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72章 谢谢你,莫羡哥哥
  温莫羡笑着,但语气却带着难以言说的愤怒和恨意,“有我在,就一定能够扳倒他,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能给苏家报仇,我绝对不会让伯父白白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也不会让他辛苦创下的基业付之一炬!”

  温莫羡表情极为严肃的承诺着,而后他再次出声说,“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好起来,孩子已经没有了,这是事实,你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在我印象中的锦月,不是那种柔弱的小白花,她很强大,跌倒了也能拍拍身上的泥土,自己爬起来,从前的你可以,现在的你也一定可以。”

  “嗯。”锦月点头,“你说得对,我一定可以的,为了苏家,一定要赶快好起来。”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想看到的苏锦月,至于其他的,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调查清楚,这个卢雅秋是谁,我不知道,但苏家破产究竟和傅战霆有没有关系,我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

  锦月点点头,她是绝对相信温莫羡的,在她心里,温莫羡就是和她哥哥一样的存在。

  她挤出笑容,强忍着疼痛感,问:“莫羡哥哥,你不是去国外发展了吗?怎么忽然回国了?”

  温莫羡听到锦月这样问,先是沉默了些许,总不能告诉她,他回国是因为她吧?

  “这几年,温氏在N国顺风顺水,证明了我当时的计划是非常可行的,在国外的事业步入正轨后,父母也就彻底放任我,一起出去游山玩水了。我这次回来,是想重新开拓国内市场,澄江市是我的故乡,也是我第一次遇到你的地方,我当然要回来,而且我知道你需要我的帮助,所以乘坐连夜的专机抵达这里,听说你在温泉山庄给傅老夫人办寿宴,我也立马赶了过去,就只想见你一面,确认你过的好不好。”

  说到这儿,温莫羡的话语夏然而止,他望着面前的锦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但我现在看来,你过的并不好。”温莫羡满是心疼的看着锦月,努力逗她说,“不过没有关系!月儿,你知不知道游戏外挂?”

  锦月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游戏外挂,哪个游戏没有外挂啊?

  温莫羡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哥那般,就连他的笑也是那样温暖,仿佛有着让人沐浴春风的能力。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外挂,而且是超强的那种,你再也不用畏惧任何人,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别说是一个傅战霆,就算是十个、百个、千个,哪怕是我倾家荡产,我也会帮你扳倒他!”温莫羡的语气是那样肯定,锦月的仇人,就是他的仇人。

  锦月望着面前的温莫羡,觉得那冰凉的心好像刹那间暖了起来,她努力朝着温莫羡挤出笑容,可她依然希望,苏家破产和傅战霆没有任何关系。

  她望着面前的温莫羡,所有过往的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

  从前那个在她受到委屈会开导她,在她生气的时候会陪着她生气,在她受了欺负会第一时间帮她出头的莫羡哥哥,当真是这世界上除了父母哥哥之外,对她最好的人了。

  她知道温莫羡不喜欢听她说谢谢,所以就只能默默地在心里说着:谢谢你,莫羡哥哥。

  ……

  迈巴赫内。

  傅战霆的脸色阴沉可怕,车内一片沉寂,这样的沉静,让人心惊肉跳。

  邢森透过后视镜望着傅战霆那冷沉的俊颜,小心翼翼地问道:“傅少,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把苏小姐抢回来呢?只要你一句话,我带着兄弟们直接冲进去,那个温莫羡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这里到底是傅战霆的地盘,容不得他温莫羡撒野。

  “心情不好,不利于她的身体康复。”

  他今天离开,是为了她。

  他做的一切,从头至尾都是为了她,只是他从不会说,她也从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傅战霆眉峰紧蹙着,那阴鸷的视线移到了邢森身上,薄唇微启,吩咐道:“撞她的人,调查清楚了么?”

  邢森立即点头,说:“已经调查清楚了。开车撞苏小姐的人叫卫涛,不是本市人,是小货车的司机,这次车辆上也载着一点五吨的货,已经确认死亡了。”

  “继续查。”

  “傅少,还要继续查吗?这可能就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邢森总觉得没有继续往下查的必要了,毕竟司机也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

  “是么?”傅战霆冷冷出声,“你觉得当时车速得有多少才能冲破山道护栏?”

  听到傅战霆这一句反问,邢森忽然一怔,“傅少的意思是,这不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如果当时司机的车速非常快,快到可以冲破山道的护栏,那苏小姐不可能只断了一根肋骨,受了点皮外伤,可能连性命都……”

  邢森这下是彻底恍然大悟了,“我会继续查,先从司机的家里人开始查起。”

  “嗯。”傅战霆微微颔首,那双深邃的眸泛着别样的寒光。

  温莫羡。

  这三个字,让他的眉头微蹙着,表情变得冷冽可怖。

  那双眸,嗜血而又冰冷。

  ……

  锦月在医院休养了许多天,温莫羡几乎是天天都来陪着她,全程都是无微不至。

  “月月,把苹果吃了。”温莫羡将装有苹果块的盘子放在了锦月面前。

  锦月看着一盘子的苹果,出声说道:“莫羡哥哥,我自己可以照顾我自己的,你去忙吧,不用成天都来陪着我。”她担心会耽误到温莫羡办正事。

  “你这是嫌弃我了?”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失落。

  锦月担心他会多想,立即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来澄江市是有公事在身的,我不能耽误你办要紧事啊。”

  “你啊,什么时候变成小啰嗦了?我等下就会去分公司,办公地点都已经选好了,我要去实地看一看,然后安排后期装修和布置,等你身体好了,就来当我的秘书吧?到时候分公司也装修的差不多了。”

  锦月一愣,想起了她在傅战霆身边当秘书的日子,不知怎的,心口剧烈收缩了好几下,疼得她手中的叉子险些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