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2章出彩
  第12章 出彩

  司夫人修长匀亭的手指,在袖子里紧紧收拢,仍是无法抑制内心的焦灼。

  她的儿子不见了。

  她派了十几名副官在德国陪同,医院、学校,全部都有她的人,可是她儿子跑了。

  不仅如此,她每隔半个月都能收到来自德国的电报,从未延误。她儿子不仅跑了,还敷衍她!

  她心急如焚!

  “姆妈,您怎么还不出去,您该致祝酒词了。”一个宛如天籁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穿着淡紫色裸肩长裙的少女,裙摆蜿蜒逶迤,缓步走了进屋。

  她叫司琼枝,是督军府的三小姐,司夫人亲生的女儿,今年十五岁,身材修长纤瘦,容貌谲滟。

  司琼枝有双大而明媚的眼睛,眸光熠熠;小巧的脸,与司夫人如出一辙;饱满的额头,挺翘的鼻,柔嫩的唇,无一处不是精心雕琢,美得惊心动魄。

  如此美艳的佳人,又身份尊贵,司琼枝年纪虽小,却是岳城第一名媛,任何人都要臣服于她。

  她知晓今天是她亲哥哥的未婚妻要来,却也明白那个乡下女人,不可能真的嫁入督军府,她母亲接纳她、承认她,肯定是另有所图,所以司琼枝没有上前打招呼。

  “这就来。”司夫人面对爱女,换上一副慈祥温婉的面容,携了爱女的手,道,“走,今晚华尔兹曲要开始了。”

  舞会都有一曲华尔兹,是专门给最重要的人演奏的。最新最快更新

  今天是给顾轻舟准备的。

  等顾轻舟跳完之后,司夫人再行祝酒词。

  她叫上了小憩片刻的司督军,三个人站在二楼走廊的乳白色栏杆处,俯瞰整个大舞厅。

  西南角的巴洛克椅子上,坐着几个人,其中有个少女穿着粉色洋装,就是顾轻舟。

  “那就是她了。”司夫人指给司督军看。

  司督军鸟瞰一楼的舞厅,看不清顾轻舟的面容,只能瞧见她身段窈窕,青丝浓密,坐姿优雅。

  “还不错。”司督军道,“她看上去老实本分,规规矩矩的。”

  司夫人心里闪过一个冷笑:再过一会儿,你就不觉得她“还不错”了。

  司夫人想要替儿子退掉这门亲事,目前有两个难题:第一,司督军重信用,非要履行旧诺,不肯退;第二,顾轻舟手里拿着司夫人的把柄,她也不肯退。

  顾轻舟的把柄,司夫人要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触怒顾轻舟;而司夫人能解决的难题之一,就是司督军对这门婚事的赞同。

  若是顾轻舟丢尽了脸,那么司督军无法再接纳这门婚事,有了司督军的不满,退亲就指日可待了。

  司夫人费尽心机,用意在此。

  她要让顾轻舟在众人面前丢脸,让司督军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好。

  “阿爸,下面就是华尔兹,专门给嫂子准备的。”司琼枝在旁边道。她不承认顾轻舟,却顺从她父亲的意思,喊了句“嫂子”,喊完心中恶寒。

  司督军满意。

  专门给顾轻舟的舞曲,足以让顾轻舟成为众人的焦点,妻子这样安排,司督军觉得她很大度。

  “她是养在乡下的,只怕跳得不好。”司督军笑盈盈道。

  居然有点维护她!

  司琼枝眉目闪过几分涟漪。

  这时候,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年轻人,在司夫人副官的陪同下,走向了顾轻舟,邀请他跳今天的第一支舞。

  “要开始了。”司夫人冷漠看着舞池,见顾轻舟站起来的时候,脚步差点滑了下,微微冷笑。

  乡下人,只怕穿着高跟鞋都站不稳,还想跳舞?

  司督军和司琼枝也看着。

  乐声响起,调子幽眇缠绵,大厅里的水晶灯渐渐暗淡了下去,灯火只剩下一束,聚中在顾轻舟身上。

  其他人会意,都知道舞会的规矩,纷纷退出了舞池。

  而后,舒缓的曲子变成了急促靡丽的乐章,带着顾轻舟跳舞的年轻公子,舞步越发快了。

  顾轻舟没有防备,差点跌倒。

  “呵。”司夫人冷笑,果然很快顾轻舟就要出丑了。

  现在,整个舞池都只有顾轻舟那一对,所有人都在旁观,他们都知晓今晚顾轻舟才是宴会的重要人物,却又不知道是谁,故而目不转睛看着她。

  带着这些好奇,所有人都在注视顾轻舟。

  “她很快就要丢尽脸了,成为整个岳城的笑话。督军最爱面子了,他未来的儿媳妇成了笑话,他估计是不会再多看顾轻舟一眼了。”司夫人心想。

  一切都照着司夫人的计划,司夫人的心稍微安了几分。

  司琼枝看着舞池中央,顾轻舟错了一步,她就对她父亲道:“阿爸,您看她跳得还不错.......”

  司督军蹙眉。

  他对舞步没什么独特的品鉴,但是顾轻舟差点跌倒,他还是看见了的。

  司督军心想:“既然知晓今晚的宴会,难道不能去学几个舞步吗?一下午就能学会的。看来,这个孩子不够努力。”

  心中一瞬间就有了几分不悦。

  司夫人看到了,更是满意。顾轻舟错了一步,督军就蹙眉了;等会儿她跌倒出丑,估计督军今晚是不想见她的。

  司夫人又舒了口气。

  待她回神,却见舞池中央的顾轻舟,已经调整好了舞步,在舞者逐渐加快的节奏中,她居然没有继续出错。

  乐声的节奏越发急了。

  舞者的脚步也更快了。

  可顾轻舟跟上了他,居然半步都没有错,似行云流水般,紧紧相伴着舞者,她粉色长裙在舞池中翩飞,似一只粉蝶。

  司夫人错愕,心里震惊:“这怎么可能!”

  一个乡下姑娘,华尔兹怎么可能跳得那么优美?

  这样快的华尔兹,就是学舞数年的司琼枝,只怕也跟不上的,而顾轻舟居然没有半分拖拉。

  乐章更急促,似雨滴嘈嘈切切打在琉璃瓦上,动听又急切。

  舞者的脚步更快了,顾轻舟也亦步亦趋的跟上,她用玉簪挽住的鸦青色长发,在跳舞的过程中散开,似流瀑般倾泻,铺陈开来。

  华衣黑发的女子,在灯火绚丽的舞池中,踩着优美急促的舞点,随着她的舞伴翩翩起舞,恰如一朵月夜下盛绽的玫瑰。

  衣的华采,发的光泽,顾轻舟整个人的舞姿,有种勾魂夺魄的光,吸引着每个人的眼睛。

  所有人都看痴了,包括司督军。

  等乐章一停,万籁俱寂。

  “好!”司督军最先回神,鼓掌欢喜,心中不免有了七八分的满意。

  这女孩子跳舞很美,美到极致,今晚所有人的风头都要被她夺去,司督军脸上也有光。

  掌声一起,所有人跟着鼓掌,整个舞厅全是振聋发聩的掌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真不错,慕儿有福气!”司督军笑道。

  他一回头,却见她夫人和她女儿,仍震惊看着舞池,至今没法子相信。

  “这不可能!”司夫人震惊。

  她准备得那么充分,怎么顾轻舟没有出丑,居然还出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