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853章两个男人的较劲
  第853章 两个男人的较劲

  顾轻舟刚回房,还没有开灯,就瞧见一个黑影扑向了她。

  她当时差点吓疯了。

  这种最简单直接的伤害,顾轻舟往往无法抵御。

  然后,她就听到了小女孩子的笑声。

  似银铃般。

  是康家的小姐康晗,那个被顾轻舟治好的小女孩子。

  扑向顾轻舟的,则是她的师弟二宝。

  “姐姐,你被吓到了吗?”康晗歪着小脑袋,问顾轻舟。

  顾轻舟无奈笑了笑,伸头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同时也打了二宝两下。

  “两个小东西,吓死我了,以后切不可这样胡闹!”顾轻舟道。

  她把二宝拉过来,问二宝:“今天能看到吗?”

  上次康家的姑爷介绍顾轻舟去找道士。

  顾轻舟去了,请来两个人,似乎太过于高深莫测,高深到像骗子的地步,故而顾轻舟这等凡人给钱送佛。

  效果自然是没有的。

  这天地间,哪有那么多高人?

  人是康家姑爷介绍的,顾轻舟钱财方面没有亏待那两个道人,而且很恭敬,就算全了她和康家的关系。

  二宝的眼睛,丝毫不见起色。

  “看不到。”二宝道,同时又跟顾轻舟说,“师姐,我不需要看到,听到声音我就知道谁在那里,有拐杖探路我就不会摔倒。”

  二宝从来不知愁苦为何物。

  他开开心心的做瞎子。

  顾轻舟摸了下他的脑袋。

  康晗凑过来,问顾轻舟:“姐姐,你什么时候带我们去骑马?”

  “怎么想起骑马了?”顾轻舟问。

  “我想去,可是我爹爹说会摔断脖子,二宝说不会的。姐姐,会摔死吗?”康晗问顾轻舟。

  “有危险是肯定的。”顾轻舟笑道,“不过,骑马没有那么可怕,听话就不会摔伤。”

  康晗大喜。

  顾轻舟问二宝:“你也想骑马?”

  “晗晗想什么,我就想要什么。”二宝道。

  顾轻舟失笑。

  康晗连忙点头:“是的,我想去骑马,二宝也想去。姐姐,你带我去吧?”

  顾轻舟道:“那我先问过你父母,再请假。等我的消息,好么?”

  康晗很懂事点点头。

  说了一会儿话,时间不早了,康家的佣人来接康晗。

  康晗却嘟起嘴巴,拉着二宝的手不放。

  二宝傻傻的,任由她牵着。

  “乖,要听话。”顾轻舟道。

  康晗这才松开了二宝的手,跟着她家的佣人回去。

  顾轻舟给康家打了电话,说起此事。

  康太太道:“既然晗晗想去,那就去吧。蔷小姐,您照顾他们,我是最放心的。”

  非常开明。

  康太太已经学会了如何做继母,就是该怎样就怎样,不再令眼看康晗,吃力不讨好。

  况且,康太太自己终于怀孕了,她还指望以后遇到了问题,顾轻舟能帮帮她。

  这样的神医,去哪里找?

  故而,顾轻舟提出带康晗和二宝去玩,康太太自己是同意的。

  “爹爹,母亲,我以后能嫁给二宝吗?”吃宵夜的时候,康晗突然问。

  康太太一个酒酿圆子卡在喉咙里,差点憋死了她,半晌才咽下去。

  康家老爷则是哈哈大笑。

  “行啊,你喜欢就嫁。”康老爷说。

  康太太使劲踢了丈夫一下。

  “二宝是个瞎子。”康太太低声道。

  康老爷笑道:“你太较真了,童言无忌嘛。”

  “晗晗已经十一岁了,不是孩子,你别乱许诺。”康太太微微蹙眉。

  康老爷却不以为意。

  “我闺女知道要嫁人了,长大了啊。”康老爷没心没肺的。

  “爹爹,我真的可以嫁给二宝吗?”康晗眼睛亮晶晶的。

  “嫁啊,怎么就不能嫁?”康老爷大笑起来,只感觉小不点的丫头说这种话,太有趣了。

  康太太则是忧心忡忡。

  这点忧心,很快转移到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身上,康太太也懒得管。继母还是应该和原配的孩子保持距离。

  信任是很难的。

  没有信任的基础,继母任何的好心,都可以带来最反面的效果。与其讨好康晗,还不如冷漠些,这样康家其他人反而对她放心。

  康晗说了这样的话,康太太应该阻止她继续和二宝见面的。

  可康老爷不当一回事,还念叨着要见女婿,一副小孩子的做派,康太太就睁只眼闭只眼,以后哭的时候,她又心疼。

  康家同意了康晗跟二宝去玩,顾轻舟就联系了程渝。

  她要去司行霈的马场,请程渝告诉司行霈一声。

  同时,她也告诉了蔡长亭。

  蔡长亭沉吟了下:“这么热的天,你们要去骑马?”

  “跑起来不热的。”顾轻舟道,“带孩子玩玩嘛。”

  “我和阿蘅也很久没出去玩了,一起如何?”蔡长亭笑了笑。

  他微微眯起眼睛笑,像一只狐狸——美艳勾魂的狐狸。

  “可以。”顾轻舟大方道。

  故而,翌日司行霈和程渝来接顾轻舟时,平野四郎府邸出来一大串的人。

  蔡长亭仍是一袭黑衣。

  他的衣裳面料极佳,哪怕是黑色的,也不会让人感觉他是保镖,反而觉得他尊贵极了。

  他立在屋檐下的阴影处,遮蔽阳光,看到了司行霈。

  司行霈也看他。

  彼此目光一撞,蔡长亭微笑。

  司行霈也笑了,走过来和蔡长亭握手:“蔡先生,久闻大名啊。”

  他们遇到过很多次,这是司行霈第一次和蔡长亭打招呼。

  蔡长亭也伸出手。

  司行霈的掌心是铁箍,几乎想要捏碎蔡长亭的手。

  蔡长亭也略微用力。

  司行霈眼底,闪过几分惊讶,笑容越发的邪魅英俊:“蔡长亭也是南边人,算老乡吧?”

  “算,我原是岳城蔡家的。”蔡长亭笑道,“司少帅,我们蔡家为何万劫不复,您最清楚吧?”

  司行霈哈哈大笑起来。

  他跟霍钺联合,算计蔡家的老爷子,夺了蔡家的码头,那老头气得元气大伤,后来就一命呜呼了。

  蔡家的女儿,也就是蔡长亭的妹妹蔡可可,想给司行霈做妻子的,也被司行霈戏弄,听闻她郁郁寡欢而亡。

  这份血海深仇,算起来的话,真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

  “我当然最清楚了,岳城的事没什么我不知道的。”司行霈道。

  他慢慢松开了手。

  蔡长亭也放松了手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