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21章 我劈腿了傅少?
  “妈。”葛美盛也出声喊着林黛蓝。

  林黛蓝却压根都没理睬她,而是望着傅瀚明,说道:“瀚明啊,这段时间一切都好吗?妈怎么瞧着你瘦了呢?发生什么事情了?”

  “妈,浩帆现在还在局子里待着,我这当父亲的哪能放心的下呢?瘦了也是情理之中的,没能照顾好自己。”

  “好端端的怎么会弄成这样呢?浩帆也是一时糊涂,小惩大诫就得了,没必要非得上纲上线,怎么说他也是我们傅家的子孙。”林黛蓝这话显然是说给傅战霆听的,“战霆,你说呢?”

  “邢森已经交涉过了,明早他就能出现在您面前。”

  傅瀚明立即说:“战霆,真是太感谢你了,这次是浩帆有错在先,做了这样的错事,实在是不配原谅,但他好歹也是你的侄子,我相信他会很感谢你这个做叔叔的。”

  “感谢就不必了,他手中的财阀股份全部收回。”傅战霆不疾不徐的道出这一句话,嘴角微勾反问着林黛蓝,“妈,您觉得呢?”

  林黛蓝点了点头,“在理,在理。”

  “妈,这万万不可啊!浩帆没有财阀的持有权了,他就不是傅家的一份子了。”傅瀚明立即将矛头指向了锦月,“战霆,是不是这女人怂恿的?之前她劈腿在先,退婚也是理所应当,现在她又要反戈一击,针对浩帆!”

  傅瀚明和锦月的脸皮早就已经撕破了,他仗着林黛蓝在这儿,当然要狠狠指责一番!

  锦月没想到傅瀚明会将矛头指向她,真是狗仗人势,真当她苏锦月好欺负的吗?

  “大哥的意思是,我劈腿了……傅少?”说着,锦月无辜的眨了眨眸,抬头望向了身侧的傅战霆。

  傅战霆丝毫不感到任何惊讶,因为他早就料准了能言善道的锦月肯定会把他一起拉下水,这点小心思,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你!”傅瀚明被锦月这话气的脸色铁青,他刚才那话等于是得罪了傅战霆!

  “她到底有没有劈腿,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你那些风流事还少吗?现在倒是当起大哥的样子了!傅浩帆做了这样不入流的事情,说到底你这个父亲也是有责任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就按照刚才战霆说的,收走浩帆持有股,让他在家闭门思过一个月!好好反省!”

  “是,妈说得对,我一定带着浩帆一同反省,好好反省,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傅瀚明纵然心中有千万个不满,但也只能点头保证。

  锦月听着两人的对话,倒是有些惊讶,刚才还剑拔弩张好像要吃了她似的,但是现在却好像又帮着她教训了傅瀚明?这老太太真是太奇怪了吧?

  就在锦月觉得困惑不解的时候,林黛蓝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吃晚餐吧。”

  “妈,我给您介绍一个人。”葛美盛在看到林黛蓝后,笑的别提有多温婉了。

  “谁?”

  随后,葛美盛迅速朝着乔语筝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站在一侧的乔语筝身怀六甲,笑眯眯的走上前,甜甜的喊了林黛蓝一声:“奶奶。”

  “你就是那个怀了我曾孙的孙儿媳妇?叫,叫什么余震?你是在余震的时候出生的?”

  傅渺渺听到林黛蓝这一问,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丝毫不给乔语筝半点面子。

  锦月强忍着笑意,看着乔语筝要如何回答。

  “奶,奶奶,我叫语筝,语言的语,风筝的筝。”

  “这名字真是俗气!”林黛蓝看也没看乔语筝一眼,很是傲慢。

  乔语筝的表情明显有些挂不住了,但还是保持着笑意,很是温柔的说:“是,我的名字是非常俗,根本不能和奶奶的名字相提并论。”

  “哦?”林黛蓝倒是很有兴致的望向了乔语筝,“那你倒是说说,我的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乔语筝一下子就有些懵了,根本回答不上来。

  林黛蓝很是鄙夷的看了看乔语筝,“这么蠢,我的曾孙能聪明吗?”她的语气非常不善,高高在上、目空一切。

  “奶奶,我……”乔语筝根本不知道林黛蓝的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能吃瘪的站在原地,连辩解的理由都没有,只能笑着说,“奶奶,我的确是愚笨,但孩子绝对会像浩帆一样聪明的。而且未来的小婶婶也非常聪明,我和她是朋友,她绝对知道奶奶您的名字是什么意思,我一定会向她多多讨教的。”

  锦月皱了皱秀气的眉,乔语筝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她,当真是从前的好姐妹啊!

  “苏锦月,你知道吗?”林黛蓝开始为难锦月。

  锦月淡淡一笑,说:“我也并非向语筝说的那样聪明,但是身为晚辈如果不知道长辈名字的含义,那实在是太失礼了。”

  锦月暗讽着乔语筝,这下乔语筝的表情可是越来越难看了。

  “这么说来,你是知道了?”

  “我想,婆婆您的名字应该是应了那句:青山如黛,江水如蓝。”

  听到锦月这一句话,林黛蓝的面色稍稍有些缓和,但很快就紧绷了起来,“呵呵,你也不过就是耍点小聪明,歪打正着而已。”

  “婆婆说得对。”锦月没有忤逆林黛蓝,顺着她的话说着,嘴角上扬,甜甜地笑着,这样的笑容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根本无可挑剔,一旁的傅瀚明都有些看傻了眼。

  傅战霆的视线始终定格在了锦月的身上,未曾移开过,她有多少能力来应变,他再清楚不过。

  林黛蓝看到锦月甜美的笑,立即责问道,“吃饭笑成这样合适吗?得体吗?”

  “能和婆婆一起吃饭,很荣幸、很幸福,所以当然忍不住要笑了。”

  林黛蓝这一次没再瞥她,但依旧没好气的说:“少说好话,我可不爱听。”

  “是,婆婆。”

  林黛蓝“哼”了一声,而后带着渺渺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晚餐,气氛静谧。

  一向话多的傅渺渺今天也不说话了,乖乖低头吃着东西,时不时还偷瞄着其他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