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06章 这个孩子,你是生定了
  “傅,傅战霆……”

  锦月只感觉痛,痛的浑身都在抖……

  他目光深沉,冷冷一笑,“敢和我玩手段的女人,你是第一个!”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很是不屑的松开了手。

  锦月一怔,左胸口的位置怦怦怦的跳动着,她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全部都被他识破了。她再怎么样玩手段,也不是傅战霆的对手。

  到了这个时候,她的谎言已经被识破,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解释清楚了,她很想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来个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可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么做。

  “既然傅少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有只手遮天的能力,我苏锦月就是那最不堪的蝼蚁,傅少要杀我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我只求你别迁怒我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

  他的气场凌厉,那模样凛然可怖,下一秒,他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让她的身子贴着他的胸膛,四目相对着。

  “杀你?未免太便宜你了!”傅战霆冷笑,握着她手腕的手掌一点点收紧力道。

  “你,你想干什么……”锦月望着他,眸中除了些许畏怯,更有着不解,她的声音也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他眸光一深,怒吼道:“苏锦月,这个孩子,你是生定了!”

  紧接着,只听见“撕拉”的声响,衣服被撕裂……面前的黑影猛地压了下来,她被压制在了那张柔软的床铺内,动弹不得。

  锦月不自觉的发抖,她只觉得痛,她也好像这衣服彻底被撕成了碎片,昨夜的疼痛感还没完全缓和,这突如其来的痛意更是让她眸中泛着泪光。

  “这是你自找的!”

  锦月咬着牙,忍受着所有痛意,她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攥紧再攥紧……

  傅战霆,我恨你,我恨透了你,我恨不得你去死!

  ……

  数不清几天了,他就像是履行承诺那样,每晚会将她强制性的压在身下,她变成了他的工具,泄火的工具、生孩子的工具……

  锦月站在这庭院里,站在鹅毛大雪里……

  每天都有人看着她,锦月感觉自己就像是犯人,即便是她上个洗手间,门口都会有佣人候着,眼瞅着雪压枝头,她却仍然没有离开这牢笼的希望,所有复仇的计划,也不得不搁置。

  “小婶婶。”

  傅渺渺是这别墅里唯一和她说话的人。

  锦月望着傅渺渺,朝着她笑了。

  “小婶婶,你都瘦了。”傅渺渺一脸担心的看着锦月,“小婶婶,你就别和小叔吵架了,认个错不就好了吗?也不用被关在这里了,小叔只是生气了,但小婶婶只要肯认错,一切就都皆大欢喜了。”

  “认错?”锦月苦笑了一声,很是坚定的出声道,“渺渺,我没有错。”

  “小婶婶,其实小叔真的对你很好,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小叔对一个女人这样好!小婶婶……”

  “渺渺,你别再说了!我没有错,我不想给他生孩子,我有什么错?哪怕是死,我也不会生下他傅战霆的孩子,绝不!”

  “小,小婶婶,你别说了,别说了。”傅渺渺朝着锦月摇头,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锦月抓着大衣的双手一点一点收紧力道。

  这下,傅渺渺真的着急了。

  “小叔,小婶婶不是这个意思……”

  “进去。”他那不容置喙的嗓音响起。

  傅渺渺这下没辙了,担心的看了看锦月,只能低着头灰溜溜的进入别墅。

  而后,傅战霆将视线落在了一侧的佣人身上,“以后铲雪的活交给她。”

  “是。”佣人点头应声,也明白锦月的地位这下更是一落千丈。

  傅战霆冷冷的看着锦月,挑唇,猖狂道:“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语毕,他转身进入了别墅之中。

  等到傅战霆离开后,佣人语气很是恶劣的说道:“雪这么大,为了避免积雪导致不能出行,每隔一小时,你就要铲雪,晚上十一点才可以休息,晚上五点之前要把地面铲的干干净净,方便傅少出行,记住了没有?”

  锦月握着雪铲,点了点头,“知道了。”

  “你可以开始工作了。”

  锦月再次点点头,握着雪铲在这庭院里铲雪。

  里头的傅渺渺见到这一场景,脸色瞬间都白了,“小婶婶这是在干什么呀?”话音落下,她就急忙要冲出去,可是却被邢森给拦住了。

  “渺渺小姐,这是傅少的意思,你就算冲出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是会让苏小姐更为难。”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婶婶铲雪啊,现在澄江市的雪这么大,庭院也这么大,她要铲到什么时候啊?铲了东面,西面又积满了。”

  “这是傅少的意思,渺渺小姐,你还是不要掺和其中了,如果你现在去帮苏小姐,只会让傅少更恼火,迁怒于你,那你也会跟着遭殃。”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

  “渺渺小姐,要不这样吧,等到夜深人静,我带人帮苏小姐铲雪,起码不能让傅少知道,你说对不对?”

  傅渺渺点头,表示赞同,“好,就照你说的办。”

  随后,傅渺渺又望向了窗外,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看着举起雪铲都吃力的锦月,心里也是非常不好受。

  但他们都不知道,站在楼上看到这一切的男人,更是眉头紧蹙,面色阴沉。

  铲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锦月感觉自己的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她看着刚刚铲过的道路一下子又堆起了积雪,这样铲下去可不是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