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大明春色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血之皇朝
  人说大明朝国中,富庶繁华形胜天堂。然而贤惠翁主刚从朝|鲜国到这里,所经历之事、简直如同身在乱世!

  这片树林中,忽然之间再次兵荒马乱,那些“劫匪”纷纷拿起兵器,翻身上马。周围呜咽的号角声持续响起,马蹄声与呐喊声、便如同十面埋伏一般骤降到此地!

  先前拉扯贤惠翁主的两个汉子已经走了,她得以解脱,从地上爬了起来,正站在那里惊慌失措。已经无人看守她,可是她却不知朝哪儿逃,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呜!呜……”被堵住了嘴的朴景武、忽然发出了一阵声音。贤惠翁主这才稍微回过魂儿来,忙提起长裙向那边跑。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惨叫,接着“扑通”一声,一个汉子便仰倒在她的面前!她差点没踢到那汉子身上,只见地上的人抱着脖子,眼睛几乎要凸出眼眶,大张着嘴在地上抽搐。

  贤惠翁主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直觉浑身每个地方都充斥着恐惧!她愣了片刻,急忙绕过汉子,继续往朴景武那边奔去。

  四面的弦声、厮杀声不绝于耳,剧烈的喊叫声震耳欲聋。

  她终于到了朴景武身边,跪到地上,伸手把他嘴里的布拔掉。朴景武马上用朝|鲜话说道:“绳子!拿刀割掉我的绳子!”

  贤惠翁主四面一看,发现不远处刚才被射|死的汉子身边,有一把腰刀。她急忙踉踉跄跄地走过去,刚想俯身去捡时,忽然一匹马冲了过来,她吓了一大跳!她后退时脚踩到了裙摆,“啊”地惊呼了一声,坐倒地上。

  顷刻之后,忽然“咚”地一声巨响,带着可怖的颅|骨碎裂之声!

  她刚抬起头,便看见空中白的、红的飞溅下来。她的脸上随之一热,甚么潮|湿的东西劈头盖脸溅到了她头上!旁边马背上的汉子歪倒下去,战马继续往前冲出。“哒哒哒……”马蹄声中,另一骑披坚执锐拿着铜瓜的骑兵,反方向冲了过来。

  贤惠翁主浑身僵硬,瞪着眼睛一声不吭地盯着地面,看到地上白花花的脑|花、与鲜红的血肉,她明白溅到自己头脸上的东西是甚么了。一阵干呕与头皮发|麻猛然袭上心头,这时贤惠翁主才“啊”地再次叫出了声。

  “骑兵来了,翁主快躲开!”朴景武挣扎着连滚带爬地向这边靠近。

  贤惠翁主瞪圆了眼睛,觉得前面那群骑兵、顷刻就能践踏到她的身上!她哪里还顾得上去捡地上的腰刀?她挣扎着翻身爬起来,急忙便往回逃跑。

  一众披坚执锐的骑兵拍马冲来,一个军汉看了一眼身穿长裙的贤惠翁主,瞥了一眼便没再理她,拍马继续冲了过去。

  贤惠翁主踉踉跄跄地躲着骑兵,回到朴景武那边。周围陆续有很多马兵冲过,但他们都对一个女子不感兴趣,也没有伤她。

  朴景武的手臂还被反绑着,贤惠翁主没捡到刀,便爬到朴景武背后,伸手去解绳子。她的手在发抖,脑海里一团乱麻,捣鼓了一阵不得其法。贤惠翁主吸了一口气,咬住牙关,盯着那打结的绳子,使劲地坚持着。

  终于解开了绳结!绳子稍微一松,朴景武急忙自己挣扎弄开麻绳,爬起来、将贤惠翁主护在了身后。

  此地的“劫匪”只有数十人,厮杀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那些人便死的死伤的伤、被抓的被抓。

  先前在驿道上,“劫匪”突袭明军护卫,十分凶悍;然而此时兵强马壮、装备精良的骑兵大队一来,“劫匪”们简直不堪一击,很快就被四面围攻、土崩瓦解!

  贤惠翁主看到了两次拼杀,觉得他们是一个比一个凶|残!

  就在这时,树林里旌旗林立,一面写着“明”字的大旗之后,一员非常扎眼奇特的大汉、在前呼后拥中走了出来。

  贤惠翁主还没有看到旗帜的时候,便已经猜到这批人马是明朝官军了!将士们身穿戎装,衣甲头盔一致,在大明国内,除了明军官军哪来这么多军队?

  而且他们极可能就是大明皇帝朱高煦的人!贤惠翁主之前听说了消息,大明皇帝今年要御驾亲征蒙古野蛮人、最近应该就在北平布政使司附近……皇帝可能从哪里听到了“劫匪”的消息,这才及时来救!

