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07章 对你而言,向我低头这么难?
  锦月站直身子,只感觉自己的腰都痛得厉害,身上的大衣不知不觉也已经有些湿了。

  锦月看着庭院内的积雪,皱了皱秀气的眉,若有所思着。

  而后,她灵机一动,迅速放下雪铲朝着别墅内走去。

  站在二楼的男人看着锦月的举动,阴沉的俊颜变得缓和……

  正厅内,傅渺渺正在和邢森商量着什么,是邢森率先注意到了锦月,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傅渺渺顺着邢森的视线瞧见了锦月。

  “小婶婶!”傅渺渺立即出声喊着锦月,迈步上前,抓着了她冰冷的手,“小婶婶,你别再固执了,赶快去和小叔道歉好不好?”

  锦月朝着傅渺渺笑了笑,而后出声说道:“渺渺,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傅渺渺不解的问道。

  “我想要工业盐,越多越好。”

  “工业盐?”傅渺渺不解,“要工业盐干嘛啊?又不能烧菜吃,小婶婶,你是不是气糊涂了呀?”

  “苏小姐,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吧。”一旁的邢森主动请缨。

  锦月指了指楼上的方向,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可以吗?”

  她也不想让邢森为难,毕竟邢森是为傅战霆办事的人,要是帮她这个忙,岂不是和傅战霆作对?这要是被傅战霆知道了,那邢森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锦月不想连累他,找傅渺渺帮忙,是因为她是傅战霆的侄女,傅战霆再生气也不会对傅渺渺动手,顶多怒斥两句。

  邢森明白锦月的意思,“以苏小姐朋友的名义把工业盐送进来,傅少就不会知道是我在暗中帮忙了。”

  “那就麻烦邢特助了。”锦月很是感谢的看着邢森。

  傅渺渺这下更是困惑不解了,“小婶婶啊,你要这工业盐干嘛啊?”

  “等下你就知道了。”锦月拍了拍傅渺渺的手,而后离开了别墅,重新进入了庭院内。

  约莫一刻钟后,几十袋工业盐运入了庭院之中,工人们将工业盐从车上搬了下来。

  “谢谢。”锦月向搬运工道谢,而后看着这几十袋工业盐,一袋一袋的拆开,然后开始朝着雪地上撒盐。

  楼上,某个男人足足等了二十几分钟,仍然没有等到锦月出现,他恼怒的起身,迈步走向落地窗边,看到那身穿着白色大衣的女人在庭院里,冻得通红的手不断地朝着雪地里撒盐,他的俊颜越发的可怖起来。

  随后,他拿起手机,拨打了邢森的电话,“滚上来。”

  很快,邢森进入了位于楼上的书房内。

  “她在干什么?”

  邢森没来得及说话,傅战霆就冷声质问着他。

  “苏小姐在撒盐,用工业盐化雪,这样就不用铲雪了,这主意也就只有苏小姐想得出来了。”邢森如实告知着傅战霆。

  他半眯着那双危险的眸,冷冷的看着邢森,“帮她,很有成就感?”

  邢森一怔,迅速低下头,解释道:“这是苏小姐朋友送来的工业盐。”

  “她的哪个朋友能在一刻钟内送来几十袋工业盐?”傅战霆的反问让邢森彻底无话可说。

  邢森知道,怎么样都不可能瞒得过傅战霆。

  他抿了抿下唇,再次出声道:“请傅少责罚,但是这么冷的天让苏小姐铲雪,她的手都冻得通红了,这样下去,身体也吃不消啊,而且这个办法是苏小姐想出来的,我只是帮着弄了工业盐。”

  “滚出去!”傅战霆薄唇微启,怒不可遏的道出这三个字。

  “是。”邢森点头,转身迅速离开了书房。

  等到邢森离开后,怒火中烧的他从座位内起身,那伟岸的身影就伫立在了落地窗前……

  她能想出这个办法化雪,不足为奇,这很像她的作风,毕竟脑袋不是用来当摆设的,只是……

  他的视线定格在了锦月的身上,那双散发着阴鸷利光的眸半眯着,低沉阴郁的嗓音在这偌大的书房内响起:“对你而言,向我低头这么难?”

  庭院内,寒风呼啸,伴随着雪花拍打在了她白皙的脸颊上,小脸冻得发红,她冷的有些受不住了,搓了搓通红的双手,哈了一口热气。

  “可算是搞定了。”她满意的看着铺撒在雪地上的工业盐,等待着雪一点一点融化。

  “喂,你们看苏小姐,她在做什么?”几个佣人站在不远处的小角落里全程围观着锦月的举动,“她对着雪地里撒盐干嘛啊?”

  “就是说,那么多盐,她是哪里弄来的?”

  “这些盐留着炒菜做饭多好啊,撒在雪地里不是浪费了吗?”

  “你是白痴啊!这是工业盐,又不是食盐,怎么能用来炒菜啊?”

  “你们一群人在哪里干什么?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傅管家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听到他的声音后,佣人们迅速一字站开,异口同声的喊道:“傅管家。”

  “你们在这里看什么?”

  “苏小姐弄了很多工业盐撒在雪里,也不知道她这是在干什么?我们只是好奇。”佣人如实说道。

  傅管家看了看站在雪中的锦月,解释道:“工业盐冰点低,又有渗透性和吸潮性,它能将积雪融化。还在这里看什么?赶快回到各自岗位上工作!”

  听到傅管家这一解释,佣人们恍然大悟,频频点头后,四散离开。

  等到佣人们离开后,傅管家看了看锦月,又朝着楼上书房的位置瞅了瞅,见到那伟岸的身影伫立在落地窗前后,他急忙收回了视线。

  “看来,这个苏小姐真的是走进傅少心里头去咯……傅少有意为难苏小姐让她低头,苏小姐不仅不低头,还想出这个法子来,哈哈,不愧未来的傅太太。”

  傅管家可以说是看着傅战霆长大的,傅战霆的脾气秉性虽然难以摸透,但这么多年下来,他多少也知道一些,看着锦月,他就忍不住笑了,一物降一物,看来这话挪到人身上也照样适用。

  一直等到晚上,庭院中的积雪几乎已经化的差不多了,锦月将装有工业盐的袋子收好朝着仓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