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862章 努力的司师座
  第862章 努力的司师座

  出了孤儿院,来接顾轻舟的是司行霈。

  看顾轻舟满脸伤感,司行霈问:“这么短的时间,就跟那两个孩子处出了感情?”

  “没有,只是心酸得厉害。”顾轻舟道。

  她并非良善之辈,让她多喜欢两个陌生的小孩子,甚至想要养活他们,顾轻舟做不到。

  她自己的生活已经够艰难的,况且她将来也要抚育自己的儿女。

  抚育的责任太重大了,没有满心的爱,根本无法支撑。

  “孤儿院那么多孩子呢。”司行霈道。

  顾轻舟嗯了声。

  不止顾轻舟,叶妩也没有抚养这两个孩子的打算,她大概是想等孩子的亲人来接。

  顾轻舟只是有点恻隐之心罢了。

  她问司行霈:“那些组件,对你来说有用吗?”

  “有用,当然也有限制,我现在在一项项的克服。”司行霈道。

  顾轻舟点点头。

  她不需要为司行霈担心,他总是能做好所有的事。

  顾轻舟想到那两个孩子,手就不由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她前段时间,月经推迟了八天。

  那八天里,她每天都给自己把脉,隐约是有喜脉,又隐约没有,她每天都沉浸在喜悦和担忧里。

  若是有了孩子,自然是一大喜事了;同时,她又担心不是真的。

  最后,好事没有发生,担忧却成真了。

  顾轻舟来了月事,她并未怀孕,只是月经不调。

  经历过那样的期盼,她才知道自己多想孕育司行霈的孩子。

  “怎么了?”司行霈见她突然沉默,手还放在自己的小腹处,不由一惊。

  他心差点跳了起来,“轻舟,是不是......”

  顾轻舟回神,无奈笑了笑:“不是,我没有怀孕。”

  这句话没什么错的。

  司行霈却停了车。

  他笑眯眯看着顾轻舟:“是不是嫌我不够努力?”

  顾轻舟只感觉自己落入了狼口里。

  她浑身打了个哆嗦。

  “你不是说过了吗,要等南北统一了再生孩子的?”顾轻舟道。

  司行霈将她抱过来,轻而易举坐到了他腿上。

  轻轻撩过她脸侧的头发,似乎要把她看得更清楚。

  司行霈吻了下她的额头,说:“轻舟,若是能怀上就最好了,没必要等。你知道我盼望有个孩子,有个家。”

  顾轻舟嗯了声。

  她俯身,吻了他的唇。

  司行霈身上的火,全部被点燃。

  他用力将顾轻舟压在方向盘上。

  “不行,这是路上。”顾轻舟喘着气,声音已然不受她自己的控制了。

  她用力捧住了司行霈的脸:“司行霈,这里不行,会被人看到的。”

  司行霈意乱情迷。

  “轻舟,我轻一点。”司行霈哄诱着她。

  顾轻舟一再拒绝:“真的不行,司行霈!”

  司行霈深吸一口气。

  不远处就有一栋酒楼。

  司行霈按了两下喇叭。

  跟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汽车,就有人下车,先进了饭店。

  约莫五分钟,那人站在门口,冲司行霈比划了两个手势。

  顾轻舟没看懂,司行霈却明白了。

  他道:“走,下车。”

  顾轻舟跟在司行霈身后,直接进了饭店,上三楼的客房。

  刚走两步,司行霈嫌顾轻舟太慢,将她抱了起来,轻若无物,三两步上了楼。

  顾轻舟只感觉他动作很快,自己在他手里颠簸,晕头转向的。

  落入枕席间,她闻到了饭店客栈被褥的气息,汗味是洗不透的,直往人的嗅觉里钻。

  尤其是夏末时节。

  顾轻舟屏住气,又被司行霈吻住。

  司行霈的欲念一起,就别指望他温柔轻缓了。

  “司行霈,混账......”顾轻舟只感觉被他拆散了架子,有气无力骂他。

  他却丝毫不停,反而笑着加快了速度。

  顾轻舟彻底不行了,差点在极致的感觉中昏死过去。

  她浑身大汗。

  司行霈额头的汗珠,也滴在了她脸上。他俯身,亲吻她的面颊,低声说:“不混账,你就愿意给我?”

  顾轻舟昏昏沉沉的。

  她也不知时间,似乎自己是昏死了过去,却又知晓司行霈抱起她,为她洗澡,一点点擦拭掉她身上的汗。

  顾轻舟对自己说:“睡一会儿,别睡太久了,还要回去呢......”

  可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她猛然坐起来。

  旁边的男人,呼吸均匀,在她惊醒的瞬间也睁开了眼睛,然后又缓缓合上,表情舒缓,低喃了一句“轻舟”。

  顾轻舟慢慢躺了回去。

  她和司行霈都不知道,对面的茶楼,有雅间放下了竹丝帘幕,一个身影立在帘幕后面,久久没有动。

  夕阳透过缝隙照进来,璀璨的阳光映在他绝艳的脸上,他面无表情。

  蔡长亭站了很久。

  双腿麻木了,他仍是一动不动。他想要看着,看看司行霈和顾轻舟何时离开。

  这么一等,就是三个小时了。

  他心里木肤肤的,好似任何的酸甜苦辣都没了滋味。

  直到夕阳西垂,他淹没在黑暗里。

  有人进了他的雅间。

  蔡长亭没有回头。

  来人是日本人,说日语很流畅,咕哝说了一大串。

  蔡长亭听着,仍是面无表情。

  “收工吧。”良久之后,他才缓缓说道。

  可能是站得太久了,他坐下之后就没有在起来。

  晚上七点,司行霈和顾轻舟离开了饭店,蔡长亭的人已经离开了,而他自己也没有继续跟踪。

  他依旧坐在幽黯中,一动不动。

  时间一点点过去,蔡长亭也不知在想什么。

  伙计告诉他,已经打烊了。

  蔡长亭打开手电,照了下自己的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他起身离开。

  司机问他:“回将军府邸吗?”

  蔡长亭没有回答。

  司机又问了句。

  “不了,出城吧。”蔡长亭道,“去射击场。”

  城外有射击场,那是金家经营的,不少爱好玩枪却又置办不起的,经常会光顾。

  金家是保皇党,他们家的生意,平野夫人都有参与,蔡长亭自然可以随时进出。

  他一个人玩了很多的器械。

  长枪、短枪,这么不停的放枪,一夜就过去了,他脚下的弹壳也堆积如山。

  东方一缕骄阳升起时,蔡长亭这才放了枪,对司机道:“回去吧。”

  他这一夜的动向,早有人告诉了平野夫人和阿蘅。

  阿蘅有女人天生的敏锐。

  她听闻此话,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