰”一声响,房门紧闭。

  张美琴吓得脸色大变,望着出现在面前的锦月,出声道:“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是怎么进来的,你没有知道的必要。”锦月望着面前的张美琴,勾起嘴角笑了笑。

  “我从来不认识你,钱,钱都在房间里,你要你就都拿去,别,别杀我,别杀我啊!”张美琴吓得脸色大变,声音都跟着抖了起来。

  “犯法的事,我是不会做的。“锦月一步一步朝着张美琴靠近。

  张美琴吓得连连后退,看着面前的锦月,“那,那你要干什么。”她的声音颤抖的厉害。

  锦月三两步就将张美琴逼到了死角,而后将一叠资料直接丢在了她的的身上,顿时,资料全部散落了一地,“利用我妈减轻你赌债的利息,你还真是聪明啊!”

  听到锦月这样说,张美琴顿时惊觉,反应过来了,“你,你是白芷惠的女儿?”

  “反应这么快?看来是承认利用我妈减轻你自己赌债利息的事了!”

  “我,我……”张美琴听到锦月这样说,吓得脸色煞白,“我,我也是没办法,欠了那么多钱,我要是不利用你妈,我是没有办法还清那些赌债的啊,我身上有两百万,虽然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这是我所有的钱了,你饶了我吧,而且你妈说你和傅少有关系,所以我想那一千万对于你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只要你妈求你,你就会求助于傅少……”

  “一千万?”锦月皱了皱眉,“我妈到底欠了多少钱?”

  张美琴吓得立即出声,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债务加利息,总共是九百九十六万,将近一千万了。”

  锦月一怔,听到张美琴这样说,更加肯定这次的事情和傅战霆有关,如果不是傅战霆的意思,原先对她母亲凶神恶煞的那些人,怎么会忽然转了性子?还好吃好喝伺候着,安排着美容spa等等的娱乐活动?还说是赌场算错了债务,将债款变成了六百万,甚至抹掉了五十多万的零头!

  锦月将花瓶里的花一把抓了出来,很不客气的丢在了张美琴的身上,而后,她将花瓶里的水一股脑的浇在了她的身上。

  “啊——”张美琴惊叫出声,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你给我听着。”锦月看着狼狈的张美琴,很不客气的说道,“这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从现在开始,别再靠近我家人半步,不然这花瓶就是你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