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12章 你是狗吗?
  “啊?这样啊……”傅渺渺一脸可惜的表情看了看锦月。

  “吃饭吧,我肚子好饿,感觉可以吞下一头牛了!渺渺你不饿吗?”锦月朝着傅渺渺笑着,夹起一个虾放在了渺渺的餐盘里,“你最爱吃的油焖大虾,赶快动手,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傅渺渺看着锦月的心情好了许多,这下也是松了一口气,“我马上吃!”

  随后,傅渺渺和站在一侧的傅管家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一大早跑苏家、瞒着小叔把苏家人带来,并不是白费力气,起码现在颇有成效嘛!

  傅管家悄悄地给傅渺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傅渺渺更是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此时,苏家却是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白芷惠看着久久没有动筷子的苏牧滔,率先出声打破了沉寂。

  “牧滔,你怎么都不吃啊?今天的菜不和胃口吗?”

  苏牧滔望向白芷惠,将心中想法道出:“妈,锦月一点都不快乐,你还要让她讨好傅战霆,你知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折磨?”

  白芷惠放下筷子,叹了一口气,道:“我就知道你要说这个,可是你告诉我,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家破产的莫名其妙,这其中的始末原委我们都不清楚,只有让锦月接近傅战霆,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不然你告诉我,还能怎么办?难道要问你躺在床上的父亲?”

  苏牧滔沉默了,因为他也很清楚,这是唯一的办法。

  “锦月已经把我今天说的话听进去了,事已至此,你想要怎么挽回都是不可能的,而且她也报仇心切,也想搜集证据,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帮衬她,更何况我们现在吃傅战霆的用傅战霆的,这也是一种报仇的方式,没钱就问他伸手拿好了,反正我们家破产和他脱离不了干系,当然要变着法的敲诈他!你妹妹就是一身傲骨,说什么也不肯低头,只要她肯勾引傅少,想要什么得不到?想要多少钱都能有!”白芷惠说的有模有样的。

  “妈,你别说了!你自己吃吧!”苏牧滔起身,脚一跛一跛的朝着楼上走去,这顿饭,他根本不可能会有心情继续吃下去!

  白芷惠看着苏牧滔离开的背影,出声道:“妈和你好说歹说,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算了,你不吃随你,你不吃我吃!这一桌菜都要上千块呢!”

  苏牧滔没有理睬嘟囔的白芷惠,继续朝着楼上走去,而白芷惠则是对着一桌的美食动筷子。

  ……

  夜深,别墅的灯光渐渐暗下,锦月仍然没有见到傅战霆。

  锦月皱着秀气的眉,躺在床上思考着该怎么办,该怎么缓和两人的关系,得到她想要的?

  约莫到了十二点多,锦月听到了卧室门打开的声音,声音很轻,走廊内的灯光折射进入室内。

  她知道是他回来了。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傅战霆迈步走到了床边,每晚他都会这样看她许久,今夜也不例外。

  过了片刻左右,他转身准备离开,就在此时,锦月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你回来了!”

  “这么晚还不睡?”

  “我……”锦月抓着他衣袖的手收紧了些许。

  他冷声道:“放开!”

  “不要!”锦月很是坚决的出声问,“你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他的语气森冷。

  傅战霆是制冷机一样的存在,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寒意比那三九天的寒风还要冷上几千万倍,锦月怎么可能不怕他,怎么可能不畏惧他?只是,她一直在强撑罢了。

  “我现在是你孩子的妈!我怎么没有资格问你了?你去哪里了,有没有去别的女人怀里!”话音落下,锦月气呼呼的下床,迈步就走到了傅战霆的身边,但她抓着他袖子的手仍然没有松开。

  傅战霆的脸色微沉,蹙眉冷冷看着她。

  锦月就像是一只小狗似的,在他身上东嗅嗅西闻闻。

  “你是狗么?”

  锦月听到傅战霆这一句话,身子一怔,踮起脚尖的她一下子没站稳,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朝后趔趄几步的时候,腰际却多了一股力,将她整个人揽入了怀抱之中。

  “怎么?想玩流产的戏码?”他目光阴冷,讥讽的扬唇,但实则却是想激怒锦月看看她究竟玩什么把戏。

  “我,我没有啊。”锦月抿了抿下唇,出声道,“我刚才只是一下子没站稳,谁要和你玩流产的戏码?!我没那么闲好吗?我现在正在检查你有没有背着孩子的妈在外面拈花惹草、搞七捻三!”

  “够了!”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脸色一如既往的可怖。

  锦月再次解释说:“我都说了,我在例行检查呢!”她的模样很是真诚。

  傅战霆一把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眸光冷冽的看着她,眉峰越拧越紧。

  锦月朝着傅战霆甜甜地笑着,没有闻到什么女士香水味后,她又开始伸手检查着他的衣领。

  “嗯,没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也没有口红印,不过……你身上有很重的烟味,你抽了很多烟吗?”

  “苏锦月,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我都说了我没有玩把戏!傅少为什么非得这么认为?而且我有天大的把戏也瞒不过傅少的眼。我反思过了,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吃避孕药,更不应该试图作假检查骗你。”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我真心实意的道歉,你不要生气了行不行?你看,我吃了避孕药也照样还是怀孕了,看在我的计谋没得逞,看在肚子里孩子的份上,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说着,她伸手主动环住了他强而有力的腰肢。

  傅战霆半眯着那双危险的眸,余光注意到了她光着的脚丫子。

  “回床上!”

  “哦。”锦月应声,乖乖坐到床上,但是抓着他袖子的小手还是没有松开。

  “松开!”他命令。

  锦月摇头,“不要!”

  “苏锦月!”

  锦月很是坚持的说道:“你不生我气,我就松开,你要是还生气,我就这么一直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