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飞越三十年 > 第726章 一拍两散
  茶大淡声笑道:想知道什么是传说中的敌站特供版吗?

  下面就是了!

  三分钟后刷新就正常了!

  哇哈哈哈~~

  “被渗透得很厉害啊!”李一鸣淡声说道,一页页翻看着资料。 X 23 U S.C OM

  “是...触目惊心!”王俊生并不害怕说出口这话,他才到香江一个多月,这些都是历年来的积垢。

  刘进学危立一旁,忍着腿颤,之前那免基金为什么不直接买他们股票呢?”曾伟轻声问道。

  李一鸣横了他一眼:“免基金的钱另有用途的。另外也因为,大宗交易便宜,我们去东京市场上买这叫零售,现在这个是批发,自己去买中间还有各种费场有多大?想过没?!”

  “......”

  “你不敢问?觉得为难别人?“他们股市房市不是又起来了吗?好东西不要一次吃完,明白吗?”

  王及眨眨眼,不自然地点头:“杭城政法,你不是当兵出身的吧...”

  “嗯,我是工人出身,一直在校办厂里,”王俊生看了看自己的手,“摆弄光学仪器。”

  “那边走私挺严重的吧?”

  “温城乐清里隆,当时非常厉害,我当。

  “王德严书记,他分管这一块的,他不知道不好......我会认真汇报的。”王及轻声说道。

  李一鸣点点头:“还有什么?”

  “那个贝设计师和他儿子也来了,还有工委的王部长。”

  “设计师等下,叫伟赶紧出门叫人。

  王俊生和刘进学来得很快,他俩一过来,王及和曾伟就先退出门外。

  看着李一鸣,王俊生心情复杂,他不知道这位背后是

  李一鸣微微倾身,眉头微皱:“我做这些事的前提是什么?你们不是没地方办公!你们是不知道怎么做事!”

  房间很安静。

  李一鸣打量着两人:“还有没有单独的事了

  “不!”王及摇头之狠仿佛随时能把脑子给晃出去。

  李一鸣看着他,缓缓把电话筒放在他手中:“跟他说,有人要跟他提要求!要是不同意,就没有以后了!”

  “可我们已经付了一部分们不但要用这个楼解决历史问题,还要解决以后的问题!不但解决香江这里的问题,还得解决别的地方的!

  之前你说这楼盖了可以给香江人信心,炭!”

  王及嘴里咀嚼着话,莫名觉得一阵委屈:“一鸣同志,我们盖楼其实也是这意思,当时正好是谈判我们才抛出这个......”

  “效果已经达到了,”李一鸣摆手打断他,弱开口,手轻轻触了下嘴,“王书记那边...”

  李一鸣看着他。多大的人物,是不是有什么天字号的背景,但就李一鸣自己,就已经强得令人咋舌,短短几天就在香江做出如此大的格局,昨夜更是直接挖了一个印制假钞王俊生过来。”

  王及点点头,看了眼曾伟,曾的窝点。

  “一鸣同志,这是我们连夜比对出来的资料。”王俊钱......我是担心这个。”王及低声说道。

  李一鸣看着他,冷冷一笑:“香江有句话,有钱拿没命花,他懂的!”

  王及颤着手指按下按键,听到对面很快接起,咬了咬牙:“于先生...我是王及!”

  李一鸣面容平静看着他。

  短短数句,没有寒喧,王及把电话轻轻交给李一鸣。

  “你听好,我有一个问题,用,现在就不用。

  这些可不是小钱,这里小数点被李一鸣捏手教训现在看起来完全就是小儿科,这位只用了一晚上就把台湾在香江数十年的布局给掀了个底朝天。

  不知道今天香江有多少人要卷铺盖外逃。同志,后一是这个样子,雷厉风行得令人讨厌!

  而且他想出来的办法总是衬得...们不但要用这个楼解决历史问题,还要解决以后的问题!不但解决香江这里的问题,还得解决别的地方的!

  之前你说这楼盖了可以给香江人信心,炭!”

  王及嘴里咀嚼着话,...们不但要用这个楼解决历史问题,还要解决以后的问题!不但解决香江这里的问题,还得解决别的地方的!

  之前你说这楼盖了可以给香江人信心断他,弱开口,手轻轻触了下嘴,“王书记那边...”

  李一鸣看着他。多大的人物,是不是有什么天字号的背景,但就李一鸣自己,就已经强得令人咋舌,短短几天就在香江做出如此大的格局,昨夜更是直接挖了一个印制假钞的窝点。

  “一鸣同志,这是我们外逃。同志,鸣同志对自莫名觉得一阵委屈:“一鸣同志,我们盖楼其实也是这意思,当时正好是谈判我们才抛出这个......”

  “效果已经达到了,”李一鸣摆手打断他,弱开口,手轻轻触了下嘴,“王书记那边...”

  李一鸣看着他。多大的人物,是不是有什么天字

  “一鸣同志,这是我们连夜比对出来的资料。”王俊

  不知道今天香江有多少人要卷铺盖外逃。同志,鸣同志对自别人像一堆笨蛋,回头这事要成了,自己肯定会被拿出来反复指摘......

  王及仿佛能听到自己身体深

  过了一会,王下电话,嘴角带着冷冷笑意。

  “同意了?”

  “他会去想办法!”李一鸣淡声说道,接着看着王及和曾伟,“他们能有什么损失呢?只是麻烦一点罢了。在香江成立公司无非是想做大陆生意,这点小事都觉得麻烦,以后生意就不要想了!

  何况曰本人当年在这么多公司的股票,这个己人不讲语言艺术,对外人怎么也这样......就...就不怕一拍两散?

  …...

  啪!李一鸣放

  “明白了吗?”李一鸣看着两人,淡声问道。

  “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王及张口欲言,他刚才已经在脑子里头列了个大纲,大概就是利用楼赚钱这类的借鸡下蛋的事,至于那“可能存在”的中国劳工,属于搂草打兔子。

  李一鸣又抬手了,根本没打算让他说:

  “国家盖这个楼,不是像这?”

  “这个事可能要向上级汇报地方造了孽,我要是把劳工问题挑出去,你想想那公司会是什么后果?”

  王及冷汗挂了一身。及哑着嗓子问道:“可他们要是不给呢?”

  “你不问怎么知道他们不给?”李一鸣反问道。

  “......他这就是个分公司...可我们要的是总下了.....我问你们,从现在开始,什么时候香江局势会最有问题?”

  “回归前...”里房产商思路这么简单,你生打开包,拿出厚厚一包档案袋子递给李建国。

  李一鸣看看他:“闽省人?”

  “是,我是长汀的,之前一直在杭城

  “没错,现在香江经济已经重新起来了

  曾伟一头汗缩在一旁。

  “为了国家的利益为难个曰本企业都做不到......”李一鸣摇摇头,拿起手边的电话,嘴里淡声说道,手指悬在按键上,“于镜波电话多少?”

  “不是的...我马上打!”王及突然猛地上前,脸红气粗,李一鸣刚才那话直接就把他内心那点犹豫给击碎了,这话要是传到中央去,自己的后果难以想像!

  “不为难?”李一鸣半举着电话,问道。做政法工作。”王俊生看了眼李建国,他不确定李一鸣是不是老乡,但这位有可能是。

  李建国微微点头,王俊生心头放松了一些,他之前去荣光时虽然已经极力不摆架子,但也担心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对被说小话,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

  接过袋子慢慢打开,李一鸣看了眼王俊生的手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