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巧克力味的冰激凌
  秦然捏着手中的【银渡钱】,‘暴食’的力量马上活跃起来。

  不需要秦然更多的指引,就本能的开始吞食着【银渡钱】中的力量。

  【精神属性突破一层封印,C-→C】

  【精神属性突破一层封印,C→C+】

  【精神属性突破一层封印,C+→B-】

  【精神属性突破一层封印,B-→B】

  ……

  最开始连续的三次突破封印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在消耗了两枚【银渡钱】后就完成了连续的突破。

  唯一出乎秦然预料的是,第四次精神属性从B-→B,足足消耗了两枚【银渡钱】,与之前连续三次突破的消耗数相当。

  “B吗?”

  陡然提升的消耗量,令秦然眉头一皱。

  按照一枚【银渡钱】可以换取三十枚【铜渡钱】计算,连续三次突破封印消耗两枚【银渡钱】,每次就是二十枚【铜渡钱】,再加上之前的两次突破,很显然,B-级之下的突破封印只需要20没【铜渡钱】就足够。

  不过,B-级之上,需要的【铜渡钱】却是直线上升。

  需要六十枚【铜渡钱】!

  秦然预料到在B级会有变化,但是没有想到会增加这么多。

  而这对秦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按照秦然所知道的属性分类,属性B只不过是第一个门槛,之后还有入阶,以及Ⅴ阶。

  在B级时,突破一层封印就需要六十枚【铜渡钱】,那么到入阶呢?更何况还有Ⅴ阶!

  虽然对眼前的副本世界了解的依旧不够透彻,但是这并不妨碍秦然对【铜渡钱】价值的了解。

  那可是远比同等重量的黄金都要珍贵百倍的东西。

  即使是能够接触到渡钱的人,也不会有太多的存货。

  “有些麻烦了。”

  秦然抬起右手食指,下意识的就想要敲击沙发扶手。

  不过,手指才刚刚抬起,秦然就想到了熟睡的含羞草,马上停下了准备敲击的手指,变为了将手撑在下巴上。

  他需要一个完整的计划来让自己的实力快速恢复。

  在,不影响到含羞草的前提下。

  ……

  朝阳从东向西。

  在下午三点的时候,艾美准时敲响了餐馆的门。

  看着开门的秦然,艾美不由松了口气。

  她真的担心今天会见不到秦然。

  并不是有多么的关心秦然。

  而是,在她认知中,秦然活着,她就会安全。

  特别是在遇到昨天的那档子事后。

  “见到你真好。”

  “看看我找到的资料吧。”

  “和你猜测的一样。”

  “那家伙不是第一次出手。”

  艾美说着就将手中的牛皮纸袋递给了秦然,然后,径直的走进了店内,做到了吧台前,拿起了一旁的水壶和杯子。

  一口将杯中的水饮尽后,艾美就爬在了桌子上。

  虽然有着工作狂的称呼,但这个时候的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关好门,秦然返回了吧台,打开了牛皮纸袋。

  里面的资料是整理过的,内容十分详尽——

  赵雄,男,30岁,健身教练,死于心脏麻痹(09年1月21日)

  李成,男,29岁,搏击教练,死于心脏麻痹(09年3月20日)

  伦纳德,男,25岁,户外生存教练,死于心脏麻痹(09年5月22日)

  艾克,男,26岁,潜水教练,死于心脏麻痹(09年7月25日)

  萨斯,男,25岁,知名大力士,死于死葬麻痹(09年9月30日)

  (标注1:所有死于心脏麻痹的人员都是死在了电视机前,面容狰狞。)

  (标注2:所有死者都是身体强壮、健康的男性。)

  (标注3:警方曾追查,但是毫无结果。)

  (标注4:这是我能够找到的可疑资料,不保证其完整性)

  (标注5:仅限于东区)

  ……

  在第一张纸张上,一张张照片下,大概的列出了注释后,之后的纸张就是关于死者的各种信息。

  秦然详细的翻阅着资料。

  对于艾美来说,搞到这样的资料,秦然并不意外。

  真正意外的是最后一个死者:萨斯。

  与其它的死者相比,这位知名大力士要更加的强壮、魁梧,哪怕只是一个一寸照和一些生活照片,都能够给予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对方的臂膀比一般人的大腿都要粗壮有力,尤其是对方一手一个,将两个成年男性举过头顶的时候,更是让人侧目。

  但最让秦然在意的是对方死亡的时间。

  09年9月30日。

  这是昨天晚上,或者准确的说是‘今天’他遭受攻击的日期。

  “不仅不是第一次攻击生者,而且,还能够‘分开’攻击吗?”

