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69章 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他真的是凶手吗……她多么希望卢雅秋说的是假话,多么希望卢雅秋的那些证据都是伪造的,她真的真的不希望他和苏家的破产有一点点的关联。

  是啊,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痛吗?活该!苏锦月,你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以寻找证据的名义接近他,何曾想自己会深陷其中……

  苏锦月,你怎么可以爱上他,怎么可以连自己的是心都守不住,你究竟在做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到底有多久,几乎用了浑身的力气……

  她好累,她真的好累好累。

  “砰——”一声巨响,锦月感觉到了一阵猛烈的撞击,那头长发散乱的落在了白皙的肌肤上……

  她感觉自己的肋骨一阵生疼,但紧接着,腹部的疼痛感传遍四肢百骸,几乎要将她全身的血液都在那一刻彻底抽干!

  血,成了这个冬日送她的最好“礼物”,如同这白雪皑皑中的那一抹红梅,只是这一抹红,实在是太醒目,太刺眼。

  她睁开绝望的双眸,她的手微微颤抖着,靠着最后的力气抚上了自己的腹部,但一切都已经是徒劳……

  泪,在那一瞬间沸腾,可是下一秒却又凝固,她浑身上下的力气已经被抽干,流泪对于她来说是那样的困难。

  她,只觉得痛。

  忽然,锦月恍惚间看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随后,温暖而又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频繁响起。

  “月儿!这是怎么回事!”

  “赶快去医院!”

  “快!”

  男人的声音无比的急促,一次又一次……

  锦月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感觉自己跌入了恐怖的黑暗之中……除了恐怖的黑暗,就只有可怕的冰冷。

  很快,车辆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岁暮天寒,雪下得愈发大了起来,三九天的寒风更是刺骨。

  傅战霆浑身都是清晰可见的白雪,他拳头紧攥着,心底有着难以言喻的痛,这样的痛,让他惊愕。

  他对一切的事都是那样的有把握,唯独对锦月,他把控不住也毫无把握可言。

  “傅少,出事了!”邢森急急忙忙冲到了傅战霆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语气非常急促,“刚才保镖告诉我,苏,苏小姐被车撞了,浑身都是血……”

  傅战霆的情绪一下失控,他一把揪住了邢森的衣襟,表情冷冽至极,下一秒就朝着温泉山庄外冲去,大约跑了五六分钟左右,他看到了公路上一滩清晰可见的血迹,地上没有任何刹车印记。

  “人呢!”傅战霆怒吼。

  “被一辆路过的悍马越野车带走了。”邢森如实说道。

  傅战霆的表情更是冷沉,“谁的车?”

  “我已经查过了。”伍扬应声,而后沉默了一两秒钟,再次出声道,“是……温莫羡。”

  温莫羡,这个N国的经济支柱之一。对于旁人来说,改变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温莫羡不仅改变了温家的一贯商业模式,更是胆大到铤而走险!

  六年前放弃了温家在国内的所有版图,将全部精力和心力全部投入N国,原本不被人看好的温莫羡,用五年时间向世人证明,他做的决定是对的,从前的温家从未达到过所谓的巅峰,而他现在正带领温家到达一个又一个的巅峰!

  温苏两家曾经是世家,关系更是密切,自打温莫羡将温家的事业移到N国后,两家才减少来往。

  锦月被温莫羡带走,可以确定她是安然无恙的,但事情恐怕会变得很棘手。

  傅战霆原本紧蹙的眉头,更是紧拧,“撞她的车在哪?”

  邢森照实说道:“已经失控坠入悬崖了,警方正在赶过来处理,这车里的司机估计也是性命不保了。”

  “查清楚司机的身份,派人盯着,确保他丧生。”

  敢伤他的女人,一定要他必死无疑!

  “是,傅少。”伍扬点点头,明白傅战霆的意思。

  “去医院。”他冷声吩咐。

  “是。”伍扬再次应声,立即驾驶着车辆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此时,位于医院内。

  “医生,她到底怎么回事?”温莫羡的语气非常着急,看着躺在床上宛如随时会被撕碎的布娃娃,更是心疼万分。

  “温先生,是小产。”医生的语气也是非常严肃。

  温莫羡听到后,神情微变,立即问:“孩子保不住了吗?”

  医生叹了一口气,对此也是爱莫能助,“已经到宫口了,不可能保得住。”

  “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温莫羡连忙追问,很是关心锦月的情况。

  “肋骨骨折,要用胸带固定,还有一些擦伤,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看来对方车速并没有很快,但这孩子是肯定保不住了,不过苏小姐还年轻,只要好好调养身子,以后还能再怀上的。”

  “谢谢医生。”温莫羡很有礼貌的道谢着。

  锦月在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对话内容并不清晰,但她却只听清楚了两个字“小产”。

  等到医生走后,温莫羡这样温文尔雅的男人第一次暴怒到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傅战霆!”他狠狠念出这三个字。

  温莫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抑制着不断上窜的怒火,他望向了病床上的锦月,她是那样的苍白,让他不免心疼万分。

  仿佛耳边响着她极为甜美的喊叫声,眼前又出现了儿时欢乐的画面。

  “月月,长大之后,我娶你好不好?”年幼的温莫羡手拿着小花,笑的温文尔雅。

  锦月若有所思的看着温莫羡,而后摇了摇头,“莫羡哥哥是哥哥,哥哥怎么可以娶妹妹呢?”

  “可我不是你的亲哥哥……”

  “那也是哥哥,你是月月的哥哥,月月是要嫁给浩帆的!”锦月的模样无比认真,话音落下后,她那双星眸微转,朝着温莫羡笑的无比甜美。

  从那以后,温莫羡就知道自己永远是她的哥哥,无法成为她的爱人。

  温莫羡望着躺在病床上的锦月,喃喃出声着:“从前,你说你要嫁给傅浩帆,莫羡哥哥信了,不顾一切的将家族事业挪到N国,害怕克制不了爱你的心,所以我就离你远远的,我这么做,我只希望你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