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833章医者人心
  第833章 医者人心

  顾轻舟站起身,准备随叶妩离开,转眼却看到了蔡长亭。

  他立在那里,神态深敛。

  深敛得过度,就有种难以言喻的阴沉。

  这是顾轻舟第二次见他露出这等神色,心头微讶,就停下来问了句:“我可以走吗?”

  蔡长亭抿唇,没有回答。

  不回答,就是不高兴。

  顾轻舟换了个说辞,问他:“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蔡长亭的眉梢略微动了下。

  顾轻舟又问:“去吗?”

  “也好,路上还能把剩下的教完,我今天也算完成了任务。”蔡长亭道。

  凝聚在他眼底的煞气,慢慢散去,他整个人明媚了几分。

  因为他打算教学,故而叶妩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蔡长亭跟顾轻舟说日语,叶妩一句也听不懂。

  这个瞬间,叶妩突然明白了顾轻舟的决定。

  “家里的人都说日语,独独她听不懂,真的很有危机感。”叶妩心想。

  听不懂旁人的话,不仅仅是有被排斥感,更重要是危机感。

  叶妩的心思,很快就转移到了王璟身上,不再听他们说话。

  “今天的学会了吗?”蔡长亭用日语问顾轻舟。

  顾轻舟道:“嗯。”

  于是,她用日语复习了一遍。

  她的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及格的边沿上,不算好也不算坏。

  蔡长亭有时候会怀疑,她是否故意藏拙,毕竟十几岁就掌握那么难的中医的女人,怎么会学不会日语?

  他试探了几次,顾轻舟的表现毫无破绽。

  该她学会的,她全部学会了;不该她学会的,她半点也不懂。

  “她要么就是心算超常,把一切都控制在她想要的范围内,要么就是学语言没有天赋。”蔡长亭想。

  想到这里,蔡长亭宁愿顾轻舟是前者。

  前者,才是他了解的顾轻舟——狡猾、聪慧、狠毒。

  “王家的病人,到底怎么回事?”蔡长亭停住了教学,开了个话题,问叶妩道。

  叶妩转过脸,道:“上次王家少爷到我家来玩,正好老师也在,老师就说了他可能会发痿症,他当时不信。

  不成想,才过了三天,他就发病了。王家人很担心,王璟的表妹却说是老师诅咒了他。

  于阑歌到我家里来,哭着求老师去给王璟解了诅咒。我父亲在,就说请老师去看看,这个情分督军府承。”

  叶妩这席话,点明了几个要点。

  第一,王家态度不善,于阑歌更是添油加醋;第二,叶督军已经知情了,他知晓顾轻舟是江南第一神医,希望顾轻舟能救王璟一命,督军府会感激她。

  “督军的意思,是去看看,还是尽可能要治好?”顾轻舟问。

  叶妩道:“父亲说尽可能治好,王璟是王家四房唯一的香火。”

  王家如今是四老爷当家。

  叶督军不想这件事导致两家不和睦。毕竟顾轻舟说了那些话。

  “老师,您若是为难......”叶妩有点不好意思。

  顾轻舟道:“救死扶伤是医者本分,这件事我搀和了,我自然会尽力。哪怕没有我的搀和,我也会尽力,阿妩你放心,我没有为难。”

  叶妩松了口气。

  “老师,谢谢您。”叶妩低声道,“我二姐也去了,有我们在,王家不敢出言不逊。哪怕于阑歌说话难听,您也当她是泼妇无见识。”

  顾轻舟颔首。

  蔡长亭没有言语,只是抱着胳膊的手略微用力,将他的黑色长袖衬衫捏出了一个褶皱。

  他下颌紧绷。

  顾轻舟经过琢磨他的性格,知晓他此刻的情绪,是介于“愤怒”和“不耐烦”之间。

  她看了眼他。

  蔡长亭似乎也留意到了她的目光,却目不斜视,只是抱臂的动作轻了几分。

  他略有略无拂过衣裳的皱纹,后背也放松了些。

  “医者难做。”良久,顾轻舟听到蔡长亭感叹,“阿蔷,你何时成了医者?”

  叶妩没吱声。

  顾轻舟笑道:“我愿意做个医者,你不要多问就是了。”

  蔡长亭重新陷入沉默了。

  顾轻舟就断定,他在生气。

  愤怒中的蔡长亭,有种奇异的气场,稳稳压下来,足以把人的脊梁压弯似的。

  顾轻舟也不再说话。

  车子到了王家门口,顾轻舟瞧见了叶姗。

  叶姗立在门口的丹墀上,正在焦虑等待着。

  “二姐。”叶妩先下了车。

  叶姗快步过来,弯腰给顾轻舟开了车门,沉声说了句:“阿蔷,你跟我来。”

  进了王家的大门,叶姗压低了声音:“阿蔷,王家人情绪不太好,总之你要当心些。”

  顾轻舟嗯了声。

  叶姗又道:“你别怕,我和阿妩在这里,王家的大人知晓分寸。再说了,他们已经请了西医。”

  顾轻舟原本也没打算害怕,听闻此言就笑了起来。

  “好,那我就放心了。”她笑道。

  跟在身后的蔡长亭,往前走了几步,问:“怎么,他们没想过邀请阿蔷治病么?”

  “是的。”叶姗道。

  “如此登门,确有不妥。”蔡长亭道,“我们还是先回去。”

  他觉得,王家的人一定会羞辱顾轻舟的。

  顾轻舟受辱,便是夫人受辱,这点蔡长亭接受不了。好好的,为何要送上门去给人羞辱,蔡长亭无法理解。

  “无妨,我都到了这里,会见机行事的。”顾轻舟道。

  蔡长亭脸色微敛。

  他非常不悦。

  一行人就到了王家的四房。

  叶姗带着顾轻舟等人刚刚踏入,就听到了哭声。

  一个单薄且脸色惨白的女孩子,扑了过来,抱住了叶姗的胳膊:“二姐,你好狠心啊,叫人诅咒我哥哥!”

  叶姗既尴尬,又生气。

  “阑歌,这世上还没有人能被诅咒。”叶姗脸色肃穆。

  叶二小姐性格直爽,而且脾气火爆,除了于阑歌,其他人也不敢指责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家的大小姐叶妍,也就是王家的五少奶奶,走到了她妹妹身边。

  她要问清楚,好给妹妹一个公道。

  “阿蔷,你来说一说吧。”叶姗道,“跟他们说清楚,你那天到底说了些什么。”

  王家满屋子人,全部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