  秦然沉吟着。

  无疑,这样的对手是极为麻烦的。

  谁也不希望面对一个总是能够‘分裂’的对手。

  咚、咚咚。

  思考中的秦然,手指微微敲击着吧台,清脆的响声让刚刚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的艾美皱起了眉头。

  她睡眼稀松的爬在吧台上看着秦然。

  “搞什么?”

  “你知不知道最近今天我才睡了三个小时。”

  艾美带着起床气,抱怨着。

  “四个。”

  秦然纠正着对方的错误,将手中的资料,放入了牛皮纸袋。

  “怎么样?”

  “有发现?”

  看着秦然的动作,艾美立刻被转移了视线。

  要知道,在昨天晚上,她查到这些资料的时候,整个后背都是发凉的。

  就她查到的,今年已经死了五个人了。

  而更早呢?

  或者说东区以外呢?

  艾美简直不敢想象。

  而破例的,艾美没有咒骂警方无能。

  她很清楚,这一次不乖警方,而是真的对手太过于特殊了。

  特殊到,所有普通人都无能为力的程度,只能够依靠特殊人士来解决。

  看着秦然,艾美的目光中满是期待。

  而秦然,没有辜负这样的期待。

  “有。”

  秦然点了点头。

  “什么发现?”

  艾美急匆匆的问道。

  “三个发现。”

  “第一,对方不了解我。”

  “第二,那个萨斯对于对方来说很重要。”

  “第三,捕获了萨斯这个美味的猎物后,对方一定会来找我。”

  秦然对这位临时的助手没有隐瞒。

  “它要报复?”

  艾美瞪大了双眼。

  “不然呢?”

  “一时大意,让手下或者分身消失,随之又实力大进,不来这里找我报复,才是怪事。”

  秦然反问道。

  “亡者还能够变强?”

  “只要找到符合的目标?”

  艾美迅速的反应过来。

  “嗯。”

  秦然点了点头。

  “你有把握对付它吗?”

  艾美紧接着问道。

  秦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疲惫、紧张的艾美,看着这个微笑,有些微微发愣。

  因为,她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现秦然虽然长相普通,但是笑起来时,却变得有些不一样。

  不仅安全可靠,还有些暖暖的。

  至少,艾美看到这个微笑时,就觉得心底一阵安定。

  “你……”

  就在艾美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秦然站了起来,扭头看向了楼梯口的方向。

  “醒了?”

  秦然声音十分柔和,就如同面容上的微笑一般,冲着出现在楼梯口的含羞草问道。

  “嗯。”

  “午餐马上就好。”

  含羞草同样以温和的笑容回应着秦然。

  不过,当这个笑容面对艾美时,就多了一分含蓄,以及更多的压迫感。

  艾美呼吸一滞。

  她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压迫感了。

  可每一次感受到,都让她有些无法接受。

  她总觉得自己是一头柴犬,闯入了一头狮子的地盘,不仅危险,还随时可能成为盘中餐。

  但,艾美这样不肯认输的人,可不会表现出来。

  “早!”

  艾美强撑着对含羞草打着招呼。

  含羞草微微颔首,没有回答。

  压迫感,则是越发的浓烈了。

  艾美总觉得在对方的身后看到一头咆哮的母狮子,仿佛是在对着她说,滚,滚出我的领地,不然吃了你。

  当然,艾美知道这就是她长时间加班、精神紧张的幻觉。

  不然就是个比喻,哪能变得真实。

  特别是下一刻,这种幻觉就消失,更是让艾美认定,自己一定是过于疲惫了。

  而艾美从未注意过,含羞草是在看到桌上的文件袋后,这才转身走进厨房的。

  “你和你的弟弟真的不同。”

  看着走进厨房的含羞草,艾美松了口气。

  “长相吗?”

  秦然反问道。

  “不。”

  “是给人的感觉。”

  “你不觉得你的弟弟,他总是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任何靠近的人吗?就好像是国王一般的感觉。”

  艾美摇了摇头道。

  “那是你不了解罗叶。”

  “了解之后,你就会发现,你的感觉并没有错。”

  秦然说道。

  “哈?”

