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楚臣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波澜不惊
  梁楚两国正酝酿的惊天危机,仿佛火山一般随时都会爆发,但数千里之外的蜀都却是没有丝毫的觉察,还是那样的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蜀都下了一雪夜,到清晨时才雪过天晴。

  蜀都天气温润,数年都难得下一场大雪,清晨时的城池覆盖在大雪之下,犹显得乾坤朗朗、风轻云淡。

  郭荣宿醉醒来,虽然头痛得很,但拥被躺在窗前,看着窗对面房檐、院墙上的积雪,一边暗自感慨叙州新酿梅酒的凶烈,一边琢磨着昨日那句新词。

  争嫡形势没那么凶险时,而当时韩道勋作为秘书少监,在朝中只能说是清贵,谈不上有权有势,郭荣因为羡慕韩道勋的文章与书法,接触甚密,也知道韩道勋于诗词不甚用功,更专注于经世致用之学。

  也就是说,那句新词,韩谦不可能是抄自他父亲韩道勋的。

  要是别人,或许认定这句新词,韩谦即便不是抄袭他父亲的,也是抄袭别人的,但郭荣这几年被安宁宫派到杨元溥身边,跟韩谦的接触之深,也是非他人能及的。

  试想过去这几年,韩谦有多少次的惊艳表现令他震惊莫名了?

  即便韩道勋或许是一切计谋大略的制定者,但韩谦的表现,也绝对不弱。

  要不然,他当年也不可能近在咫尺,被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如今看来,这句新词便是韩谦所作,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

  这时候冯翊叩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药味扑鼻的热汤,笑着问道:“郭大人宿醉一场,可是头痛得紧,韩谦着我端来解酒汤给你……”

  宿醉过后,除了头痛外,腹中也甚是难受,喝过解酒汤,腹中感觉一股温热,却是真缓过劲来了。

  “我昨日很早便喝醉了,看韦大人酒量也不大行,不过,韩大人与长乡侯、景琼文大人的酒量应是不差,他们又喝了多久,可有喝倒?”郭荣醉酒后,对昨夜的记忆有些模糊,问昨夜没有喝酒的冯翊。

  冯家案发后,冯翊就被贬为庶民,没有官身,昨夜自然也没有资格坐下来陪着喝酒,他笑着说道:“韩谦贼得很,他所酿的酒有多烈,他心里有数,他便没有怎么多喝,至于长乡侯与景琼文嘛,酒量不比郭大人好到哪里去……”

  此时的冯翊早非三四年前,随便就能叫郭荣哄出话来,此时只是拿话敷衍他,断不可能将昨日夜宴的真正情形,说给郭荣知道。

  不过,郭荣也没有那么容易好敷衍,暗感韩谦没事,灌醉他们这么多人做什么,炫耀叙州所醉新酒凶烈吗?

  郭荣也知道他名为副使,事权却都在韩谦的手里,即便他能猜测在迎亲之外韩谦还有图谋,却非他所能干涉。

  当然,并非被安宁宫疏远,又在潭王府这边坐冷板凳,郭荣就意识不到金陵正蕴酿的危机。

  对潭州削藩获得决定性的胜捷之后,三皇子其势如虹,他在金陵还没有启程出使之时,京里就已经有很大废嫡改立的声音,更不要说这次联姻,更会凭添三皇子的声音,但不意味着安宁宫、寿州及太子那边就会束手就擒,也不意味着楚州那边全无动静。

  牛耕儒、赵明庭、王文谦等人都不是易与之辈;安宁宫那位看着慈眉善目,内中却是狼顾之相,而知兵善战、坐镇楚州的那位也绝对不会良善之人!

  这些人要是容易搞,陛下这几年就绝不会如此的纠结,韩谦心里到底是怎么谋划这些事?又或者他误以为陛下足以掌握住形势?

  要是如此,韩谦及三皇子他们就太乐观了,或许说并没有认清楚安宁宫那位是何等人物,或许根本就没有认识到陛下这些年亲自在内侍省内部所扶植的内府局,也都早已经被宁安宫渗透了!

  郭荣想到这里,又忍不住摇头起来,他没事替韩谦他们担忧作甚?

