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11章 利用
  锦月看到白芷惠和苏牧滔后,表情明显一惊,没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可当她看到一侧的傅渺渺后,顿时恍然大悟,肯定是渺渺看到她心情不好,特地把她的家人给带来了。

  “锦月,身体怎么样了?”苏牧滔很是关切的询问着。

  锦月朝着苏牧滔笑了笑,不想让他担心,出声道:“哥,我很好,没事。”

  “你连哥都骗?你看看你现在,哪里像是很好、没事的样子?”苏牧滔担忧的很,伸手抓着锦月的手腕,“要是在这里过得不开心就离开!”

  “喂喂喂,苏牧滔,你干什么呀!”傅渺渺有些急了,担心他真的把锦月带走。

  “哥……你别冲动……”锦月朝着苏牧滔摇了摇头,她肯定是不能离开这里的,一旦离开,傅战霆大发雷霆,不仅要连累傅渺渺,还要连累别墅里的其他人。

  锦月看着一脸担心的傅渺渺,立即给了她一颗定心丸,“渺渺,你放心吧,我不会离开这里的。”起码不能连累他们啊。

  傅渺渺听到锦月这样说,松了一大口气,她是完全相信锦月的。

  “那就好那就好,不然我和傅管家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了。小婶婶,你们先聊,我先下楼!”后半句话她没敢说,她是要下楼望风去!

  随后,傅渺渺立即离开。

  等到傅渺渺离开,白芷惠的表情顿时就变得非常厌恶,“这个小女生,别看她小小年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傅家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妈,你别这样说,渺渺不是坏人。”

  “妈,我们是来看锦月的,抓紧时间吧,别再说无关的人了。”

  无关的人?

  锦月听到这四个字,不由自主的将视线移到了苏牧滔的身上,但他的眼神却在这个时候莫名闪躲开了。

  “锦月,你还记得你的任务是什么吗?”白芷惠很是小心的朝着四下望了望,握住锦月的手后,压低声音说,“你要抓出致使苏家破产的凶手、搜集证据给苏家报仇、给你躺在床上的爸爸报仇,可你看看你现在,哪里像是要给苏家报仇的样子?你萎靡不振的躺在这里,就因为你怀上傅战霆的孩子了吗?”

  “妈,我不能生下他的孩子,我和他没有任何感情,我不想让孩子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孩子不会幸福的!”

  她思考了那么多天,仍然觉得不能生下他的孩子。

  傅战霆是她的金主,她和傅战霆的关系并不像外界传闻那般,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所谓的爱情,只有无止境的仇恨,生下他的孩子,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极为可怕的羁绊,不能……不能!

  白芷惠听到锦月这样说,先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握着锦月的手开始用力,“知道,妈都知道,但换个角度想,你可以利用这个孩子做很多你想做的事。”

  她蓦地一怔,“妈……”

  利用?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挪到腹部的位置,利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想到这儿,手微颤了起来。

  “妈,你别再说了。”苏牧滔注意到锦月微变的神情,出声制止着白芷惠。

  白芷惠却没有要噤声的意思,反而继续出声说:“妈已经老了,不中用了,做了错事,是你让我幡然醒悟,可现在,你怎么走进了死胡同里出不来了呢?你在傅战霆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你看看你找到了什么有力证据了?现在你又和他闹僵了关系,你要怎么进行你下一步的计划?”

  锦月皱着秀气的眉,手指紧紧攥着衣服。

  白芷惠说到这儿,又是重重的叹息声,“锦月啊,如果傅战霆看上了别的女人,直接一脚把你踹开了,到时候你顶多是个生育的工具,苏家的仇这辈子都报不了,而且还会断了经济来源!我和你哥是没有关系,但你爸还躺在床上!你只有讨好他,哄他高兴,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你看,张美琴为了得到她想要的,还不是拉拢着我和她的关系?这么简单的道理,锦月,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不明白呢?你啊,就是钻了牛角尖。”

  说完,她的眼神有些心虚的瞟着。

  锦月看着面前的白芷惠,没有说一句话,但她却将视线移到落地窗外,若有所思。

  “好了,这里到底是傅战霆的地方,我和你哥也不能多留,趁着他还没回来就先走了。”说着,白芷惠伸手拍了拍锦月的手,“你爸从小就夸你聪明,妈相信你一定会想明白的。”

  “锦月,什么都不重要,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照顾好自己。”苏牧滔在离开前,只说了这一句话。

  锦月收回视线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泪水不争气的从眼尾滑落而下,她抬手触碰到了湿润温热的泪,这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你要抓出致使苏家破产的凶手、搜集证据给苏家报仇、给你躺在床上的爸爸报仇。

  ——你可以利用这个孩子做很多你想做的事。

  ——你只有讨好他,哄他高兴,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

  锦月倒在了一侧的床铺上,身子有些发软,她伸手轻抚着腹部的位置,唇瓣微动着:“对不起……”

  她敛下眸,泪又一次滑落而下……

  她撑起身子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洗了一把脸,调整好了自己所有情绪,深吸一口气,看着镜中的自己,轻声道:“苏锦月,你要报仇,你不能让你爸不明不白的躺在床上!”

  她的小手紧攥成拳,双肩微颤着,而后她转身快步离开,洗手间的门不停地晃动着……

  天渐渐暗了下来,傅战霆依旧没有回到半山别墅。

  “小婶婶今天好不容易下楼吃饭了,小叔怎么还不回来啊?傅管家,你赶快打电话问问呀!”傅渺渺看了看坐在一侧的锦月,迅速催促着傅管家。

  傅管家也是无奈,照实说:“已经问过了,临时有一场会议,傅少回来都不知道要几点了,苏小姐和渺渺小姐先用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