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843章泄露的秘密
  第843章 泄露的秘密

  顾轻舟立在门口。

  司行霈开门的响动,惊醒了她。

  “坐下说。”司行霈招招手,让她出来。

  顾轻舟拿了把梳子,一边打理自己的长发,一边听司行霈说话。

  “什么事想要告诉我?”顾轻舟问。

  “岳城有了风声,可能知晓了你在太原府的行踪,督军不相信,派了人来查。”司行霈道。

  顾轻舟的手顿住。

  梳子卡在头发里,她似乎没力气往下梳。

  浑身的血液似乎凝固了,她的动作奇慢。

  司行霈接过了梳子,让她转过去,亲自为她梳发。

  程渝看着这一幕,惊呆了。

  她知道司行霈和顾轻舟的感情深厚,却不知司行霈“贤惠”到了如此程度。看他们俩的态度,似乎很随意,足见这种事司行霈没少做。

  谁能想到外头霸道阴险的司行霈,对妻子这般疼惜?

  程渝看着出神,都忘记了正经事。

  “......太原府的百姓,多半不会关心你的身份,甚至不知晓司家的少夫人是何许人也。

  关心你身份的,都是那些权贵和富商。也许,你的身份很快就要被拆穿。”司行霈道。

  顾轻舟沉吟。

  司行霈又道:“督军派过来的人,很快也会查到我常跑太原府,哪怕找不到你,也能推断一二了。”

  顾轻舟的心,再次紧紧提了起来。

  司行霈就摸了下她的头,笑道:“傻孩子,担心什么?”

  顾轻舟微微咬唇,沉默不语。

  程渝坐在对面,看着他们两口子恩爱,既羡慕又失落。

  若她不试探自己的丈夫,也许他就不会背叛自己,那么他们也可以......

  不不,既然他一试探就出轨,意味着所有的恩情都是虚假的,他内心深处仍是不甘寂寞,这跟司行霈和顾轻舟不同。

  听到司行霈的话,程渝插嘴:“对啊,顾轻舟你担心什么?你又没犯法。你炸死了还是没炸死,都是你自己的事,你怕岳城军政府作甚?”

  “我不是怕......”顾轻舟终于开口。

  司芳菲和司慕的死,跟顾轻舟无关,此事司督军也明白。

  况且,司督军也跟她说过,以后不会善待她的。

  可她心中仍是难过。

  督军是唯一给过她父爱的人,虽然短暂了些,却是很难得的。

  如今顾轻舟的死遁,明明是逃避流言蜚语,在司督军看来,也许是对司家的戏弄吧?

  她在司督军心中,更是一落千丈了。

  她又叹了口气。

  “不怕?不怕为何要担心?”程渝问。

  顾轻舟道:“你不明白的。”再叹了口气。

  她的经历,程渝是绝不会明白的。

  程渝茫然看着她:你都不说清楚,能明白才有鬼咧!

  司行霈扶了下顾轻舟的鬓角,笑道:“再叹气可就要老了。”

  他将她的头发梳理顺滑,像一段流瀑披散肩头,有淡淡清辉,心满意足吻了下她的头顶。

  “走吧,去园子看看。”司行霈道,“争取明天能搬过去。”

  顾轻舟说好。

  她和程渝、司行霈连夜去看了司行霈新买的园子。

  新宅比不上太原府望族们的豪宅,却也是独立一栋小楼,三层,上下十来间房,有个高大的院墙,把外界阻隔。

  前后都有个小院子。

  院子不大,约莫十平米,种满了花草树木,盛夏的时节郁郁葱葱,花木繁盛。

  “挺不错的。”顾轻舟道。

  “我要三楼。”程渝道。

  司行霈拒绝:“一楼都是你的,二楼三楼我有用处,你平时没事不要上楼。”

  程渝翻了个白眼。

  她觉得司行霈苛待她。

  不过,她已经接到了她哥哥的电报,司行霈派了八千人马,开了重武器大车,护送程夫人和程艋兄弟回云南。

  这些兵士和武器,价值远胜过司行霈偷的飞机。

  这么说起来,司行霈还算有点良心的。

  只要部队开到了云南,总有旧部会投奔,夺回昆明的督军府指日可待。

  没有司行霈,程家母子四人,都是死路一条。

  从这方面说,司行霈帮助了程家,程渝就不得不帮司行霈。

  “小气的男人。”程渝嘟囔,然后下楼一间间寻找适合的房间。

  顾轻舟就跟司行霈到处逛逛。

  司行霈牵了她的手,两个人走得很慢,一间间房间的看,似乎看自己的家。

  “真不错。”顾轻舟道,“这房子采光很好。”

  “选了很久,当然不错。”司行霈道。

  他环住了顾轻舟的腰,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

  顾轻舟微微侧过脸。

  司行霈就能亲吻到她的唇。

  “是不是想带我回平城的家?”顾轻舟摸了摸他的头发。

  短短的,有点扎手。

  她将手指伸进去,触及他的头皮,又有点温热。

  温热的肌肤,凉滑的头发,让顾轻舟心中格外踏实。

  “不是。”司行霈道,“想和你退隐田园。从前说过,去苏州置办一处宅子,青砖墨瓦,你给我弹琴,我煮饭给你吃。”

  顾轻舟也很想过这样的生活。

  “太原府的事落定,若是顺利的话,南北统一的进度就会加大,到时候你舍得放下成功后的基业和荣耀,我们就走。”顾轻舟道。

  司行霈说:“轻舟,我什么都舍得,只舍不得你。”

  顾轻舟抿唇微笑。

  他们立在窗前,任由夜风徜徉,从他们身畔滑过。

  空气里有丝丝缕缕的花香。

  司行霈一再叮嘱顾轻舟,当心那个蔡长亭。

  “轻舟,我至今还没有查到他的底细。一个人能藏得这样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司行霈道。

  “我知道。”顾轻舟笑道,“当初险胜了他一局,现在再想赢他就难了。司行霈,我可以赢任何人。”

  司行霈笑起来。

  他就喜欢她这么臭美的样子。

  顾轻舟素来是低调内敛的,只有在司行霈面前,她才会什么话都敢说。

  “......除了你。”顾轻舟凑在他耳边,“至今还没有赢过你。”

  司行霈道:“不是赢了吗?我的人和心都归你,这还不算胜利?”

  顾轻舟笑起来。

  她环住他的脖子,将自己贴在他怀里。

  两个人在阳台上说了很久的话,一直到忘了时间。

  顾轻舟又想起一件事。

  她顿了下,问司行霈:“这次回平城,可有什么收获么?”

  司行霈就知道她想要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