  打完了仗,这个大汉才骑马走出来。他立刻就注意到了贤惠翁主,正盯着她看。

  贤惠翁主也最注意此人,只见他长得非常壮实独特,坐在马上简直像一座方形的小山放在马背上、将战马也衬得有点羸弱了。

  因为天气有点热,那大汉的肩甲与腕甲之间连衣料也没有,一股股黄灿灿的肌肉暴|露出来、十分骇人。那胳膊简直比一般人的腿还粗,手里拧着的铁盾与铁斧、好像轻飘飘的一样。

  女子比较容易留意装饰品,贤惠翁主只看了一眼,就瞧见了那马鞍马镫都是华贵的材料;那汉子腰间的佩刀刀鞘上,竟镶着黄金与宝石!周围的人对他是毕恭毕敬,看起来此人身份非常高,绝不是普通的武将……

  大明皇朝,曾经在书籍里、官员的言语间,给了贤惠翁主那种礼仪之邦、文采风流、优雅堂皇的印象;然后此时此刻,一切幻觉已荡然无存!只看这些人,贤惠翁主觉得,大明似乎完全就是一个充满暴|力的国度!

  大汉的神态傲慢,还带着点嬉笑之色。周围明明是血|腥弥漫,悲惨痛苦的呻|吟遍地!而他不仅面不改色习以为常,竟还笑得出来?

  “你就是朝|鲜国宗室,贤惠翁主?”大汉问道。

  贤惠翁主怔怔地点了一下头。

  大汉又看了她一眼,笑道:“长得真漂亮!不过你进了皇宫,还得多花心思,争一争才有戏。”

  贤惠翁主惊魂未定,还没从刚才的极度恐惧中回过神来,一时间没有想好怎么应答。不过大汉似乎也不在意,很快就转头于别人说话去了。

  大汉的旁边单膝跪着一个武将,大汉这时说道:“活着的,全带走!”

  “得令!”武将抱拳应道。

  大汉很快便拍马离开了这里,盯住了那些抓获的俘虏。

  贤惠翁主、朴景武、康顺臣三个朝|鲜人,不再被绑着,步行着跟随明军人马往树林外走。而那个明朝出使朝|鲜国的使臣李琦,已经不知哪儿去了,似乎正在与明军武将在一块儿。

  一行人翻过了两座山丘,来到驿道上时,见那些原来留在这里收拾尸体的“劫匪”,活着的也被俘虏了,正被绑成了一长串,个个耷拉着脑袋。

  这时来了一个明军武将,指着远处的马车道:“贤惠翁主依旧乘坐马车,辕马已换过了。别的人,去那边领坐骑!”

  朝|鲜国的使节康顺臣急忙弯腰道谢。他是一个中年文官,熟知汉字与大明礼仪;当初贤惠翁主以为大明朝是天堂,许多描述、就是来源于这个康顺臣的吹嘘。

  贤惠翁主刚走到马车旁边,领了马的朴景武最先拍马奔了过来,护在她的周围。

  这时朴景武用朝|鲜话说道:“先前那个与翁主说话的壮汉,身材相貌都异于常人那个,不会就是大明皇帝吧?”

  “啊?”贤惠翁主吃了一惊。

  朴景武道:“听他的口气,又瞧别人对他的恭敬,很像!我听说武德皇帝从小打仗,本身就是个武人。”

  他这么一说,贤惠翁主想想、觉得确实可能!

  朴景武又道:“等会我问问康顺臣。”

  贤惠翁主浑身疼痛无力,她点了点头,便挣扎着上了马车。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便问道:“朴景武,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朴景武道:“问了。说是要去开平城,大明皇帝的军队,便在彼处聚集。”他望了一眼前方,又道,“应该不太远了。”

  贤惠翁主应了一声,放下了车帘。她的身子向后一靠,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不多时,在周围的嘈杂马蹄声中,马车被赶动了,依旧朝着西边行驶。贤惠翁主身心疲惫、状况十分糟糕,只觉得这辆马车比之前颠簸了不少,颠得她七荤八素、每个关节都疼。

  她的衣裙破损,身上很脏,有泥土、血污、脑花,以及各种不清楚的污|秽。虽然两次厮杀的人马都没有针对她、也幸得没有误伤到她,但身体也有於伤以及擦伤,疼痛此时才感觉愈发强烈。

  贤惠翁主的心情也糟到了极点,劫后余生也无法消除她的畏惧。

  陌生的国度,隐晦的阴|谋,不明所以的杀戮,以及那个比任何一方都残|暴可怕的皇帝……马车外阳光刺眼,马车里却似乎有重重的阴霾、笼罩在贤惠翁主的心头。

  她挑开车帘一角,观察外面的风光,只见山坡起伏、长满了荒草,周围一片荒芜、连个村庄也没看到。晴天的驿道上,车、马扬起的灰尘在空中弥漫,反着金属光泽的甲胄兵器、更为一切增加了几分萧杀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