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26章 这样哄你,还满意么
  “不要吃太多!”

  “知道啦,小婶婶!”随后,傅渺渺一溜烟钻进了房间里。

  锦月望着她动作敏捷的样子,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她直接撞上了伟岸的胸膛,她被傅战霆吓了一跳,抬头朝着面前的男人望去,她下意识的伸手捶打了他的胸膛,“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吓了我一跳!”

  “吓到了?”傅战霆嘴角微勾,伸手搂住了锦月的腰肢,让她贴着他的胸膛,随后,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唔?!”

  这一次,锦月可不只是吓到那么简单了,她整个人都懵了,没想到这一吻会这么突然。

  “这样哄你,还满意么?”

  “疯子!”锦月小声嘟囔着,伸手推开了他的胸膛,急急忙忙就朝着主卧室的方向走去。

  傅战霆望向锦月落荒而逃的模样,嘴角的笑意不由自主的加深,随后,他迈开长腿跟了上去,三两步就追上了她,重新将她揽入了怀里。

  ……

  翌日一早,锦月得知了傅浩帆出狱的事情。

  一瞬间,网上舆论四起,都说这是K。N财阀内部的一场闹剧,但具体为什么会上演这场闹剧,网上也是众说纷纭。

  锦月翻看着一些分析贴和热门评论,没有一个人猜对这是为什么。

  她望着手机屏幕,轻声呢喃着:“人渣!这次真是太便宜你了!”!%^*

  “嗯。”

  锦月听到一声应答,转身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

  傅战霆?!他怎么回来了?

  随后,锦月不解的问:“你不是一早就去财阀了吗?”

  “今天周六。”(!&^

  她微愣了愣,眨了眨眸,再次问:“你不是一向全年无休的吗?”

  “不识好歹。”

  “什么?”她一下子没明白,她怎么不识好歹了?!

  “没有我,你准备抱谁的大腿求救?”傅战霆迈步上前,好整以暇的看着锦月,“换言之,除了我,谁还能救你?”

  “……”

  锦月仔细想了想,傅战霆的话也有道理,虽然她不想和他有过多的接触,但现在林黛蓝处处为难她,她除了抱紧傅战霆这根救命稻草外,什么都做不了。

  “既然你不需要,那我走了。”随后,他转身,嘴角微勾,准备迈步离开。

  可就在此时,锦月却上前一把抓住了傅战霆的胳膊。

  “你,你别走!你要是走了,你妈妈又为难我,我怎么办啊?我不是每次都能见招拆招的!”

  锦月抓着傅战霆胳膊的手收紧了力,显然是不想放他离开。

  “刚才你不是还希望我离开?”他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锦月迅速摇头,很是机灵的说:“没有啊!我怎么可能希望傅少离开呢?傅少,你一定是误会了,我恨不得天天看见你。”

  他伸手捏住了锦月的下颚,低头吻了吻她的唇,“恨不得天天看见我?”

  “是啊。”锦月迅速点点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那种!所,所以……你千万别走。”

  “那就想办法留住我。”

  “啊?什,什么?”没等锦月反应过来,他已经将她横抱而起,抱着她朝着床铺走去。

  他修长的手指按下一侧的按钮,窗帘缓缓降落,遮挡住了窗外所有的风景,室内,只有一盏昏暗的灯亮着。

  “傅……唔……”锦月还没来得及出声喊他,小嘴就被他直接堵住了,她的小手紧紧攥着抵在了他的胸膛,可是下一秒,他宽大的手掌一把握住了她的双手,将她的双手置于她的头顶上方……

  锦月感觉自己有些呼吸困难,脑袋开始发晕,望着面前这张帅气无比的俊颜,她一下子连呼吸都忘了。

  在这静谧的环境下,她能够清晰听见拉链被拉开的声音,她的小脸涨红,吓得紧闭上双眸。

  “呵。”他一声轻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怕了?”

  “你,你速战速决行不行?”锦月硬着头皮出声。

  “速战速决,你的性福就没保障了。”

  “什,什么?”没等锦月反应过来,她的小嘴再次被堵住,她只感觉自己的肌肤发凉,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好像被这个男人给侵蚀了……

  外头下着初冬寒雪、冰清水冷,室内却是截然相反,一片火热……

  ……

  傅浩帆冒着风雪回到了傅家老宅。

  看到儿子的葛美盛喜极而泣,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浩帆……”

  “浩帆!”乔语筝也立即出声喊着他的名字。

  经过这一次的事,傅浩帆显得沧桑了很多,分明只有二十五岁,但眼下看上去却像是三十岁那般,下巴有着明显的胡茬,眼下的黑眼圈也是那样的清晰可见。

  “爸、妈。”傅浩帆扑通一下跪在了傅瀚明和葛美盛的面前。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也不枉费爸努力了那么多次,甚至把你奶奶都从英国请了回来……只要你平安就好。”傅瀚明伸手拍了拍傅浩帆的肩。

  “好孩子,快起来吧。”葛美盛心疼不已。

  傅浩帆站起身后,望向了傅瀚明。

  “爸,我有话要和你说。”傅浩帆的表情严肃,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

  “好。”傅瀚明点头,“我正好也有话要和你说,跟我去书房。”

  傅浩帆点点头,没有瞧乔语筝一眼,跟着傅瀚明朝着楼上走去。

  进入楼上书房后,傅瀚明刚坐入了一侧的沙发内,傅浩帆就立即出声道:“爸,我手里的股份全部都被收走了……我现在在K。N财阀里连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了!”

  傅瀚明无奈的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唉,是你签字承认了挪用公款的事,现在能让你免去牢狱之灾,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至于股份的事情……暂时也就别考虑了。”

  “爸,那份文件上的字虽然是我的亲笔签名,但这完全就是个圈套啊!”傅浩帆很是愤怒,情绪格外激动。

  “是圈套又如何?你口说无凭,但那签字文件却是铁证如山!”

  傅浩帆脸色狰狞,“是苏锦月!那份文件是她给我的!我当时没有想太多也没有多看两眼,就随手签下了,我根本想不到那个女人会拿一份这样的文件给我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