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宠入豪门 > 第178章 我是要回家,但不是回傅家
  “对。”傅渺渺附和着点头,“我打小婶婶电话,她也不接,我发她消息、微信,她也不回,我去医院看她,也被温莫羡的保镖给拦下来了,小婶婶这次一定很生气!小叔,你为什么不解释啊?我和奶奶都相信苏家破产的事情和小叔是没有关系的,只要小叔解释,小婶婶会听的!”

  傅战霆没有回答,径自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林黛蓝和傅渺渺转头望着傅战霆的背影,对此也是一筹莫展、爱莫能助。

  “好好地一个儿媳妇难道就要拱手让人了吗?”

  林黛蓝气结,已经好几宿没有睡好,原先锦月每晚都会给她点香薰蜡烛,送热牛奶,她都已经养成习惯了,睡眠质量好不容易改善,又出了这档子事,林黛蓝只觉得头疼。

  她伸手揉了揉额头,立即吩咐着一侧的傅管家,“傅管家,你去给我查查苏锦月什么时候出院。”

  既然儿子没举动,那她这个老太婆为了儿子的终身幸福,只得拉下脸面了。

  “是,老夫人。”傅管家应声后,立马着手去查。

  ……

  锦月出院,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已经进入了迎新年的倒计时了,明天就会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温莫羡亲力亲为的帮着锦月收拾东西,而后望着锦月,笑的格外温和。

  “月儿,今年我陪你回去过年吧。”

  “啊?”正在收拾东西的锦月微愣,她的肋骨依旧属于康复期间,是不能提任何重物的,她只能简单的收拾一些自己的衣服,听到温莫羡这个提议,锦月有些吓蒙了。

  “怎么了?不欢迎我去你家过年吗?”温莫羡的表情倒是有些失落,“温氏要在澄江市重新起步,年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我这次不回N国了,而且我父母也未必会和我一起过年,他们太恩爱了,周游世界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想到我这个儿子呢?于是,我就只能可怜巴巴的跑去你家了,你不会拒绝我吧?”

  拒绝的话,锦月也实在是说不出口,她只能笑着答应:“好,我妈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了,这次你救了我又帮了我那么多,怎么样也得感谢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到时候可不要把我赶出去了!那这冰天雪地,每家每户过新年的时候,我可就要露宿街头了。”温莫羡逗趣着锦月,只希望博她一笑。

  “嗯。”锦月却只是点点头,她看着窗外的洋洋洒洒的白雪,紧裹着外套后,跟着温莫羡走出了病房。

  刚走到医院门口,热络而又熟悉的声音立即响起:“小婶婶!”

  傅渺渺迅速想要冲到锦月面前,但却被两个保镖给拦住了。

  “小婶婶,你身体怎么样了啊?”傅渺渺想要推开两个保镖,但她怎么可能是这身材魁梧保镖的对手。(!&^

  锦月看到是傅渺渺,迅速出声:“你们别弄伤她。”

  保镖为难的看了看温莫羡,等到温莫羡点头后,他们才放下了拦着傅渺渺的手。

  “小婶婶,你身体好点了吗?”傅渺渺很是关心的询问着锦月,上下打量着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一切都好啊?我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呢,发你消息你也不回,小婶婶,你这心也太狠了吧,连我都不理了。”

  她姓傅,她是傅家人,她们不可能像从前那样了。

  锦月抿了抿下唇,很是生疏的和傅渺渺保持了距离,“好多了,谢谢关心。”

  “小婶婶,自打你离开后,奶奶一直都没睡过好觉,她最近头疼得厉害,但还是和我一起来接小婶婶出院了,就在车上!小婶婶,你跟我们回家好不好?”

  锦月看着傅渺渺如此真挚的模样,听着她如此真诚的话语,心却是咯噔沉了沉。

  回家?

  锦月无奈的笑了笑,而后朝着傅渺渺摇了摇头,“我是要回家,但不是回傅家。”

  “小婶婶……”傅渺渺一惊,这下可真是没办法了。

  坐在车内注意着这边情况的林黛蓝,也在第一时间下了车,迈步迅速朝着她们的方向走去。

  “锦月。”林黛蓝这是第一次正眼瞧她,也是第一次这样语气温和的喊她,“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我儿子的为人,我心里很清楚,今天我拉下这老脸,就希望你能卖我一个面子,跟我们回一趟半山别墅。”

  “对。”傅渺渺立即点头,接话道,“我也不相信苏家的破产和小叔有关,小叔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他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呢?小婶婶,你跟我们回去,你和小叔好好谈一谈。明天就是新年了,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嗯,你说得对,新年的确是一个新的开始。”但不会是和傅战霆的开始,在这年末,她和傅战霆已经结束。

  “月儿,上车吧,这里风大。”温莫羡有些担心她的身体,毕竟才刚刚康复,她的身子依旧是非常虚的。

  “好。”锦月点头,望向了傅渺渺和林黛蓝,笑着说,“提前说一声,新年快乐。”来年,她和傅家就是彻底的仇人,她恐怕也不会再快乐。

  “小婶婶!”傅渺渺看到锦月上车,有些着急的出声喊着她。

  但是车辆却已经扬长而去。

  林黛蓝伸手拉住了傅渺渺,示意她不要冲动。

  “奶奶,现在要怎么办啊?小婶婶和这个乱来总裁在一起,恐怕是不会回到小叔身边的,她肯定恨透小叔了。”

  林黛蓝无奈的摇头,对此也是一筹莫展,“还能怎么办呢?走一步算一步。”

  “奶奶,小叔和小婶婶不会真的错过吧……”傅渺渺真的是为两人捏了一把汗。

  作为过来人,听到傅渺渺的这一句话,林黛蓝没有办法给予一个肯定回答,只是语重心长的说:“她是你小叔的劫。”

  傅渺渺不解,“劫?”

  “情劫。”

  ……

  雪,依旧洋洋洒洒的下着,窗外只有零下几度,但室内却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淡淡的腊梅香沁人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