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18章 你今天心情如何
  “他是傅战霆啊,能怕谁呢?”锦月这话倒是有着些许无奈。

  可邢森听到锦月这样说,却是猛地咳嗽了几声。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傅战霆那伟岸的身形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傅少。”邢森很是恭敬的出声。

  “吩咐下去,档案室内无用的文件可以做销毁处理。”

  邢森一怔,错愕的望着傅战霆,再三确认,“傅少说的是档案室的文件?”

  “怎么?耳朵出问题了?”

  “没,没有。”邢森立即摇头,档案室文件不能销毁处理,这可是百年规定啊,忽然修改规定,邢森能不震惊吗?倏地,他想到之前交给秘书部的任务,视线立马就移到了锦月的身上。

  “进来。”傅战霆望着锦月,薄唇微启。

  锦月点点头,乖乖跟着傅战霆进入了办公室。

  邢森望着合上的办公室门,伸手抓了抓他刚剃好的板寸头,笑眯眯的说:“苏小姐还说傅少谁都不怕,那可是之前,啧啧,现在啊……可不一样咯!”

  此时,办公室内。

  “不怕么?”傅战霆伸手将锦月拉入怀里,让她坐在身边。

  “怕?”锦月一怔,一下子没明白傅战霆的意思,约莫几秒钟后,她恍然大悟的出声道,“你是指和傅瀚明撕破脸皮的事情吗?”

  “不然还有什么?”

  锦月没有丝毫犹豫的摇头,出声说:“没什么好怕的啊,傅少你会保护我的,所以他根本伤不了我。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他出来啊?他到底是你侄子,你不可能让他一辈子呆在局子里吧?”

  “怎么?舍不得了?”他挑眉,冷笑。

  “舍不得?”锦月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为什么要舍不得一个人渣?我只是觉得,他是你侄子,你不可能把事情做得那么绝。”

  再提到傅浩帆,她心口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锦月这才意识到,现在的她对傅浩帆完全可以做到漠不关心,她不得不承认,时间真的是抚平一切的良药。

  “等你心情好了,他也就自由了。”

  “等我心情好?”锦月一怔,不明白为什么傅战霆要以她的心情来做决定,难道是给她出气吗?可仔细想了想,这又不太可能。

  “你今天心情如何?”他不疾不徐的道出这一句话。

  锦月豁然开朗,道:“糟糕透了!我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嗯。”

  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确了,让傅浩帆继续在局子里呆着吧!

  ……

  傅家主宅。

  傅瀚明刚进家门,葛美盛和乔语筝陆续走了上来。

  “情况怎么样啊?”葛美盛急切地追问。

  “是呀,爸爸,情况怎么样了呀?”挺着大肚子的乔语筝也很是关切,“这都已经关在里面那么久了,我今天去看了浩帆,他都要崩溃了,傅少还不肯放人吗?”

  “唉。”傅瀚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脸色难看。

  “又没见到战霆吗?”葛美盛已经猜出来了,“这次又是什么理由?”

  “是被苏锦月那个女人拦下来的,这个女人仗着战霆给她撑腰,简直无法无天了,不然我今天说什么也要冲到办公室里找战霆了!谁能想到半路杀出个苏锦月?”傅瀚明说到这儿,怒气冲冲的攥着拳头,敲击了几下桌面。

  “又是苏锦月!这个贱人真是恶心到了极点!”乔语筝气急败坏的怒骂着,“她爬上了傅少的床,成了傅少的女人,现在借傅少的手整我们!真是不要脸到家了!不知道傅少到底喜欢她什么!唉……现在要怎么办啊?”

  “苏锦月就是个祸害,这次浩帆被带走,肯定也是这个女人的主意,不然战霆怎么会对浩帆动手?这到底是自己的侄儿,就算不在乎叔侄情谊,也得看在手足情分上吧,假设这两样都不看重,也得看在婆婆的面子手下留情啊!现在这可怎么办?”

  “你刚刚说谁?”傅瀚明望着葛美盛,问道。

  “我?”葛美盛一愣,“我刚刚没说谁啊!不是在说苏锦月吗?”

  傅瀚明再次追问道:“不,你刚刚说看在谁的面子上?”

  “婆婆啊!”她如实道出。

  傅瀚明没有再出声,神情严肃的站立着,若有所思。

  气氛好似凝固住了,葛美盛和乔语筝面面相觑,对此感到十分不解。

  约莫十来分钟后,傅瀚明忽然笑了几声,“苏锦月,你这样害我儿子,我看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

  “阿嚏——”锦月猛地打了个喷嚏,明明暖气开的这样热,她却觉得有些冷飕飕的。

  “苏秘书,没事吧?最近的天很容易感冒呢!”一旁的秘书关切着问道。

  锦月摇头,“没事。先整理文件吧。”

  “好。”

  几个秘书正在档案室里整理着十年以上的文件,将文件分成一类二类和三类,以重要程度来区分,锦月则是负责翻阅这些合同文件,确定着文件要不要保留、该不该保留。

  锦月希望能在整理文件的同时,发现苏氏破产的蛛丝马迹,所以即便怀孕困得厉害,她也强撑着继续翻阅着文件,一丝不苟。

  “好累啊……”几个秘书都已经有些撑不住了,纷纷捏着各自的脖颈,“这工程量实在是太大了,一个星期不知道能不能全部理完。”

  “你们都先去休息吧,这里先交给我。”

  “苏秘书,你也休息一会儿吧。”

  锦月摇摇头,道:“我没事,你们去休息吧。”

  “那我们先去茶水室喝点水,太渴了。”档案室里堆满了文件,根本是不允许带水进来的,几个秘书早就已经口干舌燥了。

  “好。”锦月应声,但却没有抬头。

  傅家真的是太厉害了,每一任领导者都是佼佼者,这些具有里程碑的文件给K。N财阀打下了夯实的基础,所以K。N财阀在商界能够有着如此地位,实在是不足以惊奇,因为每一步都走得太稳固、太扎实了。

  “你还要低头看到什么时候?”忽然,森冷可怖的声音在这偌大的当时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