  三皇子真要登位了,于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对了,韩大人他今天可说有什么安排?”郭荣问冯翊道。

  “韩谦昨夜留奚夫人在房里过夜了,哪里舍得这么早起床?”冯翊打了哈欠,说道,“蜀都难得晴雪天气,要是时时都溺于琐事,也太过无趣了。”

  郭荣微微一笑,要是韩谦真能沉溺于女色,这几年也不会给安宁宫制造出那么多的麻烦了,但细想那番女奚氏也确实是天香国色,即便是作为去势之人的他,看在眼底也不比清阳郡主差出多少。

  “郭大人要没有什么吩咐,我还得去给长乡侯送解酒汤去——如今我不比往昔,要将诸位大人一一伺侯到位才行。”冯翊感慨说道。

  郭荣微微一笑,心想冯家兄弟如此巴结着韩谦,应该是将冯家起复的希望寄托在三皇子身上了。

  …………

  …………

  长乡侯王邕昨日回府就大吐过一场,睡前又喝过解酒汤,一觉醒过除了有些虚弱外,却没有多少宿醉的痛楚。

  他记得走出锦华楼东苑时,韩谦交给他一大叠材料,他抬头看了一圈,却没在屋里看到,恍惚间还以为昨夜喝多,将这件事记岔了。

  长乡侯王邕没有急着起床,他这时候头脑清醒过来,卧床细思韩谦昨夜所说的诸多事,直到听到外面的园子里有嬉笑的声音传来,他才在女侍的服侍下洗漱,披了一件裘袍踏雪走过去,看到婉儿牵着幼子王焕、小女儿穗儿的手,在园子里玩雪。

  长乡侯王邕神色阴翳的站在廊前,盯着园子里看了一会儿。

  幼子王焕很快看到他,稚嫩小脸流露出期待而迟疑的神色,长乡侯王邕则狠心转过身走回书斋,将满脸失望的幼子王焕丢在园子里。

  长乡侯妃梁婉略带惆怅,暗感生于帝王家,难道真是连半点亲情都不能有吗?

  走到书斋,看到清阳捧着昨夜拿走的材料正走过来,长乡侯王邕低声说道:“此等书册只能在书斋翻阅,不能随意拿出去。倘若落在有心人眼里,你叫我如何解释得清楚?”

  “我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莫非真觉得韩谦昨夜所说之策可行?”清阳撇着嘴说道。

  “我细思良久,却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行的。”长乡侯王邕迟疑说道,他知道韩谦一旦受到父王召见,就随时会护送清阳返回楚国,留给他做决定的时间,实在不多。

  “韩道勋调入金陵任京兆尹,韩谦在这事撒了弥天大谎,大哥还要用他所言之策?”清阳不可思议的说道。

  长乡侯王邕即便每日都要告诫自己韬光养晦,但他出宫就府迄今已经有十三年了,也将他最后一丝耐心磨灭掉了,两国从硖荆两州裁军,这是大蜀有多余兵力经略巴南的时机,也是他介入军政的良机,他不想再错过去,咬牙说道:

  “韩谦应该不会愚蠢到认为其父就任京兆尹的消息能瞒过我们,他不提,或许有他不提的理由!也许金陵的形势,比韩谦所说的还要错综复杂!”

  清阳颇为诧异的盯着大哥,没想到平素那么小心谨慎的一个人,竟然无视那么大的破绽、疑点,也要用韩谦的计策?

  长乡侯王邕打定注意不再韬光养晦,即便韩谦所设是陷阱,也决意跳下去,心思也变得果断起来,跟清阳说道:

  “韩谦使蜀,所议是你的婚事,你自己也不能没心没肺的当个没事人似的。你这几天便多回宫里走动,多到戚夫人那里问候……”

  他们能拉拢来帮着说话的朝中大臣还是太少,戚夫人的兄长、右武卫将军、枢密副使戚伦是不多能在经略巴南之事有话语权的人物。

  见大哥拿定主意,清阳郡主也只能闷声应承下来:“好吧!”

  这时候侍卫进来禀报:“楚使韩大人遣人送解酒汤给殿下来了。”

  听到韩谦派人过来,长乡侯王邕让侍卫赶紧让人进来,却见是冯翊带着两名护卫,各提一只精美的黑漆食盒。

  “昨日醉态献丑,却劳韩大人惦念着送解酒汤。”长乡侯王邕看到冯翊从食盒里拿出玄机壶,斟了一碗药味腥重的解酒汤,稍作迟疑,还是将解酒汤一并饮下。

  “韩咨议另有事情差遣我去办,我便不在侯爷这里耽搁了。”冯翊见长乡侯王邕喝过解酒汤,不仅玄机壶不取,连那两只两尺高矮的黑漆食盒也不拿,直接带着人就走了。

  “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待侍卫走开,清阳郡主拿起案上的玄机壶打量了一会儿,又狐疑的打量起被冯翊直接丢在案桌上的食盒,不明其意的问道。

  长乡侯王邕走过去摸索了一会儿,从一只食盒底部抽出一张暗板,才发现这只食盒里还有一个夹层,丝绒之中铺满好几层大拇指粗细的合浦珠。

  长乡侯惊疑不己的脸,这一刻被映照得莹然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