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47章 从前不爱,以后也不会爱
  霍菀一脸哀怨,“别提了,拍摄是还算顺利,但我们相处的可不怎么样,他好像很排斥我,谁知道这家伙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我都说了我包养他,他竟然还不乐意!”

  “你,你说什么?你包养易曜?”

  “是啊。”霍菀点头,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喜欢他就要包养他,把全世界最好的都找来给他!”

  霍菀这话,锦月无从反驳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觉得有些奇怪,这两人的性别真的没有互换吗?

  就在此时,锦月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看着来电显示,快速按下了接听键。

  “喂?妈。”

  白芷惠急切的声音迅速从手机那头传来,“锦月,傅老夫人来了,正在家里质问你哥和傅渺渺!”

  “你说什么?”锦月眉头紧蹙,倏地紧张起来。

  “你赶快回来啊!你再不回来,傅老夫人就要拿你哥开刀了!妈没用,妈拦不住啊……”

  隔着手机,锦月都能感觉到白芷惠的绝望,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能慌乱,一旦她慌了,白芷惠只会更慌张无措。

  “妈,你先冷静一些,别担心,我马上过来。”

  “好,好。”白芷惠连声应答。

  挂断电话后,霍菀意识到情况不妙,出声询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嗯,我现在要马上回家。”锦月的语气非常急促。

  霍菀迅速点头,“那你赶快回去!”!%^*

  “那你呢?”锦月不放心的看着她。

  “我等下自己开车回家就好,坏女人,如果你需要帮助,记得第一时间打我电话哦!”

  虽然霍菀一口一个“坏女人”喊着她,但是到了关键时候真的是一点都不含糊。

  “好。”锦月点头,扬了扬手机,“保持联系。”

  “OK。”霍菀应声后,锦月迅速朝着乐园门口的方向走去。(!&^

  邢森快步跟上,语气同样急促,“苏小姐,我送你回苏家。”

  “好。”她立即答应,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她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林黛蓝出现在那里,只能希望情况不要太糟。

  好在今天是周末,城市的主干道路并没有非常拥堵,车辆刚驶入苏家,还没完全停稳,她就急着下车。

  等到她跑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听见了苏牧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苏牧滔不爱傅渺渺,从前不爱,以后也不会爱,请傅老夫人放心,我不会觊觎您孙女,我保证。”

  苏牧滔的这一番保证让站在一侧的傅渺渺笑了,这笑是那样的苍白,仿佛所有的美好在刹那间崩塌,她双腿发软跌坐进了一侧的沙发内,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下一秒就会滑落而下……

  这样绝情的话,谁听了心里都不会好受,锦月当然也不例外,她抿了抿下唇,迈步进入了别墅之中……

  “月月……”哭哭啼啼的白芷惠在看到锦月后,就像是看到了救星那般,她立即迈步上前,出声说道,“你可算是来了,锦月,你赶快救救你哥啊,让傅老夫人高抬贵手吧,你哥和傅渺渺从来没有任何瓜葛,是傅渺渺一直来我们家,一直缠着你哥啊,你哥和她真的是清清白白的,我已经给傅老夫人解释过好几遍了,但她根本不相信我说的。”

  白芷惠身为母亲,看着腿脚还没完全康复的儿子跪在地上,而且一跪就是半小时之久,怎么可能不担心、不心疼呢?

  锦月望着跪在地上的苏牧韬,她从来没有见过哥哥的表情这样严肃,她的心也是倏地一紧。

  “这下都到齐了!我来找你哥兴师问罪,你妈立即把你这个救兵搬出来了!你们一家人还真是统一战线啊!”林黛蓝在看到锦月后,怒不可遏的看着她,脸色铁青的出声道,“渺渺怎么可能会勾引一个连路都走不稳的男人?摆明了就是你们苏家在给渺渺设圈套!渺渺年纪小,涉世未深,当然会跳入你们的圈套里!渺渺之前还老是在我面前说你的好话,苏锦月,你的心计还真是深啊!”

  “奶奶,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在英国的时候就遇到苏牧滔了,这和小婶婶无关啊!你不能迁怒于小婶婶,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呀!”傅渺渺的表情很是紧张,声音抽泣着,立即解释。

  可是正在火气上的林黛蓝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傅渺渺的解释就像是火上浇油!

  林黛蓝望着锦月,眼神依旧是恶狠狠的,“你勾引了战霆还不够,现在你哥又和渺渺牵扯不清,你是要把整个傅家都变成你的天下吗?苏锦月,你给我记住了,只要我林黛蓝活着一天,就由不得你嚣张!”

  锦月知道林黛蓝现在正在怒头上,这个时候当然要避免硬碰硬,她强忍着心中所有的不悦,收拾好情绪后,笑着出声喊她,“婆婆,我哥刚才说的话,我都已经听见了,一向都是言出必行的人,您不用担心渺渺和我哥会牵扯不清。”

  她对傅家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她要的是苏家破产的证据,要是的公道,要的是真相!

  林黛蓝的情绪并没有因为锦月的话而得到缓和,但到时稍稍平静了一些。

  随后,锦月迈步上前,加深了嘴角的笑意,出声说:“如果我真的要让傅家变成我的天下,那您现在气坏了身子,谁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呢?您还是消消气,先坐下喝点水。”

  锦月看着地上摔碎的茶杯,立即吩咐佣人收拾地面,重新准备茶水。

  林黛蓝坐入沙发内,怒形于色,“渺渺三天两头往你家里跑,绝对和你有关!你难辞其咎!”

  “是,我难辞其咎,只要能让婆婆舒心,您尽管处罚我。”锦月全程没有半点怒气,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那样的温和,脸上依旧浮现着笑意。

  “苏锦月,你真是舌灿莲花,你留在我儿子身边,只会成为他的祸患!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