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842章你是属狗的吗
  第842章 你是属狗的吗

  顾轻舟赶到程渝的公寓时,远远听到了程渝的笑声。

  笑声清脆愉悦。

  顾轻舟唇角微挑,也不知不觉添了笑容,敲开了门。

  来开门的是司行霈。

  他一把将她拉过来,抱入怀中。

  “哎哎,注意点,我们还在呢!”程渝在后面大喊。

  顾轻舟就抵住了司行霈的胸膛,去看他的脸。

  他邪魅俊朗的五官,丝毫没有改变,尤其是那双明亮深邃的眼睛,全是浓郁的深情,望着顾轻舟。

  “想我没?”司行霈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耳垂,然后凑在她耳边问。

  炽热的气息,让顾轻舟身上一酥,差点软在他怀里。

  她抬眸,清湛的眼眸里全是浓郁的情愫,道:“想了。”

  司行霈用力,更加搂紧了她。

  “咳咳!”程渝又在咳嗽。

  司行霈回眸,锋利扫了程渝一眼,这才放开了顾轻舟。

  顾轻舟看了眼屋子。

  客厅凌乱,除了程渝和司行霈,还有另一个男人高桥荀。

  “搬家吗?”顾轻舟问。

  “要搬了。”程渝道,“我们已经买好了新房子。”

  “是我买了新房子,不是我们,你是死皮赖脸寄人篱下。”司行霈纠正她。

  程渝梗住。

  顾轻舟失笑。

  高桥荀原本挺高兴的,如今看到这一幕,情绪莫名很低落,怎么也笑不起来。他思想简单,心里想什么都挂在脸上。

  是程渝打电话让他来的。

  她让高桥荀过来帮她搬家。

  不成想,顾轻舟也到了。

  司行霈把顾轻舟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关起门。

  高桥荀望着那门,情绪惆怅。

  “唉,难过呢?”程渝打趣他。

  高桥荀不理会。

  他连说话的兴趣也没有了。

  “我先回去了。”他浑浑噩噩往外走。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难过,只感觉泰山压顶,几乎要压垮他。

  他很想寻个地方哭一场。

  程渝看着他跌跌撞撞往外走,心中暗骂司行霈:“缺德鬼,非要把高桥弄过来看看,惹人家小男人伤心。”

  是司行霈授意程渝找高桥荀的。

  目的很简单。

  司行霈就为了打击高桥荀,让他知难而退,现在他做到了。

  程渝又暗骂顾轻舟:“小妖精!她有什么好的?”

  客厅的旁边有一面大镜子。

  程渝对镜,抚了抚头发,又挺胸收腹,感觉她哪里都比顾轻舟漂亮,而且出身名门,气度高华,就心满意足的开始收拾东西了。

  司行霈的里卧,传来一点动静。

  程渝觉得可能不好了,气得半死,拿了钥匙落荒而逃,出门的时候把门带得震天响。

  哐当一声,也惊扰了顾轻舟。

  顾轻舟连忙推司行霈:“别闹了。”

  “闹什么,她都走了。”司行霈亲吻着她的锁骨,口齿不清道。

  顾轻舟仍是很紧张,道:“还有高桥呢......”

  司行霈稍微用力,咬了下她的肌肤。

  顾轻舟低呼,捧起了他的脸:“你是属狗的吗?”

  司行霈道:“难道不是?”

  顾轻舟笑起来。

  司行霈就滚到了旁边,将她搂在怀里,两个人依偎着。

  “这次一到太原府,就有几个尾巴明目张胆的盯梢。我想处理干净了再去找你,不成想你倒是先来了。迫不及待了是不是?”司行霈摩挲着她柔软的腰肢。

  夏衫单薄,哪怕隔着衣裳,他掌心的炙热亦能透给顾轻舟。

  顾轻舟笑了笑。

  “每次都有人盯梢吗?”顾轻舟问,丝毫不理会他的手掌,声音却略带喘息。

  她咬了咬唇。

  司行霈的手掌,沿着她腰侧的曲线,缓慢上滑。

  口中的话不停,他说:“每次都有,却没这次厉害。”

  这次的盯梢,简直是急切到了一定的地步,似乎很想知道司行霈一到太原府就做什么。

  “谁的人,你知道吗?”顾轻舟问他,手轻轻搁在他的手背上,试图按压住他的。

  然而,她没有司行霈力气大。

  司行霈一寸寸的攀爬,勾勒上了锋端,手指略微聚拢,却又不肯用力,轻轻撩拨。

  “估计是那个老妖婆的人。”司行霈道。

  说罢,他吻了下顾轻舟的耳垂。

  只是一下。

  顾轻舟浑身轻颤,心里的火都被点燃了般。

  她的气息微乱,半晌才稳定了声音,说:“平野夫人?若是她的人,那么派出来的应该是蔡长亭。”

  “蔡长亭?”司行霈低笑,手下却猛然一紧,用力握住了她的柔软,“怎么,才几天的功夫,他对我的女人也有了兴趣?”

  “他?”顾轻舟几乎想笑,同时又忍着意动,“蔡长亭的心思,可不是你我能猜透的。把他想得那么纯情,就太轻敌了。司行霈,他的心是黑的,你别以为你的女人能入得了。”

  司行霈俯身,轻轻啄她的唇,动作似羽翼滑过:“怎么,你这样看得起他?”

  顾轻舟从来不轻视蔡长亭。

  只是,司行霈的手和唇,这样轻轻柔柔的摩挲,将顾轻舟的情念全部勾了起来。

  她用力按住了司行霈的手,道:“够了,别这样!”

  “真够了吗?”司行霈凑在她耳边问,呼吸的炙热,让她耳根发烫。

  顾轻舟咬了咬唇。

  她一下子拔了头上的梳篦,让满头青丝垂落,翻滚着压倒了司行霈:“混账,你惹我!”

  司行霈惊喜搂住了她的腰,扶她坐稳:“这么不经惹?”

  顾轻舟俯身,用力咬在他的胸膛。

  司行霈悄然褪了她的衣衫,将她的腰按坐了下去。

  她的头发,飘飘洒洒满肩头,似一件黑稠,随着动作蹁跹,有华采灼目。

  情到深处时,司行霈道:“轻舟,你真是妖精,拿住了我的命!”

  那时候的顾轻舟,已经累得浑身无力,汗出如浆。

  待一切结束时,她先睡着了。

  程渝回来的时候,见屋子里没动静,松了口气。

  她敲门,问:“顾轻舟,你走了没有?”

  屋子里没回答。

  良久之后,司行霈穿戴整齐出来了,关了门说:“轻舟睡了。”

  “哦。”程渝有点失望。

  她又问司行霈,“那件事,你告诉她了吗?”

  “什么事?”顾轻舟披散着头发,睡眼迷蒙站在门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