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24章 答应保护你,说到做到
  傅渺渺看到这样的情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望了望傅战霆和锦月后,她伸手指了指林黛蓝的背影,而后立即追了上去。

  “奶奶,你等等我呀!”

  等到林黛蓝和傅渺渺离开后,锦月抬头望向了傅战霆,“你为了我,得罪了你亲妈,这样真的……值得吗?”

  “答应保护你,说到做到。”

  在他这里,从来没有值得不值得这一说,因为她是苏锦月,所以一切都值得。

  随后,他拉着她朝着电梯的方向迈步走去。

  锦月抬头望着他的背影,不知怎的,左胸口这个地方又酸又甜,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她有些慌张。

  ……

  楼上,古色古香的客卧,一切都按照林黛蓝的喜好布置。

  “奶奶,支票是没有用的,小婶婶才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呢!您刚才那样做,真的不太对啦,所以小叔生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您还让小叔做什么抉择,有一点点过了哦!”

  这下,林黛蓝更加生气了,伸手轻轻地敲了敲傅渺渺的小脑袋,出声道:“谁让你胳膊肘朝外拐的?是谁一口饭一口菜喂你长大的?唉,我的孙女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啊!竟然开始指责她的亲奶奶了!”

  “奶奶!谁说我没良心了,我和你好着呢!”说着,傅渺渺立即挽着林黛蓝的胳膊。

  林黛蓝哼哼两声,很不高兴的说:“和我好着,就不要胳膊肘朝外拐帮那个苏锦月,你小叔帮着她,你也要帮着她?”

  “我没有帮她……”傅渺渺这话说的非常没底气。

  “刚才不是你去搬得救兵?不然你小叔在书房待的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到客厅来?”林黛蓝质问着傅渺渺,推测的完全在理。

  傅渺渺眼神很是心虚,朝着四下瞟了瞟,解释道:“小叔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是来叫小婶婶的睡觉的,已经很晚了,是该洗洗睡了。”

  “你是我带大的,你这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你就是帮着那个女人,还在这里强辩!”

  傅渺渺一脸苦哈哈的表情,“奶奶……小婶婶真的是好人,不是那种拜金女!她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她是真的喜欢小叔!”

  “她那样能够周旋在战霆和浩帆之间的女人,绝对是个狠角色,就算她对钱没有兴趣,那肯定也有别的目的!”林黛蓝的语气万分肯定,到底也是经验老道的过来人了,“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根本一点心计都没有,你完全不是苏锦月的对手。苏锦月那女人绝对有猫腻!她这种红颜祸水就不能留在你小叔身边,看着吧,她早晚有一天会露出马脚的。”

  “奶奶,小婶婶真不是……哪有你说的那么红颜祸水啊,而且小婶婶也不是狠角色!”傅渺渺努力帮着锦月说话,但她知道自己怎么劝都是没用的。

  奶奶一向都是固执己见,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招呢,只能让小婶婶小心应对了。

  ……

  此时,主卧室内。

  他将她放入沙发后,出声道:“洗澡睡觉,我很快回来。”

  “你要去哪里?”锦月下意识伸手抓住了他。

  “在此之前,我和邢森在谈正事。”随后,他的视线落在了她锦月的小手上。

  锦月一愣,快速松开了手。

  而后,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去和邢森谈正事吧,你妈妈应该不会冲到主卧室来找我麻烦了吧?”

  “怎么?怕了?”

  锦月摇头,如实说道:“不是怕,是觉得好累,每天都要和她这样斗智斗勇,今天又是让我剥虾,又是甩支票给我,明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是她的真心话,林黛蓝不喜欢她,她清楚得很,可现在苏家破产的事情没有查清楚,她除了隐忍,别无他法,她只能见招拆招。可是林黛蓝到底是长辈,她完全是处在下风的,不是每次都能顺利应对的。

  刚才当着她面撕一亿支票,表决心的时候,她看到傅渺渺去搬救兵了,所以才敢那样做,可如若傅战霆不在的时候,她又要怎么办?

  紧接着,她小声嘟囔了一句,“刚才那可是一亿支票,早知道我就应该拿着支票溜走。”

  “苏锦月,你敢!”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坐在沙发上的她,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眼神很是凌厉。

  锦月假装吃痛的出声:“啊,好痛啊!”

  “装什么?”傅战霆微勾唇角,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指腹依旧揉着她的下巴。

  锦月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知道我是装的,你还给我揉啊?傅少,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收留你不是做慈善。”

  傅战霆的这一句话,让锦月彻底愣住了,她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响,整个人有些晕乎乎的。

  锦月不愿意深思也不敢去深思,回过神来后,立即扯开话题,“你还不去书房吗?邢森一定等很久了,别让他望穿秋水、望眼欲穿了。”

  他低头倏地吻住了她的唇,动作快到锦月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唔?!”她瞪圆了眸子,错愕的望着面前这张放大的俊颜,“你,你干嘛忽然……”

  “下次再用词不当,可就不止一个吻那么简单了。”他警告着,随后这才转身离开。

  等到傅战霆离开后,锦月望着他的背影,一下子有些失了神。

  ——傅少,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收留你不是做慈善。

  她不由自主想到了方才的对话,小手一点一点揪紧着衣摆,咬紧下唇,摇了摇小脑袋,强迫着自己不要再去想了,想再多也只是徒增烦恼而已,但是不摆平林黛蓝,对于她来说那简直就是后患无穷。

  锦月思来想去,还是准备去向林黛蓝道歉,像林黛蓝这样强势惯了的人,对她唯有低眉顺眼。

  她刚走出卧室,就听到傅管家正在交代着佣人,“今晚把走廊的灯全部都关了,庄园里的灯也要都关掉。”

  “傅管家,这是为什么啊?以前都是不关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