  艾美一瞪眼。

  她人为自己听错了。

  “对于陌生人,我们在深山中学会了警惕。”

  “这样的警惕,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消除的。”

  秦然说着将文件袋,收了起来,然后,冲着疲惫的艾美说道:“你现在应该去好好休息,洗个澡睡一觉。”

  “不请我吃饭吗?”

  艾美闻着厨房中飘来的食物香味,嘴里唾液早已开始分泌了。

  “不。”

  秦然回答的斩钉截铁。

  “可我是你的助手!”

  艾美又一次瞪起了双眼。

  “所以,你更应该听我的,不是吗?”

  秦然目光淡淡的看着艾美。

  气鼓鼓的艾美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后,不再是后背发凉,而是整个人身体发僵,她仿佛又出现了幻觉。

  不再是狮子。

  而是……

  恶魔!

  一头张开了双翼,遮天蔽日的恶魔,正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

  似乎只要她开口说个不字,就要将她撕碎。

  身体的本能,告诉艾美这个时候最好离开。

  “你再这样下去,会失去我这个助手的!”

  艾美拿起自己的包就向外走去,走到了门口当幻觉消失后,这才敢大着胆子冲着秦然吼道。

  然后,不等秦然回复,就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而这个时候,含羞草端着食物走了出来。

  看着艾美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

  “败犬。”

  心底浮现着这样想法的含羞草,面容中则带着对秦然一如既往的真诚微笑。

  “黑椒芝士牛排和罗宋汤,我还陪了一些玉米面包、西兰花。”

  “还有……”

  “巧克力味的冰激凌!”

  含羞草仿佛是献宝一般将藏在身后的小碟子拿了出来。

  洁白的碟子上,有着三颗咖色的冰激凌球,淡淡的可可味,秦然早就闻到了,不过,面对着含羞草的微笑,秦然依旧十分配合的说道:“这算是惊喜吗?”

  “对!”

  “惊喜!”

  “快尝尝!”

  含羞草迫不及待的将冰激凌放在了秦然面前。

  之前在洛街的时候,含羞草就发现,秦然在零食中,很喜欢吃冰激凌,经常一买一大堆。

  在那之后,含羞草就开始尝试的做冰激凌了。

  原本含羞草打算在巨大城市的房间中邀请秦然。

  但之后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含羞草不得不延迟了计划。

  庆幸的是,在这里也可以。

  看着秦然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吃着冰激凌,含羞草嘴角上翘。

  含羞草最喜欢的事,就是看着秦然将自己做的食物全部吃下去了。

  三颗冰激凌球,秦然迅速的吃了两个,在勺子挖向第三个的时候,秦然想了想,将挖好的冰激凌送到了含羞草面前。

  含羞草一愣。

  然后,张嘴咬住了勺子。

  当冰甜的感觉在舌尖上漫延开的时候,含羞草感觉到了一种幸福感。

  “嘴脏了。”

  “别浪费。”

  就在含羞草体会着幸福时,秦然一抬手就摸过了含羞草的嘴角,然后,将手指塞进了自己嘴里。

  莫名的眩晕感、灼热感直冲大脑。

  含羞草抬手撑住身形。

  “怎么了?”

  用勺子将剩余冰激凌送入嘴中的秦然,目光不自觉的看向了剩下的食物,根本没有注意到含羞草的异样。

  “没事!”

  “我去给你做饭!”

  含羞草大声的说着,一转身就跑回了厨房。

  秦然诧异的看了一眼厨房门,然后,就惬意的拿起了筷子——牛排,看似摆放着一整块,事实上,含羞草已经提前切好。

  在发现秦然习惯用筷子后,含羞草总会做出最让秦然舒服的食物。

  “有含羞草在……”

  “真好。”

  感受着不一样的便利,秦然发自内心的感叹着。

  而这样的感叹,自然而然的让秦然将含羞草的安危顺利的提升了一个档次。

  同样的,对于夜晚可能到来的袭击,秦然越发的郑重了。

  当然,不单单是今晚。

  还有之后的!

  想到这,秦然不再犹豫了。

  啪!

  秦然打了个响指。

  上位邪灵应声出现。

  “竭诚为您服务,我的Boss。”

  “我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