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30章 说过要保护你
  林黛蓝的笑容尽数收回,颇为不满。

  傅渺渺这颗小甜心立即伸手轻轻地拍了拍林黛蓝的手臂,朝着她没心没肺的笑着,但心里却是腹诽着:小叔好样的!这叫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就在此时,只听见傅瀚明的声音再次响起:“渺渺,爸爸想和你单独聊一聊,现在可以吗?”

  傅渺渺一愣,听着傅瀚明如此温和的语气,她一下子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锦月听到傅瀚明要找傅渺渺聊,不免有些担心起来,伸手拉了拉傅战霆的手指。

  傅渺渺没有回答,保持着沉默,反倒是林黛蓝伸手拍了拍傅渺渺的肩,出声说道:“渺渺,去和你爸单独聊聊吧。”

  其实林黛蓝的初衷很简单,到底是父母,她也希望他们的关系能够得到缓和。

  傅渺渺一向听林黛蓝的话,这次她也只能点点头,跟着傅瀚明朝着花园的方向走去……

  等到他们两人离开后,林黛蓝出声说:“我准备上楼小憩一会儿”而后,她吩咐着,“傅管家,晚餐时间再叫我吧。”

  “好的,老夫人。”

  “奶奶,您好好休息,孙儿会常常来看您的。”傅浩帆仍然不忘记示好。

  林黛蓝点点头,语重心长的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很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不要再自毁前程了。”

  “奶奶放心,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傅浩帆保证再三。

  “嗯。”林黛蓝应声后,迈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佣人迅速跟了上去。

  随后,傅浩帆望向傅战霆和锦月,虚伪假笑的出声喊道:“小叔、婶婶,我先上车了。”!%^*

  傅战霆微微颔首后,傅浩帆笑着转身离开。

  当傅浩帆转身的那一刻,那笑变得狰狞可怕,扭曲的面部表情里却又带着些许喜悦,就像是会吃人的鲨鱼那样张开着血盆大口,等待着猎物到来那般。

  锦月望着傅浩帆的背影,秀气的眉头皱紧,小手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摆……

  这偌大的厅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你在害怕。”傅战霆看着坐在身边的锦月,语气很是笃定的响起,率先打破了沉寂。(!&^

  锦月知道自己瞒不过傅战霆,她看着他,点了点头,“是,我在害怕。”

  “有我在,还害怕?”

  锦月如实说道:“假设这次生日宴圆满结束,那的确是皆大欢喜,宴会筹备的人是能讨你妈妈的欢心……但是傅瀚明极力推荐我来筹备这次的生日宴会,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

  傅战霆轻笑,慢条斯理的道出一句话,“你觉得会皆大欢喜么?”

  锦月望着傅战霆,皱了皱秀气的眉,道:“你也觉得傅瀚明会给我下套?”

  “他恐怕会做出更令人惊讶的事。”

  锦月看着傅战霆,有些懵了,“什么叫更令人惊讶的事?他还会做什么?”

  “拭目以待。”傅战霆的样子依旧是不疾不徐。

  锦月困惑的看着他,他就像是在等着一场好戏上演那样,淡定到了极点,“傅战霆,你为什么一点也不紧张啊?”

  “紧张有用么?”傅战霆很是淡然的样子,和锦月的反应截然相反。

  锦月气结,道:“你明知道这是一趟浑水,我蹚进去也就算了,你干嘛也跟着踩进来啊?万一傅瀚明真的有什么预谋,那要怎么办?”

  “说过要保护你。”这六个字就是他蹚浑水的理由。

  锦月咬了咬下唇,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之中,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随后,只见他薄唇微启:“宴会,有把握么?”

  “你是指讨你妈妈开心还是指傅瀚明给我下套?前者我有把握,但后者……还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谁都不知道傅瀚明要做什么,所以只能防范于未来了。”锦月若有所思的说道。

  傅战霆轻笑,伸手将她揽入怀里,问:“你准备怎么防范?”

  锦月抿了抿下唇,竖起一根手指头,说:“我想让傅少帮我一个忙。”

  “说。”

  “我要一些针孔摄像头。”

  “可以。”

  锦月听到傅战霆的爽快答应,朝着他露出了感谢的笑容。

  傅战霆看到她笑的如此甜美,眉头微蹙,伸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要的,从来不是她的感谢。

  笑容也一样。

  ……

  花园内。

  傅瀚明朝着傅渺渺笑着,而后将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了她,“这个,你拿着。”

  傅渺渺一惊,错愕的眨了眨眸,一口拒绝,“我不要。”

  她压根没想到傅瀚明会送她东西,她现在可不是受宠若惊,而是心惊肉跳!

  “你长这么大,我这个当父亲的从来没有给你买过什么东西。”傅瀚明这话说的有些惭愧。

  “我妈爱你那么久,给你生了孩子,受到了那么多人歧视的目光,你也从来没有送过她什么东西,现在,你也没有必要送我东西,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傅渺渺对傅瀚明根本没有任何感情,或许,他是个好父亲,但对于她来说,他不是!

  “渺渺,对于你母亲,我有着千万个抱歉……你就不能给我这个当父亲的一次机会,让我好好弥补你?”傅瀚明很是悲恸。

  “你对我母亲的千万个抱歉,留着对她说吧!”傅渺渺气的牙痒痒,看到傅瀚明火气就不打一处来,“我也不知道奶奶干嘛让我和你谈谈,我一点也不想和你谈!从你在发布会现场带走我,企图要以父亲的身份教训我的时候,你就已经够恶心的了,现在还来这里惺惺作态,你买的东西我不要,你爱给谁就给谁吧!反正我傅渺渺不要!你听见了没有啊?!”

  渺渺不是一个言辞犀利的人,也不是能言善道的人,她现在的一番话语全部都是出自她的真心,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她心里想说的话,没有任何粉饰,她只是用口说自己的心,那么简单而已。

  她对傅瀚明的恨意实在是太深了,喊他一声“父亲”完全是因为她对母亲的承诺,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