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77章 你不爱我,可我爱你
  傅战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苏家下手,为什么你要在苏家破产之后又伸以援手,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你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又为什么要让我无法自拔的爱上你……

  我好痛,我真的好痛!

  泪,潸然落下。

  温莫羡看到锦月落泪,一下子就慌了神。

  “月儿!”温莫羡急忙从口袋里拿出手帕给她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莫羡哥哥知道你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但我们有的是时间,今天接受不了,那就明天,明天接受不了,那就后天……你不要再让自己去想了。别哭了好吗?”

  锦月看着面前一脸着急的温莫羡,伸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摆,她知道这一次,最后一点希望也彻底破灭了,她和傅战霆,到底还是成了仇人。

  锦月只感觉自己心口被生生割剜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正在不停的往外涌……

  “莫羡哥哥,我没事。”锦月强忍在眼眶打转的泪,朝着温莫羡挤出了一个笑容。

  “月儿,莫羡哥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你,但这是事实,你除了接受之外,没有任何办法,你要振作起来,学会面对。”

  锦月有些机械的点了点头,她都知道,这些道理,她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但要去做到,真的好难好难。

  她的拳头渐渐收紧,深吸一口气道:“莫羡哥哥,你别担心我,我会努力做到的。”

  现在已经证据确凿,她没有理由在给傅战霆开脱,更没有理由抱着希望和幻想,她要做的……只有复仇,为苏家讨回公道!

  “好,我相信你。”温莫羡点头,“我会帮助你让傅战霆付出代价!绝对不能让伯父平白无故躺在床上!月儿,你要振作起来,你一直都是伯父的希望。”!%^*

  锦月想到往昔,泪眼婆娑的看着这条手链。

  苏家破产,她不得已当了父亲送的手链,是他亲自将手链拿回,重新戴在了她的手上,可结果……绕了一大圈,害的她不得不当掉手链的人竟然就是傅战霆!

  真是可笑,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绕了一圈,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这么久过去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唯一改变的就是,她和他成了仇人,一辈子的仇人。(!&^

  温莫羡知道锦月心情不佳,一直试图讲笑话逗她笑,锦月为了不让温莫羡担心,一直努力扬起笑容,殊不知她的笑却比哭还要难看。

  等到温莫羡离开后,锦月一个人躺在了病床上,她不知道泪流了多少次,只觉得自己心痛到无以复加。

  无论是身体上的痛,心灵上的痛亦或者精神上的痛,轮番折磨着她,她只觉得累,真的好累……

  夜深,她渐渐跌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但她睡的却并不安稳。

  窗外,雪依旧不停的下着。

  忽然,病房的窗户被打开,雪花吹进了病房内,一抹帅气的身影进入了室内,他的动作非常速度,完全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落地后,窗户也就立马合上了。

  他黑色大衣上有着清晰可见的雪花,黑色短发也被风吹乱,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反倒是给那张轮廓分明的俊颜增添了几丝不羁。

  一进入室内,他的视线就落在了病床上。

  傅战霆嘴角微勾,这笑全然都是自嘲的意味,他不惜翻窗,就是为了见她一面。

  这样可笑的事情,换作从前,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苏锦月,你到底要让我为了你破例多少次?

  傅战霆迈步朝着床边走去,看着她蜷缩睡着的样子,他伸手抚上了她白皙的脸颊。

  瘦了。

  短短几日,她瘦了很多。

  他心疼的蹙紧眉头,心中有着难以言说的疼痛。

  傅战霆望向了摆放在床头柜上的文件,全部都是苏家破产的证据,他翻看了几页,瞧着这些所谓的证据,嘴角微微一勾,笑的无比嗜血可怖。

  “这么恨我?”他低沉的嗓音在这寂静的病房内响起,他望着躺在床上的锦月,放下手中的文件后,他俯身弯腰,一个吻落在了她冰凉的唇瓣上。

  “爱过我么?”

  只是回答他的却是一片沉寂……

  傅战霆看着沉睡的锦月,嘴角的笑越发的苦涩起来,他站在床边看了她许久,那双深邃的眸里尽显深情。

  锦月躺在病床上,睡的并不安稳,她轻声梦呓着:“爸……对不起……我不爱傅战霆,不爱他……爸,你别走……”

  傅战霆听着她的梦呓,看着她的目光却依然是那样柔,他的冷血无情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但很快却被苦涩所取代。

  傅战霆轻呵一声,碎发遮住了那双深邃的眸,谁也瞧不出他眼中的情绪,只听见他微启薄唇,嗓音低沉道:“你不爱我,可我爱你。”

  这一晚,他就这样站在床边,看着睡的不太安稳的她,从天黑一直到天明。

  天刚亮,锦月就已经清醒了过来,她看了看时间,凌晨五点。

  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父亲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她拼命的去追,拼命的说着对不起,告诉他自己不爱傅战霆,说着最违心的话,就是想要留住那个疼她爱她的父亲,可是父亲却越走越远,根本没有原谅她的意思。

  醒来,枕头已经湿了一大片,脸颊上有着清晰可见的泪痕。

  锦月起身,站在窗边看着这白雪皑皑的一片。

  雪景真美,如梦如幻,只是雪化了就什么都不剩了,就像她和傅战霆,这一次,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锦月只觉得痛楚彻骨,仿佛身体被狠狠碾压,骨头好像也碎了好几根。

  傅战霆。

  从今以后,我们是一辈子的仇人。

  ……

  最近几日,半山别墅内的气氛也是十分紧张。

  虽然林黛蓝搬去了老宅居住,但每天都会来半山别墅,而且都是挑着傅战霆下班的时候。

  “战霆!”林黛蓝望着傅战霆,立即出声说,“我不管那个温莫羡是谁,但我就认准锦月这个儿媳妇了,流产就流产了,把她接回来好好照顾,孩子还会再有的,但你不能无动于衷,你不能不争取吧?这眼下就要新年了,别人家都准备欢欢喜喜过年,你看看我们家哪里有过年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