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70章 让她自己决定
  温润如玉的他眼眸里闪过丝丝恨意,他的拳头也不由自主的攥紧,“可傅浩帆那个畜生,他给了你什么?!他竟然如此伤害你,你被傅战霆夺走,我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我好恨,恨自己为什么不能第一时间在你身边,给你安慰、给你肩膀、给你一个遮风挡雨的庇护所,都是莫羡哥哥不好,以后,都要莫羡哥哥保护你好吗?你不说话,就当你是默认了,我的月月,要永远开心快乐啊。”

  温莫羡的语气是那样柔,看着锦月的目光是那样含情脉脉,他的眸中仿佛没有任何人事物的存在,只有她,天地间只有她一个人能让他这般疯狂。

  他就这样坐在床边,静静的守着她,一步也舍不得离开。

  约莫两三分钟后,房门被敲响。

  保镖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先生,傅少来了。”

  温莫羡心里早有准备,他知道傅战霆是一定会来的。

  温莫羡转头望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锦月,心疼的朝着她笑了起来,而后说:“别害怕,莫羡哥哥来了,不会再有人伤害你,曾经离开了你,没能保护好你,保护好苏家,六年过去了,你却一点也不幸福,但以后,莫羡哥哥会给你这天底下最美好的幸福。”

  温莫羡伸手抚上了锦月的脸颊,她的肌肤很凉,如果不是可以清楚感受到她的呼吸,他是真的觉得害怕,因为现在的她实在是太虚弱了。

  随后,温莫羡转身朝着病房外走去,当他见到傅战霆的那一刻,立即温文尔雅的笑着:“傅少。”

  傅战霆对于温莫羡如此儒雅的笑,只是脸色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淡,他直切主题说:“感谢温先生救了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这四个字,充满着挑衅的意味。

  温莫羡的脸色先是一僵,而后再次笑着出声道:“傅少,锦月是在你眼皮子底下出的事儿,既然傅少不能保护她,那就由我代为保护,等锦月醒了,再由她自己决定要不要回到傅少的身边。”

  “温莫羡,你敢挑战我?”傅战霆的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这话虽然看似平静,但暗地里却是一番汹涌。

  “换做平时,我温莫羡不会挑战你,但这一次为了锦月,我愿意一试。我不想亲手把锦月送入虎口,毕竟她才刚刚流产。”

  流产,这两个字戳进了傅战霆的心口。

  “温莫羡!你简直无法无天!你别忘了,这里是江城市,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邢森迅速拿出手枪,直接对准了温莫羡。

  温莫羡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下一秒也拿出了手枪瞄准了傅战霆。

  “放下。”傅战霆慢条斯理的道出这两个字。

  “傅少……”邢森气得握紧枪支。

  傅战霆面色冷静,慢条斯理的说:“温先生今天救了锦月。”

  “是。”邢森点头,只好放下了手枪。

  等到邢森放下枪支后,温莫羡也朝着他的保镖挥了挥手,示意他放下手中的枪支。

  “傅少,我不知道你和锦月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她还没有清醒,除了流产之外,肋骨断了一根,索性对方车速不快,她才没有大碍,我不让你见锦月,是因为锦月未必想见你,等她醒来,让她自己决定吧。”温莫羡是讲理之人,话音落下后,他朝着傅战霆微微一笑。

  傅战霆嘴角微勾,回以一笑,只是他这笑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是什么意思,不仅如此,他那双眸也是深邃到了极致……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左右。

  锦月只觉得光亮刺眼,她想要抬手,却发现浑身痛得厉害,她一下子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下意识的伸手移动到自己的腹部,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她都万分吃力。

  “月儿,你醒了!”温莫羡迅速冲到了床边。

  锦月看到温莫羡,一下子觉得有些不太真实,是不是她看错了?出国将近六年的莫羡哥哥,怎么会忽然空降在她的面前?

  “月儿,你怎么不说话了?”温莫羡再次出声喊着锦月,“你别吓莫羡哥哥,月儿!月儿!”

  温莫羡伸手在锦月面前挥了挥,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片刻后,吐出了一个单音节的字:“水。”

  她想喝水。

  “好,我马上给你倒。”温莫羡立马给锦月倒了温水,拿了吸管帮助着她喝水。

  锦月喝了几口水后,才觉得嗓子舒服了一些,“莫羡哥哥,我……”

  温莫羡看着锦月说话吃力的样子,出声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出车祸了,巧的是我正好路过。”其实一点也不巧,他本来就是要去温泉山庄找她。

  “你救了我?”

  温莫羡笑笑,“算是吧。”

  “谢谢。”

  “傻瓜,和我还说什么谢谢?是不是六年过去了,你就记不得莫羡哥哥了?”温莫羡看着锦月的目光都是笑意。

  锦月摇头,“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呢,以前除了哥哥,就数你对我最好了。”至于傅浩帆,她不想提也不愿提。

  “嗯,看来你不仅没忘记我,这小脑袋瓜还清楚着呢!”温莫羡朝着锦月笑着,他笑的很暖很暖。

  “我……”锦月抿了抿下唇,捂着腹部的手一点一点收紧,这里还是会痛。

  温莫羡看着她的举动,出声安抚着她说:“月儿,你还年轻,身子调理好之后,孩子还会再有的。”

  她已经料到了。

  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她想起了孩子离开她那时的痛,那种撕心裂肺,真是刻骨铭心,孩子没有了,这次是真的没有了。

  “月儿,傅战霆在病房外,想着等你醒来之后让你做决定,你要不要见他?”

  “我不想见他,我这辈子都不想见他!”锦月不停地摇着头,很是抗拒和傅战霆见面。

  “你身子虚弱,别太激动了,我现在就去告诉傅战霆。”温莫羡担心着她的身体情况。

  锦月点点头,她只要动一下,浑身都痛,更痛的地方却是心口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