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16章 我在胎教
  “他懂什么?”傅战霆反问。

  锦月头头是道的出声:“他怎么不懂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是最基本的道理啊,更何况是吃饭这样的头等大事,当然要自己完成了,哪能让人喂啊?”

  “他只会觉得爸妈恩爱。”

  “咳咳……”锦月听到傅战霆这一句话,直接被呛到了。

  爸妈恩爱?他们两个哪里来的爱?恩爱这种事,压根就是不存在的。

  锦月看了看面前的傅战霆,心里有了主意,毕竟档案室文件堆满的事情还没搞定!她没有出声否定他的话,反倒是顺从的夹起一块鸡肉递到了他的嘴边。

  “啊——张嘴。”锦月说着,甜甜一笑。

  傅战霆微张薄唇,她将鸡肉放入了他的嘴里,他不紧不慢的咀嚼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好吃吗?”锦月看着他的表情,实在是有些捉摸不透,出声问道。

  “你觉得很好吃?”他嗓音低沉,面无表情的反问她。

  “不好吃吗?”锦月问他,看着傅战霆冷冰冰的样子,她又紧接着说,“差强人意,傅少要说的是不是这四个字?我就知道傅少吃着各种精致餐点,肯定吃不惯,但是看在是我喂的份上,你就不能说好吃,给我一点面子吗?”

  “差强人意这四个字,已经看在你的份上了。”

  “……”锦月无奈,不过很快话锋一转,她又是笑眯眯的说,“那傅少能不能看在我喂你的份上,答应我一件事?”她说这话的同时,还不忘记美滋滋的吃着地锅鸡。

  傅战霆轻笑一声,缓缓道出一个字:“说。”

  “每天都会有重要的文件和合同源源不断送入档案室,可是档案室已经被文件塞满了,总不能买一栋楼下来放那些文件吧?这也太划不来了!傅少你说是不是?”锦月准备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你在和我谈工作?”傅战霆挑眉,望着条理清晰十分清晰的锦月。

  锦月立即否认道:“没有呀,谁说我在和傅少谈工作了,我这是在和傅少聊我的工作日常。”

  他轻呵,“继续。”

  锦月很认真的再次说:“百年之前,财阀的领导者肯定没有想到过现在科技会如此发达,也没有想到过K。N财阀会成为业界的领导者,更不会想到档案室会被文件塞满!”

  “说重点!”

  锦月没有丝毫耽搁也没有继续拐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现在档案室塞满了,文件送不进去,秘书部肯定要负责,但是要想放得下那些新文件和合同,必须要将旧文件处理或者是销毁。我知道K。N财阀有规定,文件不能销毁,但规定是可以改变的啊。”

  “你想怎么处理旧文件?”他不动声色,依旧面无表情。

  锦月将自己的想法如实道出:“先将十年以上的文件全部整理出来,除了极具代表性和财阀里程碑的文件留下外,其余全部做销毁处理,等到将这部分文件处理完毕后,十年以内没有任何可取性的文件也要进行销毁处理。”

  “你想让我修改规定。”他的语气笃定,料准了这就是锦月的目的。

  “这规定也只有傅少能够修改了啊!除了你,还有谁能办得到啊?”锦月说的也是实话,毕竟他是财阀的CEO!

  “给我设陷阱,感觉如何?”傅战霆缓缓道出这一句话,伸手捏住了锦月的下颚。

  锦月没有否认,反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但她却很是不解的问:“傅少早就知道我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为什么还要心甘情愿的往里跳?”

  “你耍心机的样子,很有趣。”

  “……”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啊?男人不都是喜欢温顺的小绵羊、可爱的小白兔,纯洁的白莲花?这三点,她都不符合啊!

  锦月咳嗽了几声,言归正传道:“所以,我刚才的提议……”

  “喂我吃点东西,就妄想让我改百年规定?”

  锦月抿了抿下唇,就知道傅战霆很难搞定,她笑了笑,再次说:“那傅少就当是给宝宝一个良好的胎教了!我是在教给宝宝,凡事都要学会变通,不能墨守成规,一成不变。”

  锦月又在给傅战霆下套了,如果他不修改规定,说的好听点他是墨守成规、一成不变,说得不好听点就是迂腐。

  就在此时,办公室外忽然响起了一阵阻拦声。

  “傅股东,您不能进去啊!傅少还在用餐!”

  “让开,我要见我弟弟!”傅瀚明的声音在办公室外响起,声音并不清晰,但勉强可以听见。

  锦月微愣,没想到傅瀚明会在这个时候到访。

  “我一连来了三四天,他都不见我,他是财阀CEO没错,但他撇去这个身份,他还是我傅瀚明的亲弟弟!”这句话,傅瀚明倒是说的底气十足。

  锦月朝着办公室门口的方向望了望,傅瀚明距离他们太近了,仅有一门之隔而已。

  锦月偷笑了一声,指向了门口的方向,“傅少,你的麻烦来了。”

  傅战霆却不以为然,外面的那个人根本算不上什么麻烦,他真正也唯一的麻烦就在他身边。

  “邢森,今天你要是敢拦着我,明天你就给我滚出K。N财阀,你别以为我不管财阀事务,就在财阀说不上话了,我好歹还是K。N的股东之一!”

  门外,傅瀚明的声音再次传来,这嗓音足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隔音效果再好也能清楚听见。

  “呵。”傅战霆不可能没有听见,他只是嘴角微勾,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锦月看了看傅战霆,又看了看紧闭的办公室门,傅瀚明到底是K。N财阀的股东,前台不可能拦着不给进,他三番四次的来找傅战霆,肯定是为了傅浩帆的事情。

  想到这儿,锦月心生一计,而后伸手指向了门口的方向,“傅少,我帮你搞定他,你修改百年规定?这样,傅少也不算亏了。”

  “又要和我做交易?”

  锦月笑了笑,说:“我在胎教,教给宝宝要学会和别人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