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74章 不要再去想他了
  “什么?”听到警察的这一番话,傅浩帆这才一点一点冷静下来,“那会是谁?那会是谁呢!到底是谁要杀她,竟然这么残忍杀害一个孕妇!”

  站在一侧的邢森望着一脸愤怒的傅浩帆,出声回答着:“已经是死无对证了,案发的时候小区正好停电。”

  傅战霆看着已经崩溃的傅浩帆,眉峰微微一拧,没再多说一句,他迈步准备离开。

  可就在此时,傅浩帆出声叫住了他,“小叔。”

  他落泪了,应了那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愿意为我先前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让我坐穿牢底,甚至谁让我去死,我都答应你!但我求你,我恳求你,抓住杀害雅秋的凶手,我想那个凶手一定是想隐藏什么,也许真的和那些苏家破产的证据有关!小叔,你肯定也想知道!所以,求你了,一定要找到凶手。”

  傅浩帆没有办法,他只能苦苦哀求傅战霆,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除了傅战霆,谁都办不到!

  “邢森。”傅战霆没有应声,而是朝着一侧的邢森使了个眼色。

  “是,傅少。”邢森将一个盒子递给了傅浩帆,“浩帆少爷,这是卢雅秋个人的一些东西,现在全部都交给你。”

  傅浩帆望着面前这个深蓝色的盒子,点了点头。

  随后,傅战霆迈步离开了探监室,邢森转身后立即跟上……

  探监室的门合上,傅浩帆伸手颤抖的打开了这个深蓝色的盒子。

  里面是卢雅秋的一些私人物品,有着他们两个的合照,有着他为了讨她欢心买的一些小物件,都是非常便宜的东西,根本不值钱,但她却连包装盒都保存的好好的。

  除了这些东西外,一张孕检单引起了傅浩帆的注意,他看着贴在上面的B超单,下面有几行字:要不要告诉浩帆?他会觉得这个孩子是累赘吧?可是,真的好想告诉他,这是我和他的孩子。

  傅浩帆看到这几行字,紧握着那张孕检单,泪流不止的同时,怒恨交加。

  “雅秋,我对不起你。”

  只是这一声“对不起”,卢雅秋再也听不见了。

  ……

  一连好几天来医院报道的温莫羡,今天因为有一场见面会要进行,所以没有出现在病房里。

  锦月让看护离开后,自己躺在病床上,抬头望向了窗外,看着这蓝天白云和对面银装素裹的大楼,她有些无力的勾起了唇角,她努力的笑着。

  可是这笑,实在是太苍白了。

  她垂眸,瞧见了手腕上的那根手链,璀璨夺目。

  耳边,仿佛响起了他不屑而又霸道的话语声。

  ——我会和典当行的管理人员说,这么丑的手链不能再有被典当的机会,毕竟我傅战霆不做亏本生意。

  锦月想到这儿,眼圈倏地红了起来。

  从前的点点滴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朝着锦月席卷而来……

  在她受到傅浩帆欺负的时候,是他给了她小婶婶的身份,替她各种出气。

  在她被卢雅秋算计,整个人被绝望笼罩的时候,是他宛如天神一般降临,保护了他。

  在她最需要的帮助的时候,他永远会第一时间出现,永远是第一个站在她身边的人。

  那个男人,霸道专制到不可一世,时常冷着脸恐吓她,甚至会用各种欺负她、占她便宜。

  “我傅战霆的女人,永远不能被人踩在脚底下!”

  “现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我护着,你尽管演。”

  ……

  他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耳边响起,那低沉性感的嗓音萦绕在了锦月的耳边、心头。

  她闭上眼睛,眼前全然都是傅战霆的样子,他的邪魅狷狂,桀骜不驯,他的冷血无情。

  “不要……不要再去想他了,不要再去想了!”锦月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小脑袋,蜷缩着身子躺在病床上,她感觉自己肋骨处疼的厉害,但这疼却远远及不上她心口的疼。

  傅战霆。

  他好像走遍了锦月浑身上下的每一处血液,好像每一处都镌刻了他的名字,擦也擦不去,抹也抹不掉。

  泪,又是毫无预兆的滑落而下……

  她无法控制自己不想他,就像是鱼儿离不开水那样,她真的好想他。

  苏锦月,你别再想他了,别再想他了好不好?

  锦月不停地告诉自己,可是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她觉得心口好痛,那空落落的腹部更是传来一阵绞痛……

  他们之间最后的纽带也没有了,她还在奢望什么呢?奢望孩子还在,奢望他和苏家破产真的无关,奢望他们能够一辈子在一起?

  奢望,到底是奢望。

  就算苏家破产真的和他无关,孩子也已经不在了,他们也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了,只会变成陌生人,永远的陌生人。

  就在此时,锦月的手机响了起来,前些天傅渺渺打了她好几次电话,她都没有接,她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傅家人,还是要等温莫羡调查清楚再说。

  而后,她望着上面的来电显示:霍菀。

  见到是霍菀的打来的电话,她才松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刚一接通,手机那头就传来了霍菀的声音,“喂,坏女人,你知不知道傅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傅瀚明他们一家子已经彻底被赶出老宅了,林奶奶近日就要搬去老宅了。”

  “嗯,我知道。”

  这么大的事情,早就已经挂在微博热搜上了,手机也都推送了好几次消息,想不知道都难,更何况在宴会的时候,林黛蓝都已经说得那样明确了。

  “你现在在半山别墅吗?我开车过去找你,我和易曜可能真的有戏诶!”霍菀很是激动的出声着,想要找锦月帮忙,让她帮着出谋划策。

  “我不在半山别墅。”锦月回答,但凡是和傅战霆有关的人事物,她的心口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你不在半山别墅,你在哪里啊?今天是周六啊,你加班吗?”

  “我……”锦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霍菀,但她知道霍菀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瞒也瞒不住她。

  霍菀很是不解,在手机那头出声问道:“你这坏女人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啊?你现在在哪里啊?你赶快告诉我呀!”

  “我在医院。”

  “什么!”霍菀惊呼出声,“你生病了啊?你在市立医院吗?我马上过来,等我啊!”

  霍菀一向都是风风火火,电话挂了之后,不出半小时,她就提着大包小包、一大堆东西到了锦月的病房。

  “坏女人,你怎么了啊?”这是霍菀见到锦月的第一句话,“你怎么脸色那么难看啊?你是不是发烧了啊?”霍菀迅速放下手里的东西,急急忙忙跑到了病床边。

  锦月一愣,没想到霍菀竟然来的这么快,她望着霍菀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发烧。”

  “那你怎么了啊?”

  “我……流产了。”锦月有些沉重的道出这一句话,她想要避而不谈,但终究还是要面对